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任誰再強,萬千世界,最終還是殊途同歸。 或生或死,又有何別? 陰差陽錯,獸神之魂,落在凡人之軀。 這又是何等故事?



  一位身材高大,壯如猛獸,頭生八角,身有雄毛且頭髮散亂,氣息恐怖非常,宛如萬頭雄獅般霸道,又似蛟龍般充斥著帝王之勢的偉岸男子,身披黃袍,手持一柄雙刃大斧,立在崖邊俯視崖下後仰天長嘯一聲。


  「這日還是來了嗎?難道我族還是難逃一滅?」


  只見他再仰天長嘯一聲,簡單的一嘯似是含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這一嘯導致地面寸寸崩裂,但卻帶著無盡的無奈,在這洪亮的聲線中竟有著一絲無力感。


  「吾以獸神之名起誓,即使吾身首異處,屍首被碎萬段,也決不讓汝等踐踏我族人一根髮絲!」




  話畢滔天氣息自他身上釋出,有如地獄降臨人間,身邊無數波動
,即使遠在千里也能感到這可怕的氣息,這種強大的壓迫感使人不論多遠也感到窒息。


  一片片大軍如蟻群般不住靠近,即使感到眼前崖上獸神那強大的波動,由各種妖獸所組成的大軍卻似絲毫沒有感到懼怕,只管繼續前行。獸神每踏一步都震出無數波動,數步之間便到了大軍當中,他輕輕揮動手中巨斧頓時血光大作,血光向四面八方遠去,製出無數音爆,哀號聲不絕,所步之處無一活口。


  但眾獸捨命向獸神襲去,即使他殺得再快,力量再強,眾獸數量也似是無減,此消彼長,獸神身上也開始出現大大小小的傷痕。




  「那容你們這種小蟲放肆!」


  突然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自獸神身上放出,獸神的力量再次提升, 那懼人的氣勢也隨之增長, 獸神的皮膚由棕色慢慢轉變為黑, 手中巨斧像有生命般不停游走,一斬一劈都有帶混沌之力,身旁不少妖獸被斬成數段。


  獸神之軀漸漸變得愈來愈大, 手中巨斧同時揮舞得愈來愈快,慢慢地他的身軀比原來的要高要壯,本身材高大的他現在的身形更是原本的數倍有多,站在眾獸之中顯得異常巨大可怕。




  他雙目通紅,巨大的獸神之力自手中傳入巨斧,巨斧的體積也隨之變大,單是揮動所捲起的狂風已把無數妖獸吹飛,更別惶論直接被斧刃所及的可怕威力。


  只見他愈殺愈勇,巨爪隨意一指,一道蠻橫的力量自指中激射而去,所指之地立刻虛無一物。


  地面不住地出現深不見底的坑洞,他每指一地,那地的妖獸皆完全幻滅,就似那地從來沒有妖獸存在過,不,應該說就似連那地也從未存在。


  「小蟲再多也只是小蟲,憑你們這污合之眾也妄想把我擊倒?」


  原本如蟻群般的大軍陣型被完全擊潰,蟻群不再密集,大軍當中出現一個又一個缺口,甚至有一大片地空了出來。妖獸們開始感到懼怕,開始明白到甚麼是絕對的力量,開始後悔挑戰眼前這可怕的生物。




  他就似一頭饑餓無比的兇獸,雙眼紅光大盛,眼中只有殺戮。


  「殺!殺!殺!」


  沉醉於殺戮的他,不知在經過多久後也感到不耐煩了。


  「怎麼都殺不完!罷了,罷了!」


  漆黑自他身上如潮浪瘋狂擴散,恣無忌憚地狂噬著附近的空間,不消一會便把所有的妖獸都覆蓋著,但那漆黑還沒有絲毫的停止,依然向各方迅速擴展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