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最應當受耳光的人不是第三者,是兩個女人之間的那個男人。



向晴目睹阿洪的太太迎面走來,她不慌不忙,表現鎮定。可惜,即使假裝看不到她,但仍是見到這女子帶著勝利般的笑容。
 
更估不到的是,原來阿洪就緊隨在他太太後面。
 
這時,向晴更要保持冷靜,把眼前二人視若無睹。
 
怎料,阿洪終於發現向晴,他如猛獸發現獵物般雀躍萬分,視他太太如透明,並走到向晴身旁,依依不捨地捉著她的手臂說︰「很久不見,很難聯絡你,近況如何?」還一臉傻氣︰「為何不接我的電話?」
 
而他的太太則識趣地站在一旁等候。
 


在這剎那,世界像停頓了,向晴只感到阿洪搖晃著的手猶如刺刀般在她手臂上割一刀,她壓制自己的情感,強將淚水往心內流。
 
數十秒後,向晴給阿洪一個他熟悉的親切笑容。然後走到他太太面前,說時遲那是快,她便給他太太記了一個耳光。
 
他太太掩著臉,怒目問為何打她。
 
「你只懂叫我離開他,但你卻讓他接近我。你也有責任管好你的老公。」
 
阿洪緊張地衝過來問他太太做過什麼,不是說好約法三張嗎?
 


向晴問什麼約法三張?
 
她盯著向晴說:「我花他的錢,他有他在外玩。」她雙眼通紅「我可以管都管了,就是管不了他。」
 
向晴摑了阿洪一個耳光,拋下一句「不知所謂。」頭也不回,闊步離去。
 
她終於明白,從前因愛他而甘願做第三者是多麼傻的一件事,今天她徹底放下他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