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星期四那天,我取過一把全新的傘、全身紮好繃帶便出門往赤曲住所前去,可是出門前才被告知原來赤曲提早了去九龍寨辦點事,所以毒后索性把前去九龍寨的其中一個方法告訴我。

就是去到九龍寨城公園的池底裡尋找通水口的位置,並潛入進去順著水流一直流到去九龍寨下面,這是唯一去九龍寨而不用交「通行費」的方法。

因為我在成為特工後也有儲點錢,所以便問過一下毒后通往九龍寨的「通行費」要多少,始終我也不想滿身污水的落到去那地方,現在我銀行少說也有百多萬……不過在我說完後才想起戶口已經被凍結了。

「通行費你俾唔起。」毒后莞爾一笑:「因為除咗錢之外,通行費仲指另一啲嘢,年輕人就當係一啲歷練啦,咪當潛下水?」

「咁我依家出發。」希望那個池不會有魚,不然我會弄得一潭死水。



去到九龍寨城公園後,我先看了看毒后所說的池位置。她說那個池中央有著一具雕像,去到我才發現那雕像是個英氣逼人、劍眉入鬢的男人石雕,感覺上就像古裝片那些大俠一樣。

我看過一旁沒人之後才閉著氣,跳進池裡尋找通水口的位置,可惜尋找良久也找不著,直到我把左眼眼罩拉下,才發現水流都往石雕之下流引進去,我再游近過去那石雕之下,才發現那通水口在石雕之下,被石雕所雕刻的道教長袍所掩蓋住。

在我游回水面深深吸一大口氣後,便往那通水口游去。大概閉了氣差不多三分鐘之多後,我亦到達盡頭,依然在一條圓環形的水管裡順著水流游往,我的氧氣也快要耗盡。

終於我差不多要斷氣,手腳無力再游動,我最後的畫面就是隨著這通水口水管的水流飄沉。

直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咽咳了幾口水,發現自己身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方,鄰旁有著一些牆壁延伸出來的水管,上面流著少少的污水……



髒亂的地面有不少老鼠在爬行,有兩、三隻飛螂往我身上飛來,但都是一觸即死,我模糊地坐起身來,才發現自己身旁同樣倒著了一位老人,而且他雙手發黑、雙眼暴瞪,死相極是恐怖……

潺潺的流水聲把我模糊之中帶回現實,這裡…地下水道…還是是小巷嗎?

「醒啦?」一位握著拐杖坐在地上,沒了左腿的老人向我問道。

「咳…」我想說話,喉嚨卻又有一陣水要吐出。

「都好少人有人識由依個入口入囉~」老人又說。



「我到咗九龍寨…?」我問。

「錯,你係到咗地獄。」老人更正。



莫非我在剛才已經淹死了……

「嘿。」老人冷笑一聲:「因為九龍寨根本同地獄無異。」

「…依個阿伯點解會……」我望著死在我身邊的那位老人。

「Who knows?佢啱啱一直喺到飲水,飲飲下之後就死咗。」那坐著的老者又再冷笑。

恐怕是被我毒死的吧…



我走出小巷,放眼看去……我終於明白到那一種震撼。

這裡幾乎可以用地底世界來形容,先是闊綽又看似無盡的上空,其次是建築在這裡的密密麻麻樓宇結構,看上去就像香港八、九十年代時期的建築,毫無規劃。

「睇你眼神…第一次嚟?」老者問。

我轉頭望向老者,然後慎重地點頭。

「依個地方十個人入嚟,得一個走得番出去……祝你好運!細路。」老者給我一句寄語,癲癇地笑道:「想要離開,就要喺到賺到足夠嘅「通行費」……否則你只會好似我咁一世留喺到!」

我蹲下身,問老者:「通行費?你指嘅係……」

「錢!所有都係為錢…!當然亦都有例外……」老者招手示意我把耳朵靠近聽:「聽聞守住九龍寨出入口嘅『牛頭馬面』特別鐘意六至九歲嘅細路女…因為拎完佢哋洩慾之後……可以將佢哋做美味嘅可口餃子…!!」



「…人肉……餃子?」這是我第一個想出的念頭。

「無錯…而且……」老者發出了邪惡且饑餓的笑容,張開有著濃濃唾液的牙齒笑道:「就好似你粉嫩嘅耳朵咁可口…!!!!!」

「格──」說畢,我右耳突感一股赤痛的感覺……

那老者…眼神瘋了般的咬住我耳朵…。

未幾,他痛苦得慢慢放鬆牙關,按住自己嘴巴,看上去的感覺就像痛不欲生一樣,濃黃的唾棄不斷從他嘴角流出來,他身子亦顫得異常厲害。

「做咩?」我望住那因為毒發而在地上震顫快死的老者。

「你…」那老者用最後的力氣,辛苦地指著我。

「睇嚟依到有唔少人都已經餓到癲。」我把包在臉上的繃帶一同包紮掩蓋住耳朵:「睇嚟要咁做先得。」



那老者未看完我包紮繃帶便猛笑一聲,然後雙眼反白、吐出舌頭死去,死相十分滑稽。

似乎,我耳朵的皮膚毒素運行著「笑毒」啊。

除了頭髮與雙眼之外,我頭部的任何地方幾乎都已經用繃帶包好,雖然這樣做聽覺多少也會受到影響,但總好過街上突然會有個人會跑出來咬你耳朵。

「吱吱…吱……」那些在下水道的老鼠爬到老者的屍身上,啃咬著他。

然後老鼠亦受毒素感染死去,一隻野貓快速地跑過來把它屍身咬住離開。

我能大概預計到,這隻野貓會被某些人宰了之後食用,變相那些人會毒死,再者又會有人跟死者接觸,又再中毒,直到人們都發覺他們是存在毒才會停止這個循環……這就是「百毒」的可怕之處吧。

接著,我開始在這個地下世界遊走,之前在地面世界給人投視的異光,在這裡不會感受得到,因為走在街上的不是一堆怪胎就是瘋子,感覺上沒一個正常。



這裡如地面世界一樣,有不同的鋪子與房屋。但鋪子賣的不是電器、玩具、鮮花,而是毒品、槍械和一堆看不懂的物品。

「買個面具啊~!可愛嘅小動物面具啊!」前方就有一位戴著豬頭套的小販在叫賣:「驚俾仇家尋仇或者天生麗質嘅朋友,快啲買個啦!!用真材實料整嫁!!!」

到我經過往他的檔子,見到所賣的動物面具,才清楚他剛才說「真材實料」是什麼意思。

本來我想取出手機問一問赤曲集合地點,因為他只跟我交代了到九龍寨集合,卻沒說明確實的地點。

這裡少說也有九龍東的五分之一大,不是說隨便走走就能遇到。

不過當我拿出手機時才發現,手機訊號已經接收不了…那也是正常,這裡都不知地深有多少呎。

就在我走多一會兒之後,前方終於看到一紅一綠活像城市光火的燈光。與我現在身處的地方相比,這裡就像九龍寨裡的貧民窟一樣,而前方就是繁華的城市。

斷估赤曲也不會在貧民窟聚會吧。

於是,我便繼續向前進發。

這區的感覺與剛才截然不同,街上都是摟搭著女人的男人,大家有說有笑、街邊林立著的都是掛滿招牌的夜總會與妓院,妓娼亦走在街上吸引著新客人……

此時,兩點鐘方向一位衣服招花姿招展的妓娼看中了我,跟在她身旁的姊妹交代一下便打算走到我身旁,見狀我立即向後猛跳一步。

令到本來想跑過來靠搭住我肩膀的她摔得十分狼狽,達到引人注視的效果。

「有咩事。」我用雨傘指向她。

那娼妓不屑地望我一眼後便離去,回到自己姊妹身邊。

「哥哥仔~要唔要入嚟飲杯酒~?」另一邊廂又有一位娼妓向我走近。

我用雨傘轉向她來指著,她隨即停下了腳步,帶著尷尬地回到自己的位置。而我這般的敵意行為反倒好像吸引了別人的注目,大家都用著不屑的目光望向我。

我沒有理會他們,繼續直行直過。

直到我遇到街上一個女人,她說一看便知道我是第一次來這裡,因此問我有什麼要幫忙,於是我就直接問她這裡有沒有地圖之類的東西。

她回答我可以帶我到九龍寨的情報屋,購買些情報。於是我便跟在她身後,被她帶到去一條小巷裡,快要出到另一個街口的時候,小巷的鐵門突然有人從外面鎖住了。

我回頭望向後面,那道鐵門不約而同地被人用鐵鏈鎖住,不讓我們從小巷走出。

「又有一隻獵物上吊,第一次嚟就要死……」屋頂上站著數個手持弓箭的男人,其中最為健壯的奸笑道:「下世記住學醒啲。」

說罷,他們便對我作拉弓手勢想射穿我,我立即把雨傘打開順勢保護那帶路的女人,而那些箭都通通被我的雨傘所擋住。

「哈,睇嚟有人仲未搞清盟友同敵人。」那個為我帶路的女人說過這麼一句後,我背脊隨即一涼……

果然…

不過我當然早知道這女人有點可疑,多少也有提防著她,所以她還未用小刀向我背部刺去的時候我已經往她臉部摑了一記耳光,足以致她死地。

而之所以我背脊會涼,是因為這個九龍寨比我想像中還來得要危險呢。

「阿媚…!」那站在屋頂上的健壯箭手驚喊道。

我低頭望向那毒發得痛苦倒地,吐著白泡的女人……她叫阿媚嗎。

「你落咗毒…!!?」他緊張問道。

我點頭。

「你拎解藥出嚟,我即刻放你走!」他表情盡是悔恨。

「落嚟拎。」我說。

那男人半信半疑,但一看到那差不多快死的阿媚,便叫手下一起落到我所在的小巷。頓時間,我前後被數人包圍著。

「想搶?」我問。

「搶咪搶!上!!!」他喊道。

接著那數名嘍囉往我衝上,既出拳又出腳往我打來打去,不過都被我避開後再送以一掌打走,而中掌的人皆立即毒發,臉紫嘴青極是痛苦……

直到數名上前的嘍囉也全都死盡,那健壯弓手才愕然地雙腳跪下,求我給出解藥,可惜明眼人一看,那女人的早已氣盡身亡。

「…求……求下你…!!!」他用力地喊道:「我真係…佢係我老婆……我…我……都只係想賺…足夠嘅「通行費」離開九龍寨…求下你……!」

「咁就由我帶你離開九龍寨。」我舉起雨傘,對準他的頸背,學著他剛才說的話:「下世記住學醒。」

「砰格──!」血花濺飛到牆上。

然後踏牆抓住沿著牆壁建造的水管才離開得到這條已經滿佈死人的小巷。

再之後一路上我又繼續打聽著路人,確實了原來九龍寨的確存在「情報屋」這回事。聽人說是由一群耳聽八方的諜報菁英組成,只要有錢,就幾乎能向他們買起所需要的報情。

這麼聽起上來,比起特工部的情報網還要厲害。

在略略打聽過位置後,我便出發往東南方向進發。而且我從那些以為自己即將有生意的娼妓打聽才得知,原來這裡是位於整個九龍寨西北的位置,是賣淫事業最為頂盛的一個區域,因此這裡才有源源不絕的妓館,叫作什麼「水仙閣」、「鳳凰樓」、「彩麗堡」的設立在這裡。

直到我繞過複雜的路段、正在發生槍戰的區域、沒有危險瘋子的路,去到九龍寨西北方的「情報屋」已經大概是一小時之後的事。

那裡再沒有色彩炫眼的招牌燈,反之跟一條尋常的街道沒分別。而其中一門牌面,便正正寫著了「情報屋」三字。

我推開破舊的老門走了進去,裡面放滿了一卷又一卷的書籍與報章,在不遠處又放著一塊板,上面列著十個被懸賞的人物,每位人頭的身價都過百萬以上。

雖然這裡有點荒廢不像有人,但鋪裡的橫樑掛著的油燈,令我還是脫下了眼罩,查看一下四周環境。

沒想到,竟然給我在書堆裡頭發現一個接近人類溫度的生命體。於是我走近過去,輕輕用雨傘往書堆裡戳了一戳。

「Hey!Yo!Man!」突然,一個頸上戴著「777」字樣金鍊牌的衣著潮人從書堆中冒出,並如說唱地道:「要情報,Just give me your money!」

「一定要用錢?」老實說,我身上沒多少現金……

「Right right right!!!」他發了瘋般,亢奮地放狂亂叫:「Money is my god!!!!!!」

「善意一提!你don't打我哋注意,『情報屋』可是地下世界九龍寨最有名的情報網~!是十分有地位~!」他哼唱著書面語,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我真是想打這個煩人的傢伙一拳……

「見你爛身爛勢,Yo man!就同你嚟場交易!」他突然提出。

「交易?」我問。

「My name HAHA!」他伸出一隻手想要跟著握手。

我沒有理會他,說:「最好唔會係浪費太多時間嘅事情,時間寶貴。」

「Nothing!只係想你…!幫我去拎一樣,because過程都會有啲危險!」HAHA奸笑著。

「講。」

「一出門口,轉左直行六個街口之後有一橦叫『蟬閣』嘅唐樓,You行上去之後幫我去1073室問一個叫右狼嘅傢伙拎嘢,話幫HAHA即係me拎!記住要講出暗號『你爸爸是我媽媽,你媽媽是我爸爸,哈里路也~!』」HAHA越說越高興,我懷疑他在作弄我……

怎會有人用這種垃圾暗號……

「If I 昆你,my head can給你當椅坐!」HAHA說。

聽他這麼說後,看上來也不是一件困難的差事,於是我便出發去。出發之前,我無意往懸賞欄瞧了一眼,那懸賞金額排第一叫『墨』的傢伙是何方神聖……竟然會有人出9999999999999懸賞金。

是寫下這懸賞欄的那個作者跟別人開的一個玩笑吧。

一推開門,街上異常平靜,我如HAHA所說的前往那名右狼的所在地點,但四周圍卻靜得令人有點不安。

就像一些獵豹潛伏獵物一樣,往往在它們出奇不意時來個快猛的進攻。

如今,我就像草原上的羊。

不過只是這羊誰吃誰死罷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