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穿著黑色兜帽夾克,看似18歲左右的男生。他拿著鐵橇並不停的冒汗,好像在避開別人的追捕。

「為什麽會發生這種事情的...」

幾分鐘前...

「人生真是無聊啊~」一個穿兜帽夾克的少年走在街上埋怨著,於是他從口袋拿出一個煙盒。他正準備拿出一根煙時,有人從後打暈他。

「啊...」少年跌倒在地上,眼前慢慢變成漆黑。



「醒來吧...」耳邊出現一道男人的聲音。

「啊...發生什麽事...」少年漸漸醒來,頭後面還有一絲痛楚,只發現眼前一片漆黑。正準備舉起手時,發現自己的手被綁著。於是大叫「放開我!」

「我們選了你是為了改變」男人的聲音突然在少年的四周出現「而只有黑堵-你才可以改變」

「你為什麽知道我的名字!」黑堵大叫「而且要我改變什麽?」

「你之後就會知道的」男人語畢。房間出現一股氣味,黑堵眼前失去知覺。



「額...」黑堵醒來了,頭上仍有一絲暈眩。他看看四周,是荒廢的城市「發生什麽事...」

此時,遠方傳來了清脆的槍聲。黑堵心裏出現不好的感覺,於是跑到一條小巷避開。 他看看旁邊有什麽武器自衛,結果有一條鐵橇。在迫於無奈下,黑堵只好拾起鐵橇。

「老大!看來剛剛有人來過」街道突然出現一個男人叫聲。

「去找他,可能他躲在小巷」突然又出現一個女人的叫聲。黑堵心想那個老大一定是女的。他躲在垃圾桶後,只求避開那些人的追捕。

在這時侯,腳步聲接近小巷。黑堵從垃圾桶旁邊偷看。是一個穿著黑色面具和軟喱帽、身穿背心的男人,拿著有四個槍管的霰彈槍。



「看來有人在那邊啊」男子向垃圾桶開槍,不過射不中黑堵。黑堵聞聲後立即逃跑,跑到一幅牆後。

「為什麽會發生這種事情的...」黑堵氣喘吁吁說道。

「別跑了,黑色的兔子」男子慢慢地裝子彈,走向牆角位。黑堵聽到男子的腳步聲,應該差不多接近。

黑堵決定大膽一試。轉身一下用鐵撬揮一揮,打中男子腹部。男子按著肚子大叫,黑堵趁這時用鐵橇打爆男子的頸部,大量血液從下顎和頸部流出,男子倒地。

「我...居然殺了人...」黑堵的樣子變得很害怕,因為他從來沒殺過人,而且不想殺人。不過他的內心叫他冷靜。於是開始冷靜思考。

他檢查男子的身體,有幾根沾血的煙、一把有四個槍管的霰彈槍,以及約數十發的子彈。黑堵從口袋掏出煙盒,把染血的煙放進空的煙盒。並把子彈放進另外一個口袋,鐵橇藏在衣服下。

「這情況還是快點走吧...」黑堵決定拿起霰彈槍,並拔腿逃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