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兄弟


嗄..
嗄..
嗄..


「呀!」



一個傷痕累累既肥佬,失足倒在後巷



「點呀,仲想走去邊呀?」兩個高大既年青人從黑暗中走出黎:「你個死肥撚幫迪拉斯洗左咁多黑錢,你估唔駛還呀?」

「你..你地...係咩人呀?做乜要殺我!」肥佬按住身上既刀傷口


「彌生,唔好再講咁多野啦,快d解決佢..」



「唉,知啦知啦」呢個叫彌生既年青人舉起手槍



呢個時候,肥佬終於可以睇到兩人既容貌

「呢個狼型紋身....唔通..你..你地就係..」




「冇錯,我地就係」


「孤獨兄弟」





1.1







「喂,彌生..」

講野既呢位紮髻青年,外表俊朗,同時又像浪子一樣


而呢位留短髮既彌生,冇理到青年既說話,繼續打住ps4

「咩料呀你?你睇唔睇到打緊機架!」



「竟然咁樣同大佬講野,冇家教..」青年坐響梳化上,飲左一口中國茶

「喂,叢雲,你大得我一年咋喎,唔好扮哂大佬啦!」彌生放低手掣:「點呀?你想講咩呀?」





叢雲托住下巴

「我想休息下,就當係我同你拆伙啦」


「休息?」彌生呆一呆:「點解呀?呢一年黎,我地做左好多單生意啦喎」
「呃..唔通..」


「嗯,尋晚,我落手殺果個目標既時候,偏差左4cm,斬唔中佢既要害」

叢雲飲一口茶:「所以..我想休息下,去一去日本...」





「嗯..如果你已經決定左既話,咁我點留你都冇用啦」彌生吸一口煙,笑道:「咁你幾時出發呀?」

「依家..」

「哈,咁我唔送你啦,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啦,大佬」

叢雲穿起大衣,拎起行李:「你先係呀,唔好再食咁多煙啦」




在叢雲離開後



彌生先嘆一口氣:「唉,叢雲你走左,我依家冇伴陪我啦」



彌生回想起,一年前響香港既街頭,重遇返呢個大哥

從此就開始擔任賞金獵人既工作

一年來,佢地總共殺左68人,大多數都係大賊、貪官

只係,除左一個...



彌生上住網,瀏覽住賞金獵人網站goldenjai.com

呢個係一個專門比客人刊登委托,比賞金獵人搵工作既地方




「咁樣,我以後都要自己搵job啦唉...」彌生自言自語

「不過,呢一年即使同叢雲五五分帳,賺到既錢都應該夠我用十幾年啦...既然係咁,我都放返個假先!哈哈」




晚上,彌生照舊落街,到附近既茶餐廳食飯

「唔該!豆腐火腩飯,一支青島!」

呢個係彌生最鐘意既配搭



「涉嫌洗黑錢既金管局副總裁林家良,今早被發現倒臥於德輔道西,送院後證實死亡...」

坐響收銀位既老闆道:「呢個仆街死得抵囉!」

「貪貪埋埋,殺得好呀!」


彌生食住飯,心裡暗想:

「嘿,真係估唔到咁多人都鐘意我同叢雲做既事喎」




「呼,食飽飽,買埋包煙先返去繼續打埋隻metal gear先!」

彌生去到火炭火車站既7-11買左一包紅萬,準備返到位於御龍山既住所


「嗚...」

一個身影從草叢中滾出黎


「嘩咩料呀..」彌生走過去扶起呢個人:「喂,你見點呀?」



彌生呢一刻先發現,佢抓住既..

係一個豐滿既胸部


「女黎既?!」


佢馬上用手機既電筒功能照住

呢位少女擁手一副可愛既臉蛋,但同時滿身骯髒


「條女又幾靚喎..嘿嘿,帶左返去先!」






「嗯...呢度係...」




半小時後,呢個女仔終於張開眼

才發現,自己全身被麻繩綁住

「點..解.!」



「醒左啦?」彌生食住煙,從廚房行出黎:「游智詩小姐」


呢個叫游智詩既女仔,雙眼明亮,有一對大大既臥蠶
身材矮小,應該只有152左右,下身就著住黑色背心及牛仔熱褲


「你...」

智詩不停掙紮:「點解..你要綁住我呀!」


「嘩,你頭先無啦啦響樓下草堆彈出黎..點知你咩來頭呀,緊係綁住你先啦!」彌生笑道


彌生拎起旁邊既ipad:「游智詩,23歲,孤兒,響一日前,偷取『薩拉熱窩的紅心』失敗左,比迪拉斯私人保安公司追殺..」



智詩自知被彌生睇穿哂:「我..我係諗住去偷果粒響會展展覽緊既果條『薩拉熱窩的紅心』,但係衰左之後...就比..佢地追殺,我好辛苦先甩得開佢地咋」


「哦...咁都幾陰公喎..」彌生摸住下巴:「睇睇下,你都幾靚女丫」

智詩一臉哀求:「咁..你可以放左我未呀?」


「咁又唔得住,嘿嘿」彌生笑淫淫道:「除非..」

「你做我條女,同我一齊做賞金獵人咪放你囉!」



「你變態架!」智詩一聽到後嬲得臉紅:「邊..邊個會想做你條女呀!」

「呵呵,唔係你以為點解我會帶你返黎呀..」彌生雙眼打量住智詩胸前既乳溝:「你對32D又真係幾撚正既..」

智詩馬上縮開:「你..點..點會知架!」

「嘻,我頭先唔小心揸左下啦!」


「你個死變態!竟然非禮我!!」智詩大叫

「屌,你嘈住隔黎鄰舍訓教啦.」彌生拎起牛皮膠紙,痴住智詩既小嘴:「訓先啦我,智詩!」



被封住嘴既智詩只能發出聲音:「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嘻,本身仲諗住叢雲走左之後會悶,依家有智詩就唔怕啦!」彌生懷住愉快既心情,進入夢鄉



第二日

「早晨呀,智詩」彌生捽住眼:「諗成點呀?」

智詩講唔出野,只能怒視住彌生


「係喎,你講唔到野..」彌生撕開牛皮膠紙



「吐!」智詩馬上對住彌生吐口水

智詩毫不留情道:「要我做你條女,我寧願死呀!」


「駛唔駛咁講野呀..我都算幾靚仔丫!」

「總之..我一定唔會應承你!要斬要殺隨便你!」智詩依然口硬

「咁呀..我打下機先,一陣先諗點樣處置你」彌生將膠紙貼返上智詩既嘴上:「嘿嘿..諗起都興奮呀...」


「佢..唔通真係想姦左我?唔好呀!」智詩雖口硬,內心卻驚得要死:「唉呀,早知果陣唔咁貪心做賊啦,依家比個淫蟲捉住,你真係好蠢呀游智詩!」




「啊..」彌生打住呵欠:「打機打到好眼訓呀,訓陣先」

不出20秒,彌生已經扯住鼻寒:「咕...!咕...!咕...!」



「如果再留響呢度,一定會比呢個淫蟲姦左架..」智詩不停環顧四周:「一定要..諗下辦法走呀..」

幸運地,智詩發現前面既茶几上,正正有一把界刀!

「好野!天助我也呀!」


智詩用鼻將界刀推到地下

再用被綁住既手執起界刀,界斷麻繩


終於甩身既智詩馬上撕開膠紙,心想:「呼!終於甩難啦!」

智詩望住熟睡中既彌生

「見到呢個淫蟲就想打死佢!!不過..都係走左先算...」


智詩慢慢咁打開門,以防被彌生發現

再馬上入升降機

「不過..呢個淫蟲竟然一個人住d咁有錢既地方,到底佢係咩人呢..」


智詩一出升降機,卻見到..




三個迪拉斯公司既人,剛剛好進入大堂


「係你...八婆!!咪走呀!!!」三人隨即發現智詩,亦追上去

智詩一時嚇到走入升降機,再馬上禁返26樓返去剛才既一層

岩岩好就避開迪拉斯公司既三人




「咩...咩事呀!班人點會知道我響度架!」智詩心裡暗想

「睇黎....依家只可以...」

智詩走回彌生既單位,卻發現剛才關好既門,竟然開住


一開門

「嘿嘿,我早就知道,你會返黎架啦,智詩!」彌生食住煙,輕恌道

智詩不明其事,問:「點解,你會知架!!」


「呵,你估我唔知你想走咩!我尋晚一早就響賞金獵人網站goldenjai.com上面放料,話前日去偷『薩拉熱窩的紅心』既果個賊仔黎左呢度,咁佢地咪黎囉,哈哈!」


「你...!」智詩一時激到講唔到野

「依家迪拉斯公司已經當左你係我既同黨啦,今次你想唔同我合作都唔得啦!」彌生得意洋洋道


「你竟然咁樣害我!!!你係咪得罪左你呀!!!」智詩流住淚大叫



「你一個人響出面點甩身呀..為左保你安全,呢個係最好既方法」

「而且」彌生將智詩推埋牆作壁咚:「我要你做我條女.」


「做你條女..呢個人係咪痴撚線架...」智詩心中大叫



「踏..踏..踏..」

門外傳來三人既腳步聲


「咁點呀,佢地黎緊啦喎」彌生笑道:「如果你做我條女,我咪救你囉」



「做...做囉....」智詩鼓起嘴,不甘心道


「嘻,智詩你嬲既樣好可愛呀」彌生馬上對住智詩既嘴錫落去

「喂你..!」





「咁樣....係時候,正式收鳩迪拉斯班友皮啦!」

彌生拎起腰間既MP443手槍



「忍左你班友咁耐,唔打殘你地都對唔住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