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學妹,你在等我?」天佑說,「哎,不好意思,我又叫你學妹了。」

「你的鼻子⋯⋯沒事嗎?」

經她提醒,天佑才發現自己的鼻血早就止住了。「對、對啊!剛才校長硬把我拉走,就是要給我止血呢。」

「臉還很髒,我替你擦好嗎?」

「好的。」天佑曲膝彎下腰來。「啪裂」的一聲,他可憐的長褲破爛得更嚴重,幾乎變成拖把一般了。



「哇!」女孩注意到他的腿之後,馬上嚇得掩面尖叫。

「對、對不起。」正想要逃離現場,免除尷尬,但學妹竟然及時抓著了天佑的手臂,快步把他拉到園藝社部室裏去。

他們一踏進部室裏,便被一連串的尖聲蕩叫給淹沒了。

「哇!沒穿褲子的變態!」

「銘兒!你怎麼帶男人進部室來了?還、還是赤裸裸的!」



「大、大家別緊張!」這位被叫作銘兒的學妹喊道,「拜託各位學姊學妹,幫幫這位學長的忙!剛才他為了拯救這盆紫羅蘭,弄破了褲子⋯⋯」

俗話說「女人皆善變」。憑銘兒一句話(銘兒平時肯定從來不說謊也不開玩笑的),大夥兒就把天佑從露體變態,提升為救美英雄了。

頓時大家都把掩面的手放下來,圍過來要天佑講述一遍剛才的英勇行為了。

「哇⋯⋯很浪漫。要是當時我也在場就好了。」

「要是當時捧著花的是我就好了。」



「要是我是那盆花就好了耶⋯⋯」

「你們別鬧了行不行?搞不好人家都把我們當花癡了!」明顯有著領袖氣質的一位女生站起來說,「放心吧!交給我們好了!這個程度的破損嘛,是難不倒我們草根學園手工藝社的!對嗎?」

「對!大姊頭!」女生們齊聲道。

「咦?這裏不是園藝社嗎?」天佑問。

「園藝社和手工藝社是共用部室的。」銘兒說。

「沒辦法,社員不夠嘛。」大姊頭說,「噯!你也叫我大姊頭好了,我是手工藝社的社長,三年級的。銘兒是我最要好的學妹,也是園藝社社長。」

「噯,我是天佑。籃球社的。一年生。」

「哦?你是打籃球的嗎?體形不像⋯⋯啊!」當天佑提起「籃球」一詞時,她就很質疑地從頭到腳打量著他,而當天佑說到一半時,大姊頭的視線正好落在他的大腿上。「⋯⋯我收回剛才的半句話。你身上有苦練的結晶,我認同你了。」



其中一位女孩插嘴說:「除了身兼園藝和手工藝社之外,大姊頭也是學校排球隊的主力扣球手,是個運動健將呢!她可是校內超過半數女生們的頭號偶像人物啊!」

「只看樣子的話,沒有人相信我也是手工藝社的呢。」她豪爽地說,「天佑學弟!快點把褲子脫下來!讓我們替你搞定吧!」

這麼一句語帶相關的話說出來,部室內所有女孩的臉,都刷地紅了起來。

「不、不能脫的。」

「怕甚麼?部室的門都關上了,咱們也不用再裝矜持啦。脫吧,反正你還有內褲嘛。」

「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脫下來補好了的話,便再穿不上啦。」天佑說,「這褲子本就不合穿,不過大清早來不及買新的,才勉強穿上的啦。」

「⋯⋯那就麻煩了。」



為了把那爛成布條的長褲給修補起來,天佑同學只好乖乖坐在椅子上,讓在場幾位學姊學妹們跪在他的身前,把他發達的大腿肌肉給揉來弄去。

對天佑來說,這種既酥軟又麻癢的觸感,真是、真是難以形容啊。

「姊妹們!用力一點!把爆開的口子給合起來,不然的話縫不了線的!」

「好、好粗壯⋯⋯」其中一位女生呻吟道。

「你在說甚麼髒話啊?」連大姊頭聽著都不禁臉紅起來了,「女兒家有點矜持行不行?」

「我是說這位學、學長的大腿啦。」

「我是一年級生,不是甚麼學長啦。」

「可是,銘兒社長都在叫你學長⋯⋯」



銘兒聽後粉臉一紅,但很快又回復原狀,並沒在意。她坐在天佑身旁,專注地為天佑抹去臉上遺下的血跡。「還痛嗎?要不要用熱毛巾敷一下?」

「不要緊的,已經沒事了,銘兒學⋯⋯妹。」在徵得她表情同意後,天佑才放心說出最後的「妹」字。他還是喜歡把銘兒當成學妹啦。

「剛才真的非常謝謝你,要不是你挺身替我擋著那個粉刷,恐怕紫羅蘭便會⋯⋯」她看了看放在桌上那盤紫色的花。

「保護女生是男人的責任,你不用在意啦。」

銘兒聽了之後,對天佑嫣然一笑,但同時心裏又有點失落。

大姊頭察覺到氣氛有異,便馬上轉換話題道:「對了,班際籃球比賽下星期就要開始了。天佑,你是哪一班的?」

「三班。」



「呵呵⋯⋯有好戲看了。」她說,「銘兒,要是你們班跟天佑他們對上了的話,那你要怎麼辦啊?」

「⋯⋯我不知道。」

天佑心裏頓時感嘆:銘兒臉紅的樣子真的很可愛。他說道:「銘兒是四班的吧?他們班的籃球隊好強,我們三班是不可能勝的啦。」

「我當然知道是四班必勝!我參觀過他們的練習,強得不像話!我是在問銘兒要怎麼安慰輸掉的你而已。」大姊頭盯著天佑的大腿說,「不過這也只能怪你運氣不好,流落在三班那種地方。」 

「啊!其實我⋯⋯」似乎她們是誤會了,以為天佑是球隊主將呢。其實他只是個替補球員啦。

「不要緊的,學長。」銘兒說,「大家只要盡力打好球就可以了。只要不斷努力的話,我相信三班一定可以慢慢變強的。」

「我知道了!」

「⋯⋯銘兒啊,你燃起了一個男人的熱血之火呢。哼哼哼⋯⋯到時有好戲看了。」

⋯⋯

自從參加了班裏籃球隊之後,天佑同學從未試過像現在般渴求勝利!

練習!練習!練習!

現在天佑的腦海中就只有籃球。他渴望在銘兒面前打一場勝利的球賽。當然也想要讓瞧不起他的大姊頭大跌眼鏡,也要讓所有女生們,都對三班籃球隊刮目相看!

「林笨瓜!有沒有看到我眼裏的火焰?」

「⋯⋯滿是紅筋。你是進入了暴走狀態的TAMAMA嗎?」

「林同學!你能夠感受到我的滿腔熱血嗎?跟我一起燃燒起來吧!」

「⋯⋯我要把空調扭大一點。好熱。」

「⋯⋯」

並不只是林聰明,今天教室內死氣沉沉,大家都在爭分奪秒地唸古文。平時跟天佑一起躲在課本後閒聊打屁的老友們,如今都在吟吟自語地之乎者也⋯⋯

「啊⋯⋯快點放學吧!我要練球!」

在白日夢中熬過了早上的課,吃過中飯之後,天佑又繼續呆坐著,神遊太虛去也。

天佑同學夢見自己已成為了出色異能者,並正在跟黎強大戰。天佑把一棵大樹連根拔起,當成斬馬刀般橫掃向宿敵。

怎知黎強身手靈活得很,躍在空中,右手的奇怪法寶金光一閃,射出了一隻金鷹,直接轟中天佑的頭顱。

但天佑早有了準備,把全身的本命元氣都集中在天靈蓋,硬受他一記。「轟」的一聲⋯⋯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一點也不痛!想要擊倒我的話,再苦練十年吧!」

「你醒來了沒有?天佑同學!」

某人在天佑的耳邊拼命呼喊,喊了好久才總算把他弄醒。他擦著眼睛看看,原來是有「古文殺人魔」之稱的趙老師啊。

「天佑同學,默書時間只剩下十分鐘了,你一定已經完成了吧?給老師看看?」這傢伙滿臉通紅,頸筋暴現,明顯剛才看到天佑睡著覺時,發了很大的火。

天佑看著桌面上的一張白紙,才終於驚醒過來。糟了!白日夢過度!天佑連忙伏在桌上遮蓋著紙張,回嘴道,「還、還不行!還沒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