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小子真的准備好了嗎?不需要跑遠一點再開始嗎?」

這話天佑聽得有點莫名奇妙的。天佑看著卡卡一臉寬容的樣子,他仍一直高舉著食指。他沿著卡卡的食指向上看去⋯⋯

「你⋯⋯要我跟這個巨大小丑頭打嗎?」

「哈哈哈哈⋯⋯別小看這東西只有頭顱,像個笨蛋的模樣。」他說,「為了應付全部考生,這藍色光球已儲存了足夠孕生出四萬隻藍色小丑的本命元氣。到目前為止,共有三千多人通過了測試,消耗了一萬七千多隻的能量,但那已經掛掉了的四千多人嘛,為他們預留的能量可就省下來了。算上你們餘下來的人,現在這巨大小丑頭的能量,約還等於二萬三千多個藍色小丑吧。」

天佑吞了吞口水。他在心裏自問:我有能力對付強化了二萬多倍的藍色小丑嗎?



「既然你說已經準備好了,那為師就不客氣啦。」卡卡猛力揮手,把那個直徑達三十多米的巨大小丑頭,朝著天佑扔了過來!

天佑同學連忙全速後撤,小丑頭在他原本站腳的位置激撞而落,砸得飛沙走石。這東西撞地後還狠狠地彈起來,又朝著天佑所在的位置狠狠砸來。

這小丑頭給與天佑的感覺,就是個灌滿了重液體的大氣球。以這個重量砸下來,要是被它壓在下面的話,恐怕已不是死或不死的問題,而是屍體會被砸碎成多少塊的問題了。

而最糟的是,雖然看起來完全不像是生命體,小丑臉上毫無變化,但這物體卻是有意識的,甚至眼力還頗為銳利。

天佑連續閃避了幾次,又試過急拐彎,也試過做假動作,但完全無法騙過它,每一次都會正正朝著他的站立處砸落。



以天佑現時的腳力,要在瞬間閃過它單純的彈力球式攻擊,應該還是可以的。但問題是,他也是僅能做到每次都恰恰閃過的地步。

卡卡看到天佑不斷閃避的狼狽表情,當然是爽到極點了。

「呱哈哈哈⋯⋯太精彩了!小子大戰小丑頭!比剛才那些自相殘殺甚麼的,還要精彩百倍!小子加油啊!要是敗給了這傢伙的話,你自己倒是沒有生命危險的,可是你的同伴嘛⋯⋯嘻嘻嘻嘻⋯⋯」

天佑一邊逃跑,邊評估著各種推敲出來的作戰方式。硬拼完全是不需要考慮的,唯一的取勝希望,就是以血草劍刺進小丑頭,然後吸掉它的能量。

但現在單是閃躲,已是疲於奔命。他曾試過以「打帶跑」的方式,在後退閃躲之時向小丑頭順道帶上一劍,但發現根本無效。一直所向披靡的血草劍,根本斬不進那個臃腫的小丑頭裏去。



根據天佑的估算,要對這小丑頭作出一次成功的反擊,必需要有最少十五米的助跑,而且劍鋒必需成垂直刺進,方有可能刺破這堅硬的外皮。但這小丑頭實在追趕得太貼近了,天佑根本無法拉出這十五米的最短助跑距離。

正煩惱之間,一條人影突然閃到天佑身前。

「天佑哥!看清楚了!」

小龍以手中帶著雷電屬性的配給劍,竟朝著天佑全力向橫揮出一招!

天佑反射性地以血草劍擋架。「波」的一聲,天佑被小龍的狠勁逼得飛退。以他們建立的交情,天佑是絕對不會懷疑小龍的動機。在天佑心裏,只是為小龍的危險處境感到緊張不已:因為小龍現在正站在他原本的位置上,在他頭上的巨大小丑頭正全速砸下!

「天佑哥!利用我來當踏腳石吧!」天佑身後傳來了小虎的呼喊。他已扎穩了馬步,雙手交叉胸前,準備迎接直向他飛來的天佑。

此時天佑已猜透了他們的苦心。他算準時間,雙腿全力撐在小虎的手臂上,借力反彈,利用這難得地掙來的二十米距離全力加速。

在最後關頭,釋黑龍發揮了他的速度,把處境極其危險的小龍給向橫撲倒。天佑見眼前已無後顧之憂,方祭出血草劍,全力刺出。



在一連串刺耳巨響下,只見藍光四溢,把四周激射得飛沙走石。

天佑同學的血草劍,有一半已垂直刺進小丑頭裏!

但這小丑頭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在天佑還未來得及把本命元氣珠灌進去時,就又彈地而起,竟連同天佑都給帶上了半空,然後被狠狠地甩開。

這一甩,把天佑同學直拋到近三百米的高空,再加速向下墮落⋯⋯相比起異獸們的正面攻擊,這恐怖的一拋才是真正威脅到了天佑的性命。正對著大自然不可逆的地心吸力,不管甚麼本命元氣珠,血草劍之類,皆無用武之地。

天佑在空中已差不多連遺言都交待好了,才閉上眼睛迎接墮地的一刻。「轟隆」一聲,他並沒有粉身碎骨,甚至沒感覺到堅硬的地面,而是被巧妙地接著,然後以連串的翻滾卸去了大部份的衝擊力。

當天佑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蔣小凡被他壓在地下,胸腔爆烈,奄奄一息。

原來剛才是小凡不顧一切地接住了他啊!



「天、天佑哥⋯⋯這次我⋯⋯終於也對大夥兒有點、有點貢獻了吧?」小凡邊吐血邊說。

「傻瓜!不要說話!」天佑連忙把小凡抱起來,從懷裏把所有藥物都拿出來,要耶梅代理人無論如何要保著蔣小凡的命。他迷茫地站立著,看到被小丑頭的強大衝擊力所震傷的小龍和黑龍,以及被他借力而踢至倒地不起的小虎。他的同伴們已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而要對付的目標,則仍是精神奕奕地朝著天佑彈過來。

面對如此強橫的敵人,以及己方如此慘痛的損失,在此時此刻,是很容易喪失鬥心的。但天佑不容許自己擔當失敗者的角色。還有二百多個同伴,必需要由他去保護,他是不能夠放棄的。

既然不能力敵,便只有智取。

天佑仍未放棄吸收小丑頭的作戰,但執行方面則需要動動腦筋。能達致成功吸收的前題條件,要讓這個小丑頭的動作給停止下來。

⋯⋯他突然靈光一閃!

「彼拉!別躲了!快伸出頭來!有事情要你幫我!」

「我這麼瘦小,可以怎麼幫你啊?」他從天佑的衣領伸出了頭來說。



「我需要視察一下盤地的地形。你還記得在測試開始前,詠琪小姐帶我們去看的那個地方嗎?」我說,「只要去到那個地方,我有信心讓這小丑頭給截停下來!」

「好的,我明白了!」彼拉馬上鑽出來,抓著天佑的脖子,替他做定位工作了。「看到了!似乎就在我們身後不遠處!」

「告訴我方向!我現在只能夠倒後退!」

「向左邊退吧!繼續向左!左!左!不,回去右邊一點,好!現在全速後退吧!」

他們想要找的,正是黎強一夥人在測試開始前,躲著自修的岩石群。從地面上看來只是一塊聳立的巨石,但從空中俯瞰的話,才發現這是個碗口模樣的岩群。幸好當時被詠琪帶在空中,讓天佑有機會把盤地的地形都俯瞰了一遍。

現在這地型正好適合用來對付這個小丑頭!

天佑預算著這小丑頭每次著地的距離,以及自己的奔跑速度等,算好之後,再漸漸朝那碗口型岩群靠近。



「是時候了!」天佑一口氣奔上岩群的頂部。如他所料,小丑頭彈到最高點之後,便直朝著天佑的頭頂高速墮下。

天佑儘量把握在最後一刻,才飛撲著閃開。

盤地測試開始以來,破壞力最強大的爆炸發生,威力幾近波及整個盤地近四份一的面積。

待碎岩土堆都落下之後,天佑爬起身來,回頭看去⋯⋯那巨大小丑頭正好被卡在那岩群的碗口裏,動彈不得。

「耶!我成功啦!」

隨著天佑躍起歡呼,一直躲在遠處戒備著的同伴們,也飛奔著聚了過來,大家一同慶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