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第一次的興奮》 阿古揹著背包,坐在機場候機室的長椅上。 他不知道這類公眾地方被布料覆蓋著的椅子會相隔多久才清潔一次,但長期安置在冷氣房裡在清涼空氣所包圍下,椅子竟讓人感受到一種舒適和安寧的感覺。 他的黑色背包已被帶著旅行數次,經歷過不同的氣候,但看來仍乾淨得像剛買來的那樣黑暗而隱約發亮。 並非特別愛惜這背包,但為了保持這種外觀,阿古每次也沒有將它寄艙運送。 從最外面的小袋口裡掏出飛機票還有在褲子後袋裡拿出護照,遞向登記櫃檯的一刻,阿古想像著目的地的機場會是怎麼模樣。 同樣會有那些令人有種歸家般舒適感的長椅嗎?牆壁是冷色系還是暖色系?四周佈置如何?等等、等等……同樣是他在上次旅遊是買到的世界地圖裡隨便點選下次目的地時想的問題。



《第一次的興奮》
 
阿古揹著背包,坐在機場候機室的長椅上。
他不知道這類公眾地方被布料覆蓋著的椅子會相隔多久才清潔一次,但長期安置在冷氣房裡在清涼空氣所包圍下,椅子竟讓人感受到一種舒適和安寧的感覺。
 
他的黑色背包已被帶著旅行數次,經歷過不同的氣候,但看來仍乾淨得像剛買來的那樣黑暗而隱約發亮。
 
並非特別愛惜這背包,但為了保持這種外觀,阿古每次也沒有將它寄艙運送。
 
從最外面的小袋口裡掏出飛機票還有在褲子後袋裡拿出護照,遞向登記櫃檯的一刻,阿古想像著目的地的機場會是怎麼模樣。


同樣會有那些令人有種歸家般舒適感的長椅嗎?牆壁是冷色系還是暖色系?四周佈置如何?等等、等等……同樣是他在上次旅遊是買到的世界地圖裡隨便點選下次目的地時想的問題。
 
阿古隨意在櫃檯的深寶藍色鏡面磚塊上輕敲著。
食指、中指、無名指、尾指、食指、無名字、食指、尾指長按。
 
感覺有點熟,但他已記不起這是甚麼曲子的指法。
 
阿古看著櫃檯後地勤人員胸前的金屬名牌。
那色澤跟他的長笛不相似,但他曾經想擁有一支像這種顏色的。在表演台上,即使演奏不如理想,但閃亮金光的輝煌多少能為他帶出一點高格調的自信。
 


長笛早已抹乾收回皮革盒子裡,因為它的作用已完成了。
 
 
「古俊聲!」
 
聽到呼喚自己的聲音,阿古站起來,轉身將盒子平穩妥當地放在棗紅色像是一般茶樓會用到的椅子上。
 
情況如現在的他,現身在人來人往的交通交匯點,但卻孤身一人。
行李必需由自己好好看守,除非那是丟失了也無關痛癢的。
 


曾經他會想像如卡通片的角色,隨身帶著樂器到處流浪。
但隨著年齡增長,不再熱衷看卡通片的阿古明白到帶著樂器的不便。
尤其是金屬製的,像獎杯、獎牌、獎狀。
 
阿古在淡黃燈光照耀下的表演台同時是講台亦是頒獎台的柚木地板上,接受他努力得來的榮耀。
獎杯的手感冰冷而實在,像一件寄艙行李箱。
 
眼看別的得獎者都有親友老師圍在一起歡呼慶祝,阿古偶然也會想感受一下那熱鬧的氣氛。
也許有點吵,不如古典樂那般協調優美。
但一家人將東西收納在一個大箱子裡寄艙的經驗,即使已長大成人的他也想體驗一下。
 
「分享」的快樂,大概跟儲滿飛行里數換取頭等機票在貴賓室沙發椅上喝紅酒的滋味是不一樣。
 
 
「古先生,祝旅程愉快。」


地勤人員遞上機票護照。
 
阿古照例檢查名字有否出錯。
 
雖然並非第一次旅行,但他盡量告訴自己要保持一種期待的興奮心情去迎接那地方才好。
 
 
每次比賽過後,乘車回家的途中他也會反覆細看獎座上的字樣。有些公式化,亦有設計典雅的。
 
他往車窗外看。
不同的比賽場地令歸途景色都不一樣,不似旅行,從機艙裡往外看怎樣也只看見同一片天空。
 
阿古呼了口氣,揹起量度過重量後的背包開始新一趟的旅途。
這次,他大概會買瓶果醬回家當手信。
 


他不曉得當地的果醬是否富特色,就如對於曾奪得的獎項,阿古從不考慮是否值得炫耀。
 
只想某次誤打誤撞下,父母看見他帶回家的東西後會窩心感動。
 
這樣,阿古便快樂了。
 
而這種快樂,他從來沒深切體會到。
所以才能每次也帶著一種如「第一次」的興奮心情出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