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今天成間醫院忙了一曰,期間一位女護士正在下班她經過一房,見一位女護士向她說, 唔好意思,人有三急,你同我看住。 跟住那位女護士走了,女護士入房幫那位去洗手間女護士頂擋,她見枱上有一樽,貼有寫住驗有冇癌,紙條玻璃樽裝滿血,擺在顯微鏡下,她好奇從這顯微鏡看這樽血。



她見血裏有些不知到的東西,好似正在注入另一地不知到的東西,睇睇下她想起樽血要取去化驗有冇癌,開次知到這東西是癌細胞亦知這癌細胞要栽培一些新癌細胞,點知這時候女護士竟然對,這些癌細胞,有些幻想,仲張隻手指去接觸,栽部新丁癌細胞,那部份,唔知什麽原因,這癌細胞部份竟輸
入養份給女護士,女護土不但沒緊張成身鬆,因此她覺得這癌細胞,亦要栽培她成癌魔,女護士亦覺得癌細胞栽培她,是癌細胞的大災難,可是女護士太早下結論,給女護士養份及栽培癌細胞及女護士,癌細胞那部份脱離癌細胞變成癌細胞,黏在女:護土下身,亦不停女護土養份,跟住女護士覺得無什麽,兼知癌細給完她養份,亦感覺身鬆知這癌細胞可能黏她身,繼續栽她成癌細胞,不過女護土無理佢,是因她成癌細胞就會對付癌細胞,女護士張手指,從這樽抽出,這時候去完洗手間女護士回來就,並向女護土講聲
多謝,這場我看番。
女護士當然答去了洗手間女護土說
得我明。
然后女護士走了,這時黏她身上癌細胞不但給她養份並栽培製造她這個人,既細胞成癌細胞去製造她這個人,聽落己科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