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回到加拿大,我第一時間便會光顧那間我曾當過兼職的日式快餐店。我時常想念他們的照燒雞飯!」在出發前我跟住在美國的友人聊天。 「相信我,你只會大大地失望而回。從前我也很想念學堂的肉汁薯條,結果回去試過了,簡直就如將垃圾塞進口中一樣。我們大概都只是在『吃回憶』。」 我記住了朋友的話,心想,應該也沒有那麼嚴重吧。 然後終於登上了飛機,跨過了整個太平洋,回到了這個兒時時常出沒的美食廣場,這碗照燒雞飯就在我面前。






「回到加拿大,我第一時間便會光顧那間我曾當過兼職的日
式快餐店。我時常想念他們的照燒雞飯!」在出發前我跟住在美國的友人聊天。

「相信我,你只會大大地失望而回。從前我也很想念學堂的肉汁薯條,結果回去試過了,簡直就如將垃圾塞進口中一樣。我們大概都只是在『吃回憶』。」

我記住了朋友的話,心想,應該也沒有那麼嚴重吧。

然後終於登上了飛機,跨過了整個太平洋,回到了這個兒時時常出沒的美食廣場,這碗照燒雞飯就在我面前。



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當年我那麼鍾愛的一碗飯,如今竟然是如此的難吃!?

雞,沒有味道的。汁,太濃。飯,亦不太新鮮。

結果,吃了一半便歸垃圾桶所有。

有人說:「回憶總把事情變得美好。」我們想念那個年少輕狂的暑假、我們想念曾居住過的老地方、我們想念某某舊情人......然後一天,舊情人就在餐桌的另一端,看著看著,我們也一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當天我會喜歡你?



這碗沒有完全吃掉的雞飯是一種可惜,但慶幸它令我明白外面的世界原來真的有更好的、有更精彩的。若然當年我選擇了停留在自己的安全區域,我可能仍然對這淡淡無味的「雪藏雞」讚好;所有的潛能與天份,或者,到今天仍一樣藏在冰櫃裡。

腦海裡所有美好的東西,若然沒有被幻滅,是一種福氣。但有一種覺悟,更叫人感嘆:就是一刻發現,現在的我,真的活得比以前好......

– 侯嘉英
www.brianh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