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作家,直至某一天妹妹死去,我便成為殺手,為我妹報仇。 不定期更新,一個月最少一次。



  香港市民一直覺得香港是和平的城市,但事實並非如此,香港其實是一個恐怖,血腥的城巿。
  我……是榮凱,今年24歲,是一個作家,也是一個……冷血的殺手。
  
  世界就是這樣殘酷,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卻死去。
  既然這樣……我就替天行動!
  [妹,哥一定會替你報仇。]我獨自在我家的天台喝酒説。
  雖然我這樣説,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要我殺人? 我做不到,我去不到他的身旁,用刀殺死他。我只是作家,我對槍械略懂一二,但沒有試過射擊。
  我的電話響了,雖然我喝了酒,但我還有半點意識,我後方發出了聲音,我向後望,是一個穿著白色禮服,白色的頭髮,不過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
  [你是誰?]
  [跟我走,我會解釋香港發生甚麼事。]


  [為何我要相信你?]
  [走不走是你的問題,但我知道榮欣的事情。]
  其實我對榮欣的死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她被人殺死,榮欣是被他不斷把小刀插入。想到這裏,我已經充滿仇恨,想了結他。
  [好! 我跟你走。]
  [聰明的選擇,我們的基地不遠,我們可以行走過去,但在這之前我們需接我老婆阿橙。]小白説完便走下一層,乘升降機,當然我也跟着。
  到了地面。
  [任務完成,可以走了,否則會被人看見。]小白對着橙色頭髮的女保安。
  [好耶!]女保安顯示小孩子般的笑容。

  到了基地。


  [你們究竟是誰?]我的眼睛充滿仇恨,其實我不是恨他們,只是他們説起妹妹的事,便令我想起她被人殺害。aa
  [不用急,先坐下。我是小白,我是一名殺手,榮欣之前是我們的拍檔。]小白和我都坐在都中央的沙發,保安則坐在電腦桌前。
  [那……榮欣……都是殺手?]
  [對! 她還是出色的殺手,連我也不及她,但可惜我們在最後一次的殺人事件被人暗算,最後只有小白能成功逃走出來。]阿橙沒有表情地説
  [你呢?]我已經沒有精神。
  [我是阿橙,偵探,也是黑客,負責找人,查資料。當他們殺人時,我會留在基地裏,入侵殺人地點附近CCTV。]
  [我可以跟你説,殺死你妹的是一個叫“墨鏡”的人,他是“狼牙殺手”的成員。]橙向小白撒嬌:[老公~ 我很累……]
  [老婆乖,自己進房休息。]
我下次還是帶墨鏡好了。
  [只要我們合作,就可以為“榮欣”報仇!]小白無視了阿橙,阿橙卻沒有放棄,整個人睡在小白的身上。


  [不用理會這個孩子。所以我們要否合作?]阿橙已經進入夢鄉,聽不見我們説甚麼了,看樣子她真的很累。
  [好我接受的邀請。]既然大家的目標一致,那麼合作也沒有關係,甚至有可能更好。
  [現在我們的實力不及他們,我們必需訓練,但在這之前我們找更多可信的人加入,增強團隊實力。]小白開始分配工作。
  [我能邀請朋友加入嗎?]
  [好,但要給我他們所有資料,防止他們是間諜。]
  [好好好。]
  [那麼我去陪阿橙,我相信她正在哭,她很愛哭,明天早上九時在這裏集合,不見不散。]
  現在已經早上三時正,那麼我還是不睡覺好了,反正身為作家的我已經習慣了。這段時間只好找幫手,我的朋友不多,只有以下幾個……
  張詩莉,榮欣的最要好朋友,沒有工作,剛大學畢業,你問我為何找她?其實她很恨“墨鏡”。
  龍偉超,我的最要好朋友,是一位醫生,如有誰受傷,都可以找他,最少對比其他不認識的醫生好。
  我有張詩莉的聯絡方法,榮欣自己給的,她沒有説出原因,只説將來有機會用到,現在終於用到,有可能榮欣一開始已經知道被盯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