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2014年嘅元旦遊行經歷



過往每次嘅集會遊行,警方為咗減輕一個無能政府嘅麻煩而好興「報細數」。雖然如此,但上街嘅人數大家都有眼得見,要用呢啲咁嘅技倆去蒙蔽市民其實等同自欺欺人。

可惜,今日望住集會等候區,雖然劃分咗四個區域俾市民分批出發,但事實上,等候嘅人連兩個區域都填唔滿。望住警方公布嘅數字,我竟然覺得:「佢哋終於冇報細數……」但呢件並唔係咩值得高興嘅事,當連負責維穩嘅人都認為冇必要造數,可想而知遊行對政府嘅傷害低到去一個咩嘅地步。

其實一月一日呢個日子,理應係俾一班打工仔休息,享家庭樂嘅日子,但點解都仲要企出嚟?就係因為政府不停咁利用香港人嘅大量,善忘,不停咁挑戰我哋嘅底線。好多人會話「咁我真係好忙丫麻。」,「今日元旦賽馬日呀。」,「我屋企個小朋友要人睇住架。」……有邊個唔想係呢啲節日安安樂好咁坐係屋企睇電視,陪屋企人?點解有咁多人要帶埋一啲年幼嘅子女一齊出嚟遊行?

係,你係可以有一大堆冠冕堂皇嘅理由,甚至有人覺得「唓,我唔去都有人去架啦,咪一樣。」大家試諗下,如果全部人都抱住我唔去都自然有人去呢個諗法,最後可能只係得返個發起人。如果連發起人都抱住「我唔攪都自然有人攪架啦。」嘅心態,最後得益嘅就係中央。

他日即使再有啲咩大是大非嘅議題,中央已經可以大膽講句:「放心吧,現在的香港人只是在網絡上說說而已,連上街的能力也沒了。」



眼見住遊行人龍嘅密度令不禁令我諗起隔離工展會嘅人分分鐘已經多過我哋……一邊遊行一邊望住四周嘅人,左右兩旁不乏「花生友」,望住佢哋就係企咗係到影相,凝視住我哋,但自己就係到隔岸觀火(其實都唔係用得好啱,因為佢哋都身處火堆之中)。

係遊行隊伍中我見到一個外國人,推住單車,車上掛住大會嘅口號,心入面有種無奈嘅感嘆……當連外國人都走出嚟為咗香港人爭取權益嘅時候,身為最大得益者嘅本地人竟然有一大班人係到食花生,難免心中一沉。

沿途經過一個街站,聽到台上嘅人話:「係參與遊行嘅人數入面,我哋見到香港人對爭取真正普選嘅決心。」

咁睇嚟大家都已經冇乜決心。其實都好難怪我咁消極,你諗下當你遊行個陣條路易過星期六日行mk,廣東道,咁你就知咩事……

有一本由幾位網絡作家所寫嘅文章而集結而成嘅書,係遊行中途派發,出發前有幾位朋友托我幫佢哋拎返本,我笑說:「痴線,咁易咩,我去到都唔知派哂未啦。」甚至我私下聯絡其中一個負責派書街站嘅作者,要求佢幫我留返本,以防去到已經冇哂。



點知行到去嘅時候,我仍然見到有好幾大疊係到。據我所知本書只係印咗2000本,但行到我呢到竟然仲有咁多剩。對於乜都冇,時間最多嘅我當然停低幫手派埋一份,但派到遊行隊伍嘅最尾,仍然仲有好多剩。最後,我哋竟然攪到要同其他街站嘅人以物易物咁,你派張嘢俾我,我俾本書你……其實真係完全唔合乎經濟原則……

解決完手頭上嘅書,同位一齊派書嘅作者同路,講起今日遊行嘅人數,佢答我:「睇開啲啦年輕人,行多幾次就慣架啦。今日馬場入面啲人可能仲多過遊行嘅人。」

慣?點解要習慣?政府無能,慣啦;冇電視睇,慣啦;冇普選,慣啦。乜都習慣嘅香港係咪真係好做到「平時俾開屎你食,突然俾碗飯你,冇餸都咁開心。」咁先係香港人呢?

成日有人話要包容,要接納。你平日唔出街,假日廣東道啲自由行迫爆你唔知,你可以包容;你有錢,老婆生仔去私家醫院唔洗爭床位,你可以接納;但唔代表香港人要包容,要接納呢啲咁on9嘅謬論。

今次真係古語都有云:「居安思危。」何況今時今日連安居樂業都已經係奢望嘅時候,仲要去包容無能政府,去接納「新香港人」?



記得派書期間,有位中年大叔捉住我同我講:「年輕人,香港靠你哋架啦!」

我好想同佢講,香港係靠每一個,一手一腳將香港堆砌出嚟嘅香港人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