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練是非常聰明的策略?」

其實天佑是很想對詠琪解釋說,他是被某種倒楣的力量纏身,才會被逼重練的啦。

「再說嘛,剛才那些嘲笑你的考生們,都是一些低能廢物,恐怕他們絕大部份都無法成功通過所有測試吧。」

「為甚麼呢?」

「也不用看他們的偏差值是多少,只是在心態上,他們就不配成為一個出色的異能者。」詠琪說,「你用盡所有剩餘時間才通過上人道,其實他們還應該感激你呢。因為你為所有考生掙得了大量休息和修煉的時間。要是他們還有點自覺性的話,便應該趁著這等待的空檔,多做幾次吐納和運轉本命元氣的功課,增強自己的力量,以迎接即將到來的第三次測試了。又何必站著乾等,在閒聊和埋怨裏浪費掉寶貴的時間?」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呢。謝謝指教!」

「嘻⋯⋯很好,我喜歡謙虛的男人。我帶你走一圈看看吧。」說罷她微微傾身,便帶著天佑在空中盤旋了。天佑終於可以悠閒地觀看一下周圍的環境了。

驟眼看去,似乎大部份考生都是跟天佑差不多年紀,也有部份看起來較為成熟,但似乎都沒有超過三十歲。至於男女比例方面,應該是一半一半吧。各種打扮穿著的都有,有一身街頭服飾的,化了濃妝穿著背心短裙的,也有正經兮兮地穿著學校體育服前來的,但整體看來都是本國同胞,應該是從各個地區聚集過來的吧。

每位考生都有一位代理人陪同著,但並非全都是像彼拉那般的美形異界精靈模樣。他們一般都只有巴掌大小,但大部份都是天佑聞所未聞的種族,甚至也有會說話的蘑菇之類的代理人⋯⋯異界真是個奇妙的地方啊。

「你看看地上那些考生們的分佈,是有一定模式的。」詠琪說道,「大部份考生都是以數人以至數十人左右的規模群聚在一起,而群體中的成員都是實力相近的,有些甚至已組成了團隊,他們以為這樣會比較容易通過後面的測試吧。」



「不是這樣的嗎?」

「⋯⋯這說不準呢。現在這個階段就結成團隊,有好處亦有壞處啦,」她說,「但你有沒有發現,有極少數量的考生是落單的呢?」

「⋯⋯對呢。」

「沒有加入群體的考生,不外乎兩種。那些站在人群當中左顧右盼,卻沒有人願意理會他的,肯定是排名最後的弱者。而另一些⋯⋯悄悄地躲在一角,不是盤腿靜坐著,就是在雙手握劍默想的,你有發現嗎?」

「他們⋯⋯是在修煉嗎?」



「當然。這才是正確的態度啊。你們才剛剛通過本命覺悟,紫府小宇宙的運轉狀態還不穩定。由於本命元氣還比較弱的關係,再配合那把入門者專用的破劍,根本就沒有甚麼攻擊力可言。不趁著這空檔提升運行本命元氣的熟練度,是無法應付接下來的測試。」

這盤地整體看來雖然平坦,但還是有若干凹陷或巨石凸出之處。這些落單者們正是躲在這些隱蔽位置,秘密修煉的。但要是像天佑他們這樣在高空俯瞰的話,便無所遁形了。

天佑注意了一下子。似乎所有考生都還保住了那把配給得來的斷劍。這也是正常的,沒了劍的考生,恐怕已在《上人道》中落敗了吧。像天佑那般另闢蹊徑通過測試的考生,是絕無僅有的。

被詠琪帶著再飛了一會,天佑發現有八、九個人,在一處非常隱敝的石堆裏面圍坐著,正在進行集體修煉。那石堆約有兩人身高,中間卻是凹陷下去的秘密空間,只有一條非常狹窄的石隙可供出入。他們還真會躲啊。

「他們應該是這次測試的前列份子吧。」詠琪說道,「真是了不起啊,他們在交換彼此的領悟心得,以求用最快速度掌握本命元氣的運轉,這在你們這種築基期的異能者來說,是很有效果的修煉策略。」

「啊⋯⋯金色戰衣!」

那班秘密圍坐的考生之中的其中一人,正穿著那件曾經屬於天佑的金色戰衣!那是個沒甚麼特徵的黑髮男子,甚至連年齡都看不出來,要是他自稱二十或四十歲,大部份人也是不會懷疑的。但感覺上,年紀應該比天佑要大一點。

「咦?想不到你也知道這件金色戰衣啊。」詠琪並不知道天佑曾經穿過這戰衣呢。她說道:「他是准考生黎強,是目前為止的第一名。他已經是各學派學部密切注視著的對象了,待他正式拿取入學資格之後,校內各方勢力為了爭奪他的加盟,恐怕將會引起不少的紛爭呢。嗯⋯⋯但前題是⋯⋯他能夠把金色戰衣保留到最後吧。」



當二人正在對黎強評頭品足之時,那黎強突然抬起頭來,向著身處數十公尺外的詠琪,俏皮地單了單眼睛。

詠琪稍稍驚訝,便回應他一個無懈可擊的微笑,一雙眼睛也閃著興奮的光芒,跟剛才看著天佑時一樣。

「很厲害的精神感應力,我的斗篷帶有隔絕氣息的屬性,但還是給他發現了。這是完全未經鍛煉的天生潛力呢。偏差值0.003的傢伙,果然是與眾不同啊。」

跟詠琪以眼神交流了幾秒鐘後,黎強的視線突然對上了天佑。

身為金色戰衣的持有者,卻沒有流露出高高在上的眼神,反而還稍稍睜大了眼睛,似乎對天佑的身份很好奇似的。

黎強的嘴角稍稍向上勾著,浮現出好勝的表情。

這時候,終於有人注意到黎強的動靜。那小圈子中的其中幾位,追蹤著黎強的視線而發現了天佑他們。



但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似乎屬於帝京高層人員的詠琪身上,對天佑的存在並沒有甚麼感覺。

黎強把臉轉回來,認真地調整一下他雙手握劍的姿勢。他雙臂水平前伸,把劍垂直舉起,然後閉眼凝氣。在他不住催動著本命元氣之下,他那把斷劍的光芒突然增強了幾成,激射而出的劍氣長達半丈,而且還漸漸質變成金光,不住釋出強大的壓逼感。

天佑稍稍環顧了一下,這時他才發現,似乎黎強是視野可及範圍裏,唯一一個能讓斷劍現出劍氣的考生。雖然天佑自己也到達過這個境界,但後來他的劍被自己弄爆了之後,也不知道自己現時的進境如何。

但一經比較之下,黎強和其他考生之間,便高下立見。

黎強身邊的同伴們,看到他那把破劍的變化後,都大感驚訝,甚至有幾個還露出氣餒的樣子,似乎是到了現在才看清楚這傢伙的真正實力。

這傢伙就僅僅一名准考生而已,連帝京的大門都未進入,一堂課都沒上,就強到那個地步啊?

「天佑准考生,你也注意到那金光了吧?」詠琪說,「在這群頂尖准考生中,就只有那個黎強的本命元氣,是真正踏進了「淬煉」的門檻。其他人還只是停留在直接取用生命能量的地步,這可以說是原始人和現代人的分別呢。「淬煉」是異能入門者的第二個覺悟,想不到他竟然以自修的方式學會了。」

「真威風呢。天佑同學,你說是嗎?」



「少揶揄我了,光頭校長。」

「不過,他這般好勝地賣弄自己的實力,是為了甚麼?」詠琪不解地自語道,「憑他故意躲起來修煉的風格,他應該很明白,在測試期間隱藏實力的重要性。到底是誰激發起他的戰意,以至讓他失去了冷靜的心境呢?他這麼炫耀自己的實力,是想要對哪個潛在的對手作出挑釁呢?」

詠琪好像突然想通了甚麼,以更加驚訝的表情,慢慢地轉過頭來,把目光停留在天佑的身上。

「我?」天佑也驚訝地指著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