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們並不相信測試會出奇不意地開始,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上星期的第三測試,其實還未公佈成績和依成績發放補給品呢。

接受過多年傳統教育的年輕人們,已經習慣了「測試」這種事情就是要一切按步就班,以公平公開的方式進行,讓大家都在同樣的起步點,做足了心理準備才開始的。他們認為帝京的異能考試也不例外,再說上半部份的測試給他們的印象也是如此。

而即使有點危機意識的份子,也沒有依著那艦長的忠告席地而坐。畢竟以常識論,要是出現甚麼突發事件,坐著的人反應肯定會比較慢,難聽點說要混水摸魚或是要逃之夭夭的話,都是伸展好四肢比較有利。

當刑天仍在半信半疑之際,突然「轟」的一聲,宴會廳的地面突然出現極其強烈的震動,幾乎所有站著的考生都跌了個底朝天。

從窗戶所見,大地正以極快的速度遠離,盤地周圍的山丘早就消失不見,換成是蔚藍的天空,甚至向著遠方高空的雲層進發了。



母船正在急速上升中!

強大的重力,壓得所有人都透不過氣,都被緊緊地釘在地板上。這種重力加速度,絕對是一般飛機不能比擬的,即使是這些已經過三次測試鍛練的考生,面對這種重力,卻是連提起手臂都有困難!

這時候,只有倚在牆邊的考生們還可保持著姿勢。早已做好了準備的天佑他們幾乎完全不受影響,保持運轉的本命元氣保護著身體內臟免受衝擊所傷害,集中意志讓自己穩穩貼在地上,跟一片狼藉的其他考生們相比起來,顯得是如此從容不逼。

此時,眾人的腕表已傳來了系統訊息。

系統訊息:第四測試已經開始。



眾人嘩然!似乎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倒了!在那些仍然保持著儀態從容站立著的工作人員看來,這些被嚇怕的考生們都是很快會被淘汰的庸才,只有早嗅出危險氣味而做好準備的極少數人才算是有點潛力,這種差距已是他們司空見慣的了。

就在大家仍在努力坐穩身子之時,表演台上的艦長再度登場。雖然地面劇烈震盪,但他卻像沒事兒似的從容地走到米高峰前,清清嗓子然後試音。就是在這種劇震的情況下,要對著米高峰說出穩定的音調,已是難以想像的高難度。

「咳嗯,不好意思,為了節省時間,官方決定提前進行第四測試。大家不用跟我客氣,就繼續坐著好了。」

他瞇著眼睛環視一遍會場,發現除了分散場中的幾個團隊,因為嗅出了他剛才的警告而仍然穩穩地坐著外,大部份考生們都非常難看。才幾分鐘的重力和震盪考驗,已讓他們面色蒼白,呼吸困難。

現在才運轉起本命元氣護身是太遲了,面對這種突然的重力衝擊,要是預先讓本命元氣保護好身體,那就很容易適應,反之在身體受衝擊後才來抗衡,只有事倍功半。



這艦長當然也有留意著第一階段測試的情況,對於哪些考生將大有前途,他心裏還是有個底的,例如那個黎強或藍雪琪等,也是他早就看上眼的。

他也有留意到宴會廳後方那個小團隊,他認得當中幾個人就是那次盤地測試裏大出風頭,在失控的考官卡卡手中拿到了合格的下位考生群。

只是他們的領袖,那個叫天佑的考生呢?

不過他也並不是特別看得起天佑,對他在不在團隊中也不太關心,於是他清了清喉嚨道:「現在開始登錄第三測試的成績,請被叫到名字的考生來到台前,工作人員會為你做紀錄和分發補給品。」

這時眾人都已知道第四測試的內容,就是要在高度重力和缺乏平衡的狀態下完成官方指定的行動嘛。

那位艦長剛才說的話看似簡單,但要在極速飛行的機艙內保持站立,甚至要前進到指定地點,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場中不少人到現在也連爬也爬不起來啊。

「第三回合的第一名,黃色戰衣持有者:王大明,請來到一號登錄處。」

「第二名,常在山,請來到二號登錄處。」



「第三名,倪建男,請來到三號登錄處。」

就在艦長說話完畢之時,台下已閃現出數十個登記櫃檯,就像在第一階段測試時差不多的樣子。工作人員喊名字的聲音此起彼落,宴會廳中開始看到被喊到的人站起來。

排名在最前面的都不是名頭響亮的人物,不過也不是很奇怪的事。第三測試是以團隊應戰較有優勢,團隊中的領袖份子通常都會殿後讓隊員們先通過測試,所以排名前列的考生都不是最強的。

第一名王大明和第二名常在山都是黎強團隊中人,他們實力也不算弱,頗為從容地站起來,直線走路也不成問題,樣子也不會很狼狽。

而就在前幾名的考生快要來到台前的時候,突然地上非常劇烈的震動了幾遍,接著連牆壁和天花板都開始劇震起來。

眾人盯著不住剝落灰塵和油漆的天花板,隨即都目瞪口呆:這宴會廳的天花板竟然像十字切開的橘子皮般向外翻起來,而宴會廳地板開始提升,經過一連串的機械組合動作後,宴會廳的地板竟然被頂到母船的外殼之上,裸露在數萬呎寒風凜冽的高空之中!

母船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飛行,陣陣比季節性颶風更強勁的猛烈氣流,無情地吹在無遮無擋的考生們身上!



最先倒楣的,要算是那些一直倚靠在牆壁前戒備的考生了,他們的實力和觀察力也是不錯的,但只是站錯了邊,當牆壁向外翻時,他們就幾乎全都掉下去了。

而那些實力較弱,連最初的重力和震盪都承受不住的考生,有不少都被強風吹至猛打筋斗,直被吹到地板邊緣然後掉落⋯⋯

一時間,好幾百人就因為宴會廳的突然提升而被淘汰了,慘叫聲此起彼落,他們的下場可能比在盤地測試的失敗者更可憐⋯⋯因為這是從數萬公尺的高空掉下去啊!

最令人意外的是,連第二名的考生常在山,都因為這變故而失了平衡,再被一陣極冷極強的氣流捲走,然後直向下掉,黎強他們想救也來不及。

這就是變態的第四測試。

「咳嗯,補充說一句,」雖然頭髮被吹至全倒向後,那艦長仍然保持著優雅的儀態道,「被喊名字的同學要是三分鐘內無法登錄,將會被視為放棄測試。另外,被喊名字的考生只可以單獨前進,若是需要倚賴其他人的幫助,則視同作弊論。」

場中頓時響起不少絕望的苦叫!

第四測試的難度,真正顯現出來了!在數萬尺的高空,站在劇烈震盪搖晃的高空之上,還要頂著強勁的氣流,就連能夠站起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畢竟大家也已不是全無經驗的菜鳥,第一名和第三名的考生很快就掌握到平衡的技巧,他們也還算從容地就登錄了成績,回到了團隊裏。

黎強和藍雪琪也差不多是他們團隊中排名最後的,也都還在百名之內。他們在相鄰的櫃檯前互相對視,憑著觀察對方輕盈而穩固的步法,再一次確認彼此將是主要的對手。

他們也借此機會,觀察一下現場的情況。

除了他們各自的集團外,也還有好幾個團體在處於強風和劇震下依然保持著隊型。他們把注意力轉到天佑的團隊。以小龍小虎等人為首,眾人團結地手牽手抗著嚴寒和颱風,雖然平均實力稍弱,但卻表現得毫不失禮。

「果然不能少看那個叫天佑的人。」黎強心裏想,藍雪琪心裏也有了類似的想法。不過兩人看著很快就發現了奇怪之處。

「那個天佑同學怎麼不在團隊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