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毒先師篇──

離開赤城後,赤兵隊相決在從前的辦公大樓召開未來方針去向的會議,我因為還有些事要處理,所以跟赤曲暫且申請先離開一會兒。

去到自己從前的製毒工廠,我把水鬼及第二師團等眾人都一一埋葬,恭敬地躬身後便離開回到辦公大樓,成為特工……就要有隊友隨時離去的覺悟。

不過我始終未能盡好團長的責任,沒有能力把他們帶回出去。

「今次,我哋赤兵隊依場戰役已經肅清唔少叛變份子……」軓輓歌如常在會議上代替赤曲發言。



不過可能這裡人太多的關係,加上不久之前又經歷過如此大的體力消耗,如今腳步自然有些少輕浮,雙膝更突然一軟要靠住牆邊來撐住身體平衡……

有些少隊中治療人員見我身體有些少狀況便上前查問,結果我想回答的時候腦內卻釋出強烈的睡意令我合上眼睛。

到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破損的治療的房間裡,上衣被人脫去在胸膛和腰上都包紮著全新的繃帶。醫療室的人有些在執拾,似乎赤兵隊準備要離開這裡,過多一會兒後,赤曲主動過來詢問我的身體狀況。

「你突然間暈咗。」他走過來、溫柔地微笑。

「只係太攰…不過訓番兩、三日,應該冇事。」我答。



「你應該要抖上一段日子,你睇下你隻手、身、腳、頭,全部都係傷。」赤曲如此一說,我便望一望自己的身體……

我望著自己掌心的傷,是自己在傲家被霧的電擊箭弄傷、腰和胸上的傷則是由殺氏兄弟那裡得到,最後腳傷則是普通跟人打鬥而成……這麼說來我還能撐到現在真的是超人。

「你就好好休養一段日子,到時再重返赤兵隊。」赤曲說。

「嗯……如果赤兵隊隨時要幫手…再叫我。」

終於,我在九龍寨的旅程終於告一段落。



居住在這裡的平民命運我不知道如何,只聽說不久之後特工部就會派人全面進入這裡,把九龍寨的赤皇消滅是他們一直想做的事吧。

因為地下勢力漸漸的擴大,數十年前特工部才會叫身為赤煌千葉去刺殺赤皇,但誰又會想到……這一件事,足足纏繞了三代的因怨。

不過赤皇死之前曾經說過被一名姓殺的特工欺騙了又是什麼一回事,雖然他一說我便知道赤皇所說的人是殺凌竹,因為全個特工界之後他一個姓「殺」,不過到底騙了他什麼。

這件事未來也會知道吧,只要繼續走下去。如今他的兩名徒弟死了,也證明我距離接近他又近一大步,不過卻又多了個張澄……

總之以後再小心點就好。

上到去後我立即回到毒后的家中察看霎的狀況,我簡單的跟他們交代過赤皇已經死去的事,赤千花和毒后聽後只有愣住了一陣後才回神過來。

「霎佢點。」我望住在寒冰床上,雙眼緊閉的他。

「奇怪地…」毒后感到疑惑,說:「佢體質屬極陰…可以完全承受得住『冰霜七月丸』藥性……除非佢十年冇接觸過太陽…否則冇可能會咁。」



「佢…的確十年冇接觸過太陽。」我答。

「依家除咗慢慢將佢排出體內種種毒素,就冇其餘辦法。」

「依卷嘢,唔知有冇用。」我取出衣內收藏著的《五毒寶鑑》。

「……依卷寶鑑…你邊到拎番嚟!?」毒后訝異地問。

「傲家嘅收藏室裡面。」

「《五毒寶鑑》……」毒后像少女見到自己喜愛的明星閃卡一樣,立即從我手上拿走去看:「作者果然係佢……」

「邊個嚟。」我依稀記得霉曾經說過,好像是出自他一位好厲害的師傅。



「有人會稱佢為『毒師』,佢行蹤不定……好幾年前特工界嘅聚會我聽霉提及過下…佢會稱佢做『真理』,話自己目標就係要超越佢……」

「稱佢做『真理』……好自大嘅名。」

「係佢全名叫『張真理』,所以霉先叫佢做『真理』,你唔好誤會,哈哈哈。」毒后掩著嘴輕笑著。

「如果搵到佢,霎會唔會有得救。」

「絕對有,聽聞世上所有嘅毒都已經俾佢發現……無論係傳說或者點都好,毒術界的確有依一個人。」

「不過你洗唔洗休息下先。」赤千花搭嘴問:「我見你都好似幾傷下……」

「我驚霎唔等得。」

「不過都要適當嘅休息,休息先係最好嘅解藥。」毒后溫婉地微笑。



「我會…不過我想問,到底邊到可以搵到佢……我指張真理。」我坐到一張療養椅上。

「我曾經喺毒師聚會聽聞過下…張真理都好似搵緊餘下嘅『五毒』素料,佢已經研究出要成為百毒最難搵出嘅『五毒』係邊五樣……仲寫錄咗落你卷《五毒寶鑑》上,睇怕佢應該會用餘下半生,都要搵埋依五種極毒先會現身。」

「用下半生……」

「身為一個極愛好研究嘅毒師,研究禁忌毒術同搵出世上最稀有嘅毒物絕對係一件願意用畢生去追求嘅事。」毒后用手搭著赤千花膊頭,說:「我呢~就只係鐘意過下貴婦嘅生活。」

「到底父親當年做咗啲咩令你咁愛毒……」赤千花無奈地說。

如是者,我便在毒后家中再度休養一段日子。因為霎的情況暫時穩定,我每天都只作觀察及為他慢慢排出體內的毒素。

一有時間,我便會研究一下那本《五毒寶鑑》。五毒:蠍、蛇、蜈蚣、蟾蜍、壁虎,其中以蜈蚣為五毒之首。制定此五物為五毒有個基本標準,就是為漢族民間所用的可入藥的劇毒生物。



此五類中,毒性最高品種便是成為「百毒」最後的材料。但寶鑑上記載著有人終其一生也尋不著此五毒毒性最猛烈的品種,可以能成為「百毒」實際上比登天更難,大多人就算體質容許成為百毒,亦不能銳化為最後階段,所以極需運氣。

天子蠍、九頭蛇、萬腳足、七彩蛙和隱壁虎,這是寶鑑作者在二十歲之前便發現的「最終材料」。

裡面更詳細說明了它們的出產地,有的近至中國西安等地,有的遠至歐洲德國也有,總之就是分散各地,每捕足一隻都極需花費心神力氣,因為單是引它們出現的誘餌就要準備上好幾年時間,因為那些誘餌製作的材料是如何的珍貴又是另一回事。

假如張真理的確正在追尋著這些毒物,我照著書裡這些毒物的出產地來尋找他的身影,或者能尋得著他……這樣或許霎就得救了。

那冰冷的臉孔,或者能多一點血色。

「我唔會…俾你就咁離開。」在研究五毒寶鑑一、兩個月和短暫休養後,今天終於要離開,離開之前我對著那冰冷的臉說了聲再見便開始上路。

能精通毒術的人,才能解救中了百毒的霎。

當時如果不是他奮不顧身的拉住我的手,恐怕我都趕不到去救援赤兵隊,如今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另一方面,我又好像再一次欠霞了。

傲家……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家族。

但至少還能看得出,霎是裡面內心最純潔的一個。

所以等我吧,一定會將你拯救。

我先偷渡去了中國西安一帶,那裡有名為「七彩蛙」的毒物活躍於偏西北面名為安林里的地方。

初來報到,便體驗到這裡的空氣包含了如此多的有毒物質。這個國家的人民每一天也彷彿在慢性自殺一樣,無論小溪河流、城市鄉鎮或是樹葉披植,我都能感覺到裡面含著化學的毒素。

前往安林里的路比想像中還要險峻,到達當地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附近的破爛酒店吃個飯才尋人,雖然世界那麼大,要尋一個人比想像中還要不可能,不過經歷過這麼多生死關頭後我還好好的站在這裡,證明一雙手只要握成拳頭能……你懂的。

「要一客饅頭。」我才不敢吃中國賣的肉,特別是這些窮鄉僻壤。餵食的飼料你不會知道是什麼,是否病豬也不知道。

「來了來了,熱騰騰的饅頭。」店小二拿來一碟真的冒著白煙的饅頭給我。

「不用找。」我放下早前對換回來的五十元人民幣。

「客人…要來點酒嗎?」侍應問。

「喔,不。」我答。

「那……要叫個小妹嗎?」侍應不好意思地笑道。

「也不…」

「那好……不阻你了。」

還真囉嗦……

吃過餐點後,我便先在這裡訂了一晚房租。然後就先從這裡鄉鎮的藥鋪著手。因為是窮鄉僻壤的關係,全鄉鎮裡只有一家藥店,還不時能看見有些窮人想要進去乞藥。

「老闆,知道這裡有名為七彩蛙的毒物嗎?」我走進去古式的藥鋪問。

「……呃,有!應該有…」老闆呆了半響,才轉身翻櫃。

他手忙腳亂的在其中一個櫃子找來乾巴巴的蟾蜍屍體給我,說:「來,是這了!」

「……」我望著這件更像肉乾的物體,只覺好像被人騙了一樣。

算了,可能真的是也不定,帶回去檢驗一下毒性就好,就算我吃了也應該不會有問題,反正身體早已百毒不侵。

「好,多少錢。」我問。

「謝謝你喔!八十個塊!」老闆笑呵呵地道。

「八十塊…!?」一隻令人尋遍半生的毒蟾蜍……你居然賣八十塊?!

「太貴了嗎!?我再打個折給你,五十塊好了!」老闆怕我不買似的。

最後,我買了這件乾屍回到酒店房子裡檢驗一下。

檢驗的方法簡單,找枝銀針刺進去察看銀針抽出後針身有沒有變深色就可以,不過這枝銀針似乎多刺幾遍也沒有變個顏色…看來是給人騙了……

「DEdededededede──」房子內的電話突然響起。

「誰?」我接起電話。

「你好!我是服務員,先生,你要什麼服務也可以叫我們,那……要叫個小妹嗎?」男服務員問。

「不用了…」我答。

「呃…那好。」

因為來到的時候已經不早,現在差不多夜深所以我也不便外出。因為還未有睡意的關係,所以我在酒店裡四處走走消耗一下時間。

這裡有廉價的水療,給一群付百多元人民幣就披著浴衣進來享受,然後笑哈哈的去打乒乓球喝罐有毒牛奶就好笑,把自己當作真的大爺一樣。

直到我落去酒店的酒吧,聽到一件頗為有趣的事。

就是一個妙齡女子被一個惡形惡相的大漢摑了數下耳光,並被大罵著,我猜是這馬子做了什麼錯事被自己的男人責罵吧?卻沒想到聽到他們的對話,令我不自覺要把口中的毒酒噴出來……

「操你媽逼!我不是叫你在逼中下毒,再跟村長上床把他毒死嗎!!?」那大漢罵道。

「對不起…我辦不到……」那女子哭著回答。

「逼」在中國有種意思為「女性的陰道」,所以你知道我聽到這件事之後多麼的驚訝吧……在逼裡下毒。

虧他想得出。

在這裡大概搜尋了三天吧,主要問周圍的人認不認識一位出名的毒師或是叫張真理的人,不過全部都答不認識,不然就是要騙我旅費。

而那家酒店的服務員更是變態,半夜打過來就是突然問我要不要叫小妹。吃飯又問我要不要小妹、洗澡又問我要不要叫小妹,我索性快點離開去別處尋找張真理更好。

不要說我如此的尋找方法很愚蠢,就算是政府專業的報情機關也是靠著一些莫名其妙、看起來很愚蠢的線索來追尋真相,而我則要追尋真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