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人生匆匆,總想捉緊時間,卻又無奈地看著光陰流去。 歲月無情,多少傷春悲秋,被淹沒在無情的滔滔江水。 偶爾於時代巨輪的人潮中靜觀,細味生活中點點滴滴。 細微如春露滴下泛起陣陣漣漪;雷動如仲夏風起雲湧驚濤拍岸。 而這一切終將掩沒在時間海裡,待到滄海變成桑田,才被裝進回憶的沙漏,默默地訴說著似曾相識的過去。



北京老胡同的一角
銀白鬍子上滿是韶華的年輪
唯獨失明的眼簾牢牢地保留著記憶碎片
是那逝去的年月與曾經熟悉的身影
徘徊於夜半的皮影戲台

一雙巧手乾澀如放久的橘子
一口地道京腔
似是淝水金戈鐵馬
也似是秋夜梧桐輕聲低訴


似是大風起兮般英豪
也似是騅不逝兮之輓歌
恰似朝如青絲,也如暮成雪

肥皂劇熒幕一轉已十年
長江千載卻在一曲間滔滔起伏
一唱三嘆
他站起來消失於人海
在大時代下無聲地訴說著自己的命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