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詠琪突如其來的出手,天佑反射性地以手中的鼠尾草一擋!

沉沉的撕裂聲響起,天佑已被轟至整個人向後飛退,退了差不多十米後,才重重撞落地上。

他手中的鼠尾草已沒了一半,像是被輾磨成粉末般完全消失,只餘下一股濃濃的草腥味兒,漸漸散去。

但餘下來的那半段斷草,卻依然是堅硬的,鋒銳的,還帶著一股渴望戰鬥的意志,反映著天佑同學的興奮心情。

詠琪仍然站立著。她的鼠尾草劍絲毫無損,但腳前卻拖出兩道長近一米的泥痕。兩塊草皮被她的馬步扯脫後,在她的腳後跟擠成兩個小草丘。



「S級⋯⋯絕對是另一位S級合格者!」詠琪看了看自己微微顫抖著的握劍的手,驚訝地盯著天佑說。「天啊⋯⋯這一次終於輪到我們「天草堂」⋯⋯」

在天佑的立場,他是完全不介意被詠琪一招比下去的,因為他畢竟只是個准考生。即使是足以抵擋掉這強勁的一擊,也以夠他興奮的了。所以他站起身來,拍掉身上黏著的草葉,露出開朗的笑容說:「詠琪小姐,你很厲害!差點便被你秒殺了!哈哈哈⋯⋯」

「你、你知不知道,當年我在帝京苦練了多久,才通過第三領悟啊?」

「⋯⋯那麼說我很厲害了啊?」

「咳嗯,天佑准考生,」詠琪突然變得認真起來,「現在還不是得意忘形的時候。現在還是在入學考試的第一階段而已。」



「不好意思。」

「雖然這也是因為你的天賦奇高,但好歹我也是引導你通過第三領悟的老師呢。」她咬了咬嘴唇說,「你要怎麼報答我啊?」

「呃⋯⋯我有兩瓶上位循環補充劑⋯⋯」

詠琪呆了一下,然後才被天佑的幽默感,逗得展開笑靨。她實在喜歡這男生的從容氣度。「我又不是考生,要循環補充劑來幹嘛啊?要是你願意答謝我的話,那就先跟我做個約定,日後有機會的話,再把這人情還我好了?」

「那⋯⋯好吧。」



「你應承了哦。」她開心地拍一拍手掌,接著便哄上前來,在天佑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上一記。

「把這個唇印保存著,好嗎?」

「好、好的。」

「那麼,我們不久之後再見了。」說罷詠琪對著天佑輕輕揮手,身影漸漸變淡,消失了。

「喂,你也發呆夠了吧?」

「不、不好意思。」天佑從沉醉在詠琪嘴唇的觸感中醒了過來。

「這唇印看起來⋯⋯有契約的力量。似乎這是預先指名吧。」彼拉說,「這是一種榮耀呢!天佑同學也開始被帝京內部的權力團體注意了!」

天佑才沒有像彼拉那麼樂觀,即使幸運地被指名了,那也要成功通過入學考試才有用啊。連續兩次測試排名倒數第二的天佑,對自己實力的估計是非常謹慎的。他拿出一塊下位復原膠帶,蓋著臉上的唇印,也順道恢復剛才跟詠琪過招時損耗了的力量。



才剛剛貼好膠帶,天佑身後突然傳來無數異獸們同時吼叫的巨響!他馬上轉過頭來,才發現盤地中央位置已經混戰成一團了。

「第三次測試已經開始了嗎?糟了!我錯過了說明會!」

「冷靜一點!先看看腕錶有沒有新的提示吧。」

他連忙看了看腕錶,發現提示還是之前那一個。要在盤地中央的「撲克牌」處集合?撲克牌是指甚麼?

天佑連忙朝著盤地中央跑去。轉眼間便進入了混戰地帶。盤地上突然出現的大量異獸,也是通體呈白色沒有實體的純能量幻獸。

但這些異獸們的體積,卻比在《上人道》出現的比比耶要大上數倍,而且都化形成多頭的獸類模樣,例如三頭兔子,五頭松鼠之類,但卻比正常的兔子松鼠大上十倍不止。

「似乎是強化了的比比耶,並不算很難對付吧。」彼拉說道。但天佑邊走著邊放眼看去,大部份考生們都是在全力拼命中,也很少看到能夠輕鬆應付的。



走著走著,突然一個長滿獠牙的巨頭,朝向天佑突襲過來。他連忙蹲下身來避了過去,隨手在腳邊折了一根鼠尾草,把本命元氣猛灌進去,充滿著它的最一個細胞。

那根鼠尾草頓時變成一把鋒利的武器,末端處還延伸出一道約三寸長的白色劍氣。

經歷過在《凡人道》的連番重練之後,天佑同學的腿力已非比尋常了。他把腰一沉,然後使勁躍出,電光火石之間,已一劍斬掉了那顆巨頭,並順勢閃到二十米之外著地,正好繞到那巨頭的本體後面⋯⋯那是一隻原本有四個頭的三頭惡犬。

正想要給這異獸最後一擊時,一個考生的身影突然閃出,擋在天佑的前面。

「這是本少爺的怪!別跟我搶!」

「喂喂喂,好像是你在搶我的怪吧?」天佑道。

「搶你又如何?本少爺盯上了的怪,就是屬於本少爺的!」這位穿著一身網球裝束的少爺,手持的破劍閃出刺眼的白光,而且也有一定長度的劍氣,雖然還未到達黎強那個「淬煉」的境界,但似乎也是個潛力頗高的傢伙。

但這傢伙出劍的手法奇特,彷似握著的是網球拍,做出的都是正反手抽擊的姿勢,但在實戰上卻出奇地管用。



由於是從後突襲,而且剛被天佑所傷,那三頭犬輕易地就被網球少爺給收拾了。「哈哈哈哈⋯⋯第十五個撲克點到手了!本少爺果然是個天才!」

謝謝也沒說一句,他就閃身跑到十米以外的另一目標。那邊有另一個考生跟一隻五頭巨貓激戰了好久,拼了半條老命才砍掉這怪的四個頭顱。那個網球少爺又趁火打劫,把人家即將到手的獵物給搶了,把那個重傷的考生氣得要死,當場昏倒了過去。

「真是個無賴啊。」彼拉說道。

「要是這是個網遊的話,他早就被管理員封鎖帳號了吧?」

「別胡思亂想了!快點找到那個叫甚麼「撲克牌」的集合點吧。你有沒有注意到其他考生們的腕錶?」

不是彼拉提起,天佑也沒有留意到,其他考生的腕錶都在亮著藍光,跟他那沒有任何光芒的腕錶有著明顯不同。而且他們的腕錶屏幕之上,都像是懸浮著一個小小的,金字塔形狀的立體影像。

看來要是沒經過官方的登錄程序,無論殺多少怪都是不算在成績裏的。



「啊!天佑同學!你看看!」彼拉道。天佑朝著彼拉所指的方向看去,位於盤地正中央,離地約二十米左右,正懸浮著一個約有幾十米直徑的巨型藍色光球。

「那肯定就是集合點!」天佑馬上朝著光球的方向跑去,儘量避過任何戰鬥。憑他現在雙腿的爆發力,要避過那些強化比比耶的攻擊,是頗有把握的。

而躲過一擊之後,要是牠們還死追著他不放的話,便馬上會被其他考生有機可乘幹掉,所以要穿過這混戰場地也不是很困難的事。

看著其他考生互相搶怪,絲毫不敢慢下手腳的態度,即使天佑同學並沒有聽過說明會,就是猜的也大概知道,這次測試的內容該是比拼打怪的數量吧。

而像天佑這種避開怪物不打,還幫忙引開怪物的注意力,讓競爭對手們輕鬆殺怪的行徑,恐怕在這盤地上是絕無僅有的了。

跑了幾百公呎左右,天佑同學來到大光球的正下方。那裏果然有一張約有雙人床大小的超巨型撲克牌,在離地僅半公呎的高度懸浮,還在緩慢地旋轉著。

那是張小丑牌Joker,奇怪的是,牌的中央是一片空白的,倒是有個真人小丑,側躺在撲克牌上睡懶覺。

他就是第三次測試的考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