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現場都是猛風和眾人各式各樣的喧囂,以至場上大部份人都忽略了這測試場地的一角,所發生著的一件小事。相比起已有好幾百人被萬劫不復地從數萬呎高空掉落,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嗚⋯⋯我再也撐不下去了。刑天同學,我想要放棄了。」

「不要這樣!天佑同學!我們絕對不能夠輕易放棄生命⋯⋯嗚,好冷啊,當初我怎麼要耍帥穿無袖襯衫⋯⋯」

「沒錯,我要堅持下去。來到這個地步才失敗,肯定會被兄弟們笑死。⋯⋯刑天同學!你千萬不要睡著!」

「嗚⋯⋯我很冷,很睏,我不行了⋯⋯」



天佑和刑天同學兩手死抓著地板邊緣,雙腿任由強烈氣流胡亂懸空擺舞著,正經歷著生死一線的場面。

刑天同學由於缺乏危險感而變成這個德性,這還可以理解。至於天佑同學嘛⋯⋯

本來,他是最先嗅出了危險的味道,而乖乖坐在地上運功的考生之一,要不是他的直覺和觀察力,他團隊的兄弟們就不能夠做好預備功夫而避過這次危險。

對於自第一階段測試以來,便常常都是狼狽不堪的天佑同學,這次他差不多做了先知般的角色,深受到同伴們的讚賞,內心因而沾沾自喜。他畢竟只是個十來歲的年輕人,要他像個大叔般任何時候也保持冷靜是不可能的。

「哇爽,終於有了個大哥的樣子了。我真是個天才啊,看看四周的傢伙們都在地上爬著連坐也坐不起來,你看我把小弟們照顧得有多好哇⋯⋯」



他外表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貌似一個神機妙算的高人,但其實內心卻在肆意地暗爽,以至危險感也就放鬆了那麼一點點。

當宴會廳的天花和牆壁突然像橘子皮般張開來的時候,天佑還處在暗爽狀態,直至被一陣超強寒流給迎面撞來,驚慌的情緒讓他體內的元氣流動隨即散架了,身體便像隻風箏般被吹至數米高,再在地上連翻十幾個筋斗,在最危急時候幸好抓著了地板邊緣,才免於不明不白地死掉。到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身邊的刑天跟自己處境一樣,還在哇哇大叫救命呢。

「天佑哥他怎麼會⋯⋯」

小龍小虎他們都乖乖的依著天佑所言,全神貫注地運轉著本命小宇宙,身形都穩穩的完全沒有危險。他們看到最可靠的天佑哥突然在天空中飛舞,都感到莫名奇妙。

「難道天佑哥他⋯⋯又修煉到另一個境界了嗎?」



小虎小龍看到天佑和刑天兩人,肩並肩地抓著地板邊緣隨風飛舞,在他們方圓三十米內的考生早已全部被吹走了,就只有他們在最危險的地方撐著而已!

他們很自然地想到:天佑正在和他的勁敵刑天在私下比賽!

「實在是太厲害了,天佑哥⋯⋯在確認我們這些庸才的安全後,便為了成長而走到最危險的邊緣玩命,這種境界真不是我們能及的。」

「哇!天佑哥還要玩極限難度呢?他放開一隻手向我們揮手啊,天佑哥!太棒了!」少女隊友們無不像小粉絲般對天佑作出崇拜,哪知道天佑其實是在跟她們喊救命!

但看到同伴們把他看得這麼高,那救命兩字他又怎麼說得出口?既然他們認為自己是在輕鬆揮手,那他就唯有裝到底對粉絲們輕鬆笑笑好了。

「嗚⋯⋯早知道的話,剛才就不裝世外高人了!現在被大家嚴重高估了,想要示弱也太遲啦!」

「天、天佑⋯⋯傻⋯⋯瓜。」躲在天佑領口內的彼拉被強風吹得連話都說不了,也不要說飛出去求援了。

「想不到那個刑天也不示弱,看到天佑哥在鍛練他也要參一腳進去啊,這不是正面挑戰嗎?」



「天佑哥你要加油!不要輸給那個無腦的肌肉男!」

正在苦苦死撐著的刑天,聽到小龍他們這麼說,隨即前額青筋暴現。「你!原來你是故意跑過來挑戰我的!你有種!」

「不、不是啊!你以為我瘋了嗎?我是失手了,失手了啊!」天佑心想,拜託你們這些好同伴們不要亂說話刺激這個瘋子好不好?

「好,天佑,我們就在這兒來個男子漢的決勝負吧!」說罷刑天朝天佑踢來一腳。

「哇哇!待我倆都腳踏實地了再當男子漢好不好?求求你了!」天佑扭過腰來勉強避過,但一陣強烈氣流把他身子朝反方向猛推,竟讓他撞在刑天身上,讓他萬分艱險地只能以單手抓著邊緣。

「嗚⋯⋯不愧是⋯⋯我看上的對手⋯⋯要死我們也一起死⋯⋯」他竟然放棄了抓地板,拼命跳過來雙臂緊緊地抱著天佑的腰。現在天佑那不強的臂力,還要支撐兩人的體重!

「嗚⋯⋯你要熱血地赴死你就直接跳下去好了,幹嘛要拉上我!」他向著他的同伴們看去,他們都對著自己誇張地指手劃腳,似乎很著急的樣子。



「第三百八十二名,天佑考生,最後一分鐘。」櫃檯方面的工作人員,已在喊著天佑的名字,並已是最後通牒了!

「天佑哥,不要再跟那個傻瓜決鬥了,登錄要緊!」

「天佑哥似乎不肯放棄呢!畢竟是男子漢之間的生死對決啊,為了把靈魂燃燒到極限而不惜放棄測試嗎?真是太熱血了。」

似乎同伴們根本沒意識到,他們的天佑哥有多麼需要幫助。

「媽的,就是死撐著也沒辦法,再爬不上去的話就要被棄權了。」

「天佑,最後機會!注意風的流動!」彼拉喊道。此時天佑也感覺到,他們正身處於氣流與氣流之間的真空地帶,接下來將有可能出現突然的風向轉變。

「刑天!」天佑對刑天喊道。刑天雖然有點腦殘,但對於憑身體本能活命逃生的能力,卻是超強的。他也感覺到風向有異,便馬上知道天佑的打算!

「看我的!」刑天倒抽一大口氣,然後便強烈收縮著腹肌!這一下,使他像盪鞦韆般大幅擺動著身子,然後兩人同時發力,把自己甩出去!



兩人也是本命元氣強大的潛力者,加上刑天的體能極之強勁,這乘著風的一甩,把兩人甩到了近二十米的高空,而且還高速遠離著宴會廳地板。

此時其他考生們看到有兩個考生被吹到老高老遠,也沒甚麼感覺,只認為又多兩個死定的人了。怎知道氣流竟然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反方向的強風把兩人吹了回來,重重地摔落在宴會廳地板上!

天佑還正好摔落在登錄櫃檯不遠處!

他聽到工作人員在倒數最後五秒,馬上連滾帶爬的趕到櫃檯前登錄。

「考生天佑報到!」

「天佑考生登錄完成,你的名次是第三百八十二名,可得到強力補充劑一瓶。」

「呼⋯⋯」



越過了大危機的天佑身體立時軟倒,連剛才被刑天扯脫了一半的褲子也沒來得及拉回來。

黎強和藍雪琪看到天佑這個模樣,心裏都頗為迷惑:難道我們都嚴重高估了這個叫天佑的考生?

但堅信天佑是刻意表現如此的他的同伴們,卻在為他這種賭命式的戲劇行徑喝采起來。這就更令黎強和藍雪琪將信將疑了。

出了這麼大的洋相,天佑也覺得滿不好意思。但剛才那記滑翔式的戲劇性大逆轉讓全場均目瞪口呆,即便是黎強等人,也不知道天佑是怎麼幹出來的。

竟然能夠乘著強風的切變,仔細計算好角度,像回力標似的把自己拋出去,然後乘著風向的轉變,把自己給甩回來啊⋯⋯

就是那個艦長以及那些看透各種菜鳥的工作人員們,都對天佑和刑天那奇蹟般的滑翔驚嘆不已。

但問題是,這兩個人幹嘛要故意在大家面前玩命?

不管強者們怎麼想,都不會想到那兩個人是真的死裏逃生,而且會陷入那種境地是因為「囂張過度」。

而即使跑去問天佑或刑天本人,恐怕他們也答不出剛才那招是怎麼做出來的,這是一種在生死邊緣時特別敏銳的求生嗅覺,也可看出二人其實對駕馭或觀察自然元素流動方面,有異常的潛質。

從彼拉及時的察覺及提醒,便可知道他是認為天佑有能力掌握到這個逆轉的。出色的異能者都擁有這樣的直覺。這種直覺或許在未來的測試裏,是決定性的勝負因素。

只要二人把自己甩出去的角度要偏差一點,可能最終的著地點會是數萬呎以下的大地了。所以他們能夠活下命來,運氣佔的因素還是很大的。深知自己的命是撿回來的天佑,在心裏發誓再也不要鬆懈下來了。

至於刑天則好像沒有這個自覺性。

「天佑,很高興能剛才跟你有這麼一場精彩的激戰!下一次,我肯定會把你打個落花流水!」

天佑心想,如果可以的話,我再也不要跟這個瘋子扯上任何關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