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過了飲料之後,天佑再依著彼拉的指示,深呼吸了幾次,也做了些手腳的伸展活動。
  
「全身都放鬆下來了吧?好了,現在,把思想都靜下來吧。」
  
「怎麼把思想靜下來?」
  
「即是說,徹底禁止任何無謂的思考,讓內心像止水般平靜。」彼拉從背包中拿出一本厚厚的書,開始細讀起來打發時間,「你自己隨便試試,有甚麼疑問的話便請教我吧。」
  
天佑於是閉上了眼睛,努力讓自己甚麼都不想,才發現這是一件極難辦到的事。
  


原來一般人的內心,是何時都沒有平靜過的。
  
在一片漆黑的閉眼狀態中,常常會有很多生活中片斷閃過,例如是爸媽說過的話啦,校園生活的影像啦,跟朋友們的平常聊天啦,電玩場面啦,又甚至是從沒發生過的白日夢⋯⋯
  
天佑努力地把這些不自覺地浮上,又消失的無用影像徹底驅走。最初的嘗試基本上都是失敗的,但他卻沒有氣餒。
  
他現在身處的地方只有一片平地,沒有讓人分心的東西,再加上天氣清朗怡人,讓他心情大好,這對集中精神是很有幫助的。
  
更別說異界的構成本質,對人類開發自身潛能有著極大的助益了。
  


天佑同學完全投入進這空想訓練當中,甚至忘記了時間。漸漸地,雜念出現的頻率減低了⋯⋯最終到了某一個時間點,腦裏已完全安靜下來。
  
天佑終於享受到了「無念」的舒適感。
  
而就在此時,天佑同學的腦海裏,突然閃出一個非常清晰的影像。他看到了一系列異常龐大,外牆成金屬黑色,極之帥氣的建築物群落。
  
他直覺地知道,這就是帝京學園!
  
一股極度強烈而獨特的感應,正從學園那邊源源不絕地向四周散發,好像在指引大家前進似的。
  


天佑同學興奮地指著磁場的來源,喊道:「帝京就在那邊!」
  
在他肩上坐著的彼拉,已經被甩到地上去了。他滿臉驚訝:「天佑同學⋯⋯你⋯⋯是瞎猜的嗎?」
  
天佑於是把剛才靜思練習的過程告訴了彼拉。
  
「很、很好⋯⋯已經領悟了感應和內視的能力嗎,呵、呵呵呵⋯⋯」他悄悄地自言自語道,「雖然是靠著我冒險作弊給他喝的「那個水」,但這小子領悟之快,也真的嚇了我一跳啊,恐怕連當年的金也⋯⋯」
  
「嗯?你說了甚麼?」
  
「沒、沒甚麼。好了,我們正式起行吧!」
  
既然知道了方向,天佑也沒有猶疑,馬上步出傳送艙外。但當一隻腳甫踏在地面上時,某種強大的力量便把天佑的腳掌牢牢地黏著了。
  
天佑拼盡了力氣,也無法讓腳掌提起半寸,甚至還扯脫了鞋子。那隻鞋子一離開腳之後,對吸力便完全沒了反應地躺了下來,反而他的光腳丫,卻又牢牢地被黏在地上了。


  
「啊!這就是公告內容裏「踏出第一步」的隱喻嗎!」天佑心裏覺悟道,「原、原來這真的是「精神時光屋」,是個用來鍛鍊體力的超重力空間!要踏出一步也毫不容易啊!」
  
天佑馬上模仿那些漫畫人物,開始揮拳踢腿的「重力訓練」。
  
「你在幹嘛啊?」彼拉問。
  
「鍛、鍛鍊啊。喝!啊!但怎麼這個精神時光屋,只會加強雙腿的重力?我雙臂可是一點也感覺不到加重了啊?」
  
「這不是甚麼精神時光屋啦。加持在這片平地上的,應該是「精神重力場」。即使是強壯如猩猩般的體格,使盡蠻力也是無法走出一步的,但你試試利用精神力,引導身體前進吧。」
  
「⋯⋯我不懂啊。」
  
「很簡單的,心裏想著目標的方向,在腦海中維持著目的地的感應影像,然後燃起想要前進的意志力。只要專心一致地想要前往某個地方,你就能夠行走了。」
  


「是、是這樣嗎?」
  
天佑一步一步地前進起來。
  
「你、你!唉⋯⋯當天才的引路人真是沒趣,連敲你頭顱罵你笨蛋的機會也沒有了!想當年我引導金時,也是這樣呢。算了,再多教你一件事情吧,你想要到達目的地的欲望越是強烈,那你行走的速度便會越快⋯⋯喂喂喂,跑慢一點!我快要掉下來了!讓我先坐好⋯⋯」
  
「哇!很爽!好像雙腳裝上了引擎似的!我現在該有時速一百公里了吧!」
  
「快點停下來!不然待會有你受的!」
  
「哇哈哈哈⋯⋯我是全地球跑得最快的生物,我還會怕誰啊?衝啊!」
  
在這個加持了精神重力場的異界環境裏,天佑同學的跑速,是反映著他精神力的強度,簡單來說就是他作為異能者的潛力。
  
所以即使他的速度遠超過現實世界的常識,在這個特殊環境裏也是毫不稀奇的。


  
以超級跑車的速度在毫無障礙的平地上狂飆,天佑真的很想大喊一句「爽!」,而且這比起困在跑車車廂裏,更多了一份真正的自由!因為他是用自己雙腿,去造出這種變態速度的!
  
「前進啊啊啊啊啊!」
  
朝著那強烈感應所指引的方向,全力跑了頗長的時間,他們終於看到了一座聳立在空白大地上的建築。
  
天佑於是開始減速,到他完全停下來時,正好來到一道高約三公尺的牌坊前面。
  
這牌坊連個題字都沒有。
  
依著彼拉的指示,天佑提起戴著腕錶的那隻手,穿過牌坊,像是要把它遞給某個不存在的人物似的。
  
那牌坊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接待櫃檯。櫃檯後面的紅髮服務員小姐,似乎還沒有準備好見人,慵懶懶地倚伏在桌面上看八卦雜誌,嘴裏塞著好幾種零食。
  


這女孩坐姿極差,雙腿張得開開的,簡直是逼著人家看她的小褲褲嘛。不過她那稍稍圓潤的體態,倒是頗適合這種豪放隨意的坐姿啊。身上流著工蜂血液的天佑,衷心地評論道。
  
紅髮女孩察覺到兩人已站在面前,才慌忙整理好裙子,把身上的食物碎片都撥了個乾淨。「您、您好。」她輕聲自語道:奇怪,通告上明明說過沒那麼早的啊。「我是安娜,是帝京入學測試組的員工,很榮幸可以為你服務。」
  
「呃,你好,我是天佑。我是來應考的。」
  
「恭喜你平安到達第一次測試的起點場地,請讓我為你登錄成績吧。把腕錶輕輕貼著這感應器上面就可以了。」
  
「起點?第一次測試還沒有開始嗎?」
  
「因為每年應考的人數太多了,校方實在沒那個人手去應付呢,那便唯有提高入學考試的門檻,以挑選潛質最優秀的准考生,再作正式的測試。」這位話有點多的女孩說,「單是剛才那個簡單的「試前測試」,我們預計將會淘汰掉超過一半的准考生。」
  
天佑依著安娜的指示,把手腕放在感應器之上。安娜做了一會兒鍵盤操作後,電腦屏幕馬上顯示出各種訊息和數據。
  
她盯著屏幕良久,嘴巴張得越來越大,臉色漸漸變得蒼白。她帶著顫抖的聲線,公佈天佑的成績:「天佑准考生的試前測試成績是、是⋯⋯1小時40分,排名是85641人中的第1名,將可獲得領先者的「金色戰衣」,以及補給品「超循環補充劑」三瓶。恭喜你。」
  
「呵⋯⋯很好很好。三瓶「超循環」嗎?可省下了我不少寶貝補品呢。」彼拉滿意地點頭道。
  
「請好好珍惜使用這些補給品,因為只有排名高位的考生,才會享有這種物資上的優勢。在測試後期,物資的數量和質量,也許會對你的最終排名成績,產生關鍵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