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時間是近未來,機械人已經成為普及生活的存在。在這個世代,政府施政以機械人為優先,積壓下來的民意促成革命分子「Reaper」的誕生。與此同時一種不明病毒悄悄入侵社會,而政府試圖封鎖這件事的消息...



這夜異常悶熱,連一向活躍的夏蟲都叫得稀稀疏疏的,空氣像是吸飽水的海綿,用濕熱的觸感裹得人混身難受。室外的人無不希望能躲在冷氣房,或是經已在走向冷氣房的路上。現在就有一位心急回家的上班女郎,抄捷徑來到這個公園。

一切的植物都被壓成墨綠色。連一絲風都沒有。走到這一步她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身旁的這盞路燈欲斷未斷明明滅滅,就像預示著什麼。

「走快點吧!回到家應該就安全了。」她暗暗為自己壯膽,邁出的腳步幅度隨之擴闊。

「踏..踏…」

奇怪…為何後面突然出現腳步聲?她瞟一瞟兩邊,公園裡沒其他的人。她不敢望向後面,更不敢停下,她多希望是自己夏夜的幻覺,但那種聲音太真實,她覺得背後有某種「東西」注視著她。



有沒有人?有沒有人?這時候她真的希望能遇到任何一個人。公園的路似乎走不完,跟蹤的腳步聲沒完沒了。

又經過一盞燒壞的街燈。

幾碼外是公眾廁所,在漆黑中亮起一種蒼白的微光。但對這位可憐的上班女郎來說,這座公眾廁所等同一座堡壘,一條安全的救命稻草。在旅程的最後她幾乎是用跑的,身後的腳步聲彷彿甩開了。

「應該安─」突然出現的撕心劇痛令她吃驚低頭,一隻血淋淋的,枯瘦的,慘綠色的手出現在胸脯的中央,五隻髒金色的尖甲彷彿心臟的跳動收縮。「誒?...」為什麼?…

生命最後的幾秒烙印在女人雙瞳的,是一隻滿口獠牙、皮膚慘淡的人型怪物。



生命消逝之後,就只剩下被吞噬的皮肉。留給明早晨運客的,就只有一灘曖昧不明尚帶餘溫的殘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