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刑天那種以大量進食而當作修煉的考生只佔極少數,畢竟這種修煉方式始終有點惡搞,不太符合某些人的個人風格。

像黎強他們,就很難想像得到他的搶吃時是甚麼樣子。他們達到了過關的標準後就靜靜找個地方密修,以他們的潛質,用自己的方法進行修煉,速度也不會輸蝕給刑天多少。可是若要跟刑天搶吃,就幾乎肯定要輸給他了。

畢竟刑天的個性,是非常適合這次第四測試的。

來到目前測試尾聲,其實除了個別像刑天或女生們仍然充滿了吃的熱情外,基本上是大局已定,達標的考生已停了下來,全力抵抗平台上越來越惡劣的天氣環境,未達標的已差不多被惡劣的環境折磨得成了個半死人。

所以當在場的考生們,看到有幾十名考生開始大量收集食物,都感到很好奇,紛紛走過來想要知道那是甚麼回事。



當他們看到天佑那像機器似的吃法,都目瞪口呆了。要實現這種瘋狂的吃法,需要的是體內多麼強大的煉化能力啊!

雖然樣子看起來有點狼狽,可是那股魄力,無不讓人感覺到一股敬意,都屏息靜氣地觀看著。

這個人是在修煉嗎?

大家開始打探這個考生的企圖。當知道他根本還未達標,而且吃下的東西和攝取到的熱量單位根本不成比例,而且越吃還增加得越少時,大家便都明白他為甚麼要瘋了似的猛吃了。

「要是設身處地,我吃下整頭理論上會增加2000點的乳豬後,發現才增加2個點數,我還會堅持下去嗎?」很多人都在心裏想,或者他們會傾向跟測試當局投拆,或乾脆的自暴自棄吧。



但這個人並沒有。他只是一心一意地要拼命達標,才不管制度對他是否公平。這樣的做法是不是愚蠢?只知道那股意志力之強,令誰都笑不出來。

漸漸地,圍觀者們開始喊出了鼓勵天佑的話。不過這時候天佑是全神貫注地做他的事,基本上周圍發生的事他都是沒有意識的。

「天佑哥,有同伴們的身體狀況好像出了問題!」釋黑龍焦急地向天佑報告道。

「過來這邊,不要騷擾你們天佑哥!」刑天把釋黑龍拉到一邊去,「跟我說說他們發生了甚麼事?」

釋黑龍明顯是束手無策,聽到刑天打算相助,便一股腦兒地告訴他,「出狀況的同伴們都是已經達標了的,剛才還一直跑來跑去給天佑哥張羅食物,但漸漸卻說肚子不舒服還開始頭暈,身體還開始發冷,現在有幾個人已經連站也站不好了。」



刑天親自看了看那些身體已迅速陷入低溫險境的同伴們。

「似乎是煉化過程受到了劇震環境所影響,本命小宇宙旋轉得很礙滯。」刑天道,「測試的真正難度正在於此!攝取了特殊食物的能量後,還要跟自身的本命元氣完全融合,否則的話就會出現排斥!快點叫狀態出問題的同伴們反覆鍛鍊基本功,務必把吸收回來的能量,變成自己的本命元氣!不然的話單是排斥就得把自己弄死,也別說要抗寒和保持平衡了!」

此時,平台竟突然出現了近三十度角的傾斜,然後在不足五秒內竟又向反方向傾斜了三十度,母船的機身搖晃程度增加了好幾倍,強勁的寒流夾帶著衝擊力強勁的雪片,打在身體上甚至會傷及內臟。

「黑龍和小龍小虎,繼續去幫你們天佑哥!我在這兒替大家擋著雪片和強風!大家盡量靠在一起,全力運功,只有你們可以幫自己挺過最後的危機!」

說罷刑天取出配給的破劍,全力祭起劍氣,竟把手中武器祭成長達三丈,劍身極其寬闊,外貌就近乎斬馬刀的東西。

「呼⋯⋯想不到單靠飽吃一頓,便成長了那麼多。」刑天也為自己祭出的劍氣變得如此強大,而驚喜不已。他擋在那些狀況不佳的同伴身前,迎著風雪,開始猛力揮動手中的「斬馬刀」。

揮刀產生的強勁氣流,直接跟大自然的力量硬拼,竟被他強硬地抵銷了部份氣流的力量,使他身後十數公尺之地,形成了相對平靜和緩的地帶!

一直擔心著同伴們狀況的天佑,對刑天的挺身而出非常感激,他看到刑天利用自己的方法保護自己的小弟小妹們,似乎頗有成效,也就放心了起來。



「刑天大哥非常厲害,有他看著的話,他們應該會撐得過去吧。」釋黑龍鬆了口氣。

「天佑哥,不要被我們分心了!你就好好的幹吧!我們會儘力協助你的!」

「嗯!」天佑便繼續他的瘋狂吃食和煉化行動,飯麵一桶一桶地灌,乳豬全羊從頭到尾順著吃連骨頭都咬掉,好不容易,腕錶終於出現了代表好消息的提示音。

天佑能量攝取單位剛剛超過了二千大關,尚餘最後的一千點。

而測試時間只剩下十分鐘。

在這時候,面對平台惡劣狀況但完全不受影響的約數百名考生,都幾乎集中在天佑的周圍,為他打氣。

他們都被天佑的強大魄力所震攝住了。



以至在這班人當中,有不少還是把天佑當成是眼中釘,甚至打算要在測試期間暗算他的,現在都已放棄了這個想法。

對天佑不滿的少數人,主要是因為他們一伙在第三測試的最終排名,竟然比很多輕鬆通過的上位考生為高吧。

這些人其實已組成了一個團體,從開始便對天佑團隊虎視眈眈,當看到天佑團隊不少人都出現本命元氣融合出現困難時,本來還打算打落水狗的,但卻被天佑那股拼命的魄力震攝至難以出手。

「看現場的氣氛,已經不可以對他們動手了。」那團隊的領袖之一,第三測試排名504的候傲藍道,「唯有等待下一次測試。」

看到天佑做出的努力,卻不能得到相應的回報,不要說在場的考生,連工作人員們都很替他不值,公正的心已開始偏移到想要出手幫助。

「天佑,你看看餃子師傅為你準備了甚麼?珍寶餃子!」八名工作人員利用兩部合起來的手推車,把足可把四個人包在裏面的超巨大餃子運送到天佑面前,「吃下一隻,就能夠拿到300000單位!」

天佑感激地對餃子師傅們點了點頭,就雙手捧著那個餃子舉頭就吃。

來到天佑那個境界,他已不知不覺地把煉化的能力轉化到雙手裏,其實從拿起那個餃子開始,煉化已急速進行中,食物進到他的嘴裏時,已被煉化和濃縮到差不多等於直接灌入原始能源狀態的地步,但在外人看來,天佑卻像漫畫人物般,真的把各種巨量的食物一口一口地咬著吃,其實這是不可能的。



才用了二十秒左右,天佑就把珍寶餃子幹掉。圍觀者只有激動喝采的份兒,對這種進食速度早已見怪不怪。他們已被天佑的氣勢完全牽動了心靈,對他是怎麼做到的,已無暇推敲。

就連不久前才站在人群最後面悄悄觀察的藍雪琪,都看得不禁掩著嘴巴以防自己失態。她是其中一個非常討厭第四測試的考生之一,以她的個性來說,絕對接受不了在人前如此失態。雖然在她看來,天佑現在的樣子既狼狽又滑稽,但也同時被他完全忘我的魄力和氣勢所攝服。

「畢竟任何事情只要拼盡全力去做,都應該獲得他人的尊敬。」她點了點頭,認同了天佑的努力後,便轉過身來回到自己的團隊裏繼續修練,不再注意著天佑那邊的事。

那些工作人員,也被天佑的食量激起了烹飪之魂,巨型到可供人跳進去泡澡的拉麵,把整頭牛去骨展平後烤好的巨大牛扒等紛紛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