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極限了嗎?讓我看看腕錶⋯⋯啊,原來已經走了三個小時啦。」彼拉慢慢收起書本說,「哦,又累又餓嗎?那就喝一瓶「超循環」吧。」
  
這麼珍貴的神藥就只餘下兩瓶,天佑才不想浪費掉呢。
  
「給我點食物和水就行了⋯⋯校長你⋯⋯應該有帶來吧?」
  
「有有有!歡迎惠顧彼拉小店!本店包羅萬有!小圓麵包五百塊錢一個,洗澡水三百塊錢喝一口。想要可樂嗎?嘿嘿嘿嘿⋯⋯算你一千塊錢一杯好了!」
  
「你!你身為校長,竟然勒索學生?這是甚麼世界?我抗議!」
  


「這也是教育的一部份!誰叫你不好好為入學試做好準備,反而把錢拿去請同學們唱卡拉OK?」
  
「你奚落別人的時候,說話還會押韻?」
  
天佑似乎忽略了一點,校長幹嘛會知道他跟同學們去了唱卡拉OK?這也是因為他太低估這個異界精靈的緣故。
  
「少廢話了!這個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吃東西嘛,就要付錢!我是校長又怎麼啦?校長做生意就不用賺錢啊?」
  
天佑也沒力氣跟這個彼拉鬥氣了,抬起頭來就灌了一瓶超循環補充劑!「咕嘟咕嘟⋯⋯」疲勞盡消之餘,連肌餓感也消失了。真是非常厲害的補給品。
  


「彼拉,給我一個剛才的大水球,我要洗澡。」
  
「行行行,大水球一個三千塊錢!」
  
「這也要算錢?我全身發臭,你坐在我肩膊上也難受啊!」
  
彼拉也不說甚麼,從背包裏拿出一塊充滿香氣的葉片,舖在天佑的肩上,然後懶洋洋地側躺在上面:「想要洗澡嗎?那就爭氣點,快點通過測試,回家再慢慢洗吧。」
  
「小氣鬼!」
  


雖然明知是激將法,但天佑也被彼拉激起了一股怒意,便又集中精神繼續前進了。習慣了凡人道上的精神重力之後,天佑的進步十分顯著,走得也越來越快了。
  
直到把體力消耗得乾乾淨淨後,天佑才坐下來,喝掉最後一瓶超循環補充劑。
  
這補充劑真不是一般的補品呢,天佑已連續走了十幾個小時,在現實世界,應該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吧?但他仍然精力充沛,完全不想睡覺呢。
  
要是在現實世界,哪個國家擁有了量產這種補充劑的能力⋯⋯那就真是可怕極了。
  
「呵⋯⋯耐力進步了不少呢。這次竟可以連續走八個小時啊。很好,繼續起程吧。依我看,還差少許便到達終點了。」
  
「真的?太好了!」
  
受到這好消息的鼓勵,天佑的幹勁頓時飆升!現在,他終於能夠在《凡人道》上跑步了,跑著跑著,天佑同學發現這空中走廊正漸漸地變成了上坡路,需要更耗用精神力和體力,但他覺得自己仍能夠應付得來。
  
⋯⋯


  
天佑同學咬緊牙關地硬撐著,終於看到了前方非常遙遠之處,聳立著一個小小的建築物!
  
「看來是個跟起點一模一樣的牌坊!看到終點了!」
  
他停下步來,抬頭看著那個牌坊,雖然路已餘下不多,但傾斜度卻越來越高,只是看著也讓人感到有點氣餒。要是能夠補充一下體力的話,一口氣跑上去應該是可以的。但現在拖著這疲憊的身體嘛⋯⋯
  
「嗯⋯⋯終於看到終點了。怎麼啦,天佑同學?很累了吧?」
  
「還用你說?呼⋯⋯糟了,神藥已經喝完了。」
  
「我這裏有一瓶,你要喝嗎?」彼拉把一個巴掌大小的瓶狀物丟給天佑。天佑接過來一看,卻是一瓶黏稠稠的銀色液體,跟剛才喝的超循環補充劑,貌似是完全兩樣的東西。
  
「這是甚麼東西?」
  


「總之是好東西,喝吧!」
  
「要算錢的吧?」
  
「為了獎勵天佑同學的努力,這瓶東西以優惠價三千元賣給你好了!」校長笑吟吟地說。
  
其實這普通的一句話,是包含著校長多年來陰謀算計他人的智慧結晶。如果校長把這瓶「東西」免費送給天佑同學,他是必然會懷疑的。而要是定價太低也不好,不符合校長本人的性格,即使騙倒了對方也很快會被揭穿。只有標一個較高的價錢,才會讓對方完全相信,自己除了貪錢之外,並沒其他圖謀。
  
對於入世未深的天佑同學來說,這種高段的算計,他是還沒有足夠能力去識破的。那我們只有衷心祈求他將來好運了。
  
天佑答應記帳之後,便搶過這瓶東西,閉上眼睛大口灌下去。
  
「咕嘟咕嘟⋯⋯哇!好難喝!這是甚麼垃圾,有毒的嗎?」
  
「嘻嘻嘻⋯⋯放心吧,毒不死你的。」


  
「嗯?怎麼我還是一樣的累?這不是體力補充劑?」
  
「嘻嘻嘻⋯⋯這是要走到終點才會生效的呢。」
  
「你!你又騙我!」
  
天佑唯有硬著頭皮,拖著累極的身體前進,心裏不斷詛咒著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校長。
  
到達山頂前的上坡路,是最考驗登山者的意志,但只要跨過最後一步,那終於成功的爽快感,是不足為外人道的。
  
⋯⋯拼了近半個小時後,天佑距離終點牌坊,真的只差一步了!
  
「天哪!終於走完了!」
  


當天佑正要跨出最後一步,越過那石牌坊時,身側卻突然吹來一股勁風!剛才天佑一直走了十多二十個小時,還是一點風都沒有的啊!
  
這陣風吹得極短,極急,把天佑吹得失去了平衡,竟從空中走廊上掉了下去!
  
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結局!
  
「嘻嘻嘻⋯⋯天佑同學,你別怪我,這可是你老爸的主意啊。」
  
「你在喃喃自語甚麼?彼拉!想辦法保命啊!」
  
兩人正在急速下墮!
  
「沒、沒甚麼啊,我甚麼都沒說。」彼拉繼續用天佑僅僅聽不到的聲線自言自語:「呵⋯⋯你知道剛才給你喝下去的是甚麼嗎?是帝京學園黑暗化學系的秘藥:「希斯之淚」,讓喝下去的人在臨近成功的一刻,便會倒霉地功敗垂成的恐怖藥物!我隨身帶著這個,本來是打算在你考情告急之際,暗中給你的競爭者下毒的,但想不到現在竟然會用在自己人身上呢。嘻嘻嘻⋯⋯」
  
秘藥「希斯之淚」:典出於希臘神話中被天神宙斯處罰,要把巨石推上山去,卻又要眼睜睜看著巨石滾回原處,無限重覆功虧一簣滋味的神人「希西弗斯」。
  
「啊⋯⋯想不到會死在這兒!」說完這句遺言之後,天佑便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當天佑再次把眼睛睜開時,他發現自己躺在最初進入異界的那個傳送艙中。他坐起來,看看四周,發現眼前又是一片白色的平地。
  
「冷靜一點,天佑同學,你還沒有死掉呢!」彼拉極之冷靜地說,「似乎是系統設定的重練機制,為了不想在這階段便出人命,為在凡人道上失足掉下去的考生,提供了翻身的機會呢。」
  
「是、是這樣啊⋯⋯」
  
「馬上起行吧!你從第一名掉到最後一名了!」
  
「昏!難道又要從頭開始跑了嗎!」天佑一鎚打在透明的艙門上,「啊⋯⋯很不忿,很不爽!就好像,就好像打遊戲時把頭目打剩下一滴血,結果被頭目一個震怒殺掉,之後又要重頭開始跑山洞般!但玩遊戲還可以SL大法,在進入頭目房間前存檔嘛!」
  
「算了吧!死不去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彼拉安慰著天佑道。
  
「幸運?剛剛相反才對吧?跑了一天一夜,明明那凡人道上根本是沒有風的!怎麼就在剛到終點之前,才吹起一陣這麼猛烈的!」
  
天佑完全沒有想到,這可能是某人在陷害他。
  
「冷靜點,冷靜點!再跑一遍不就好了嗎?只要能夠通過測試就好啦。」
  
「怎麼這聽起來就像是風涼話?」
  
「沒、沒有!我彼拉可是真心替你惋惜的啦!別、別浪費時間了,快點起行吧!」
  
雖然重跑讓人煩厭,但天佑實在吞不下這口悶氣!再跑一遍吧!
  
經過了《凡人道》的洗禮之後,天佑踏著這白色地面上前進時,實在是太輕鬆了!他都幾乎感覺不到,加在雙腳上的精神重力了。
  
但為了不讓自己過份疲勞,天佑同學忍耐著只用一半實力奔跑,但速度已比上一次更快幾倍。不用多久,他就來到了第一次測試的登錄櫃檯,請那位圓潤性感的紅髮安娜小姐,為他再登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