簡介

記本人發過的一場荒誕怪夢。 歡迎續寫



課室內,一名肥胖的中年人在一片咒罵聲中在每張桌子的右上角放下一張又一張的支票。

公憤是我引起的,為什麼是我引起?為什麼我要引起?我倒不介意......

反正沈浸在洋洋灑灑的熱血抗議性中,我顯得格外得意,這種“得意”並不是小孩稚氣可愛,而是它的相反:矯情造作。絕對邪惡。

要知道電影中的大壞蛋通常並不是最邪惡,在自認為正義的觀眾眼中,最邪惡、最可憎的往往是為利益出賣同伴的,是猶大。 但我將我比喻為猶大其實是不準確的,因為賣耶穌的猶大其實是不得意的,是上帝劇本中被逼當的奸角; 而我?哈哈!我根本就是上帝...是最得意的存在......不對! 是得志! 是小人終於的得志!

看著每個平常被喻為有“天生領導魅力”的“領袖”們真心相信他們所爭取的種種就是正義。 把他們玩弄指間、陰間、 肛門間。



我。很。爽。

我偷偷的拍著手、 興奮......
對! 只能是偷偷的,那怕只是微少的動作都能驚動敵人。
敵人是誰?敵人在何時、在何地、是何人呢?
沒錯! 敵人就在何時何日、在何地何天、 是何母何父、 是何女何子。 一旦知道你是他人的目標是,就能手起刀落無時無刻地,把你殺死,掉進冥火之間......
無他,他人就是地獄。
於是、我本能地偷偷的拍手,偷偷的興奮,偷偷的偷偷...
但我太天真了,眼看四周同伴仍沉醉在熱情中...突然,一絲絲甜甜的香氣在我鼻孔中搶灘,鼻子失守了。
雖同受存在之苦,但大概阿修羅們始終比餓鬼和畜牲高一著吧。


一旦聞過後,因為怕會失去,我就被逼貪婪地吸着那股味道。 怎麼形容呢?這股香氣嗅起來就是我想要的全部.....

畫面一黑,我摟著妲己的身軀, 小喬的面孔, 貂蟬的氣質;和她們共二人相擁而泣,小嘴還在貪婪地吸著她們身上發出的新鮮出爐的甜品味......

我清楚。
我輸了。
需離場的人。是我。

。。。。。。



怪夢只能回味,然後我就醒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