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名為陰陽眼的男子走上門請求師父為他封眼,師父以「事不過三」為由堅拒,及後他得陰靈之助變得財運順遂,背後原來有著一些驚人的代價...



(一)
我對八字的興趣日益濃厚,平日工作以外常常會上網摸索一些八字的命盤,原打算購置一些八字書來研究,可是想來想去都不知道哪一本好,當我深感苦惱之際,我突然想起我師父書架上不是有一大堆八字古籍嗎?何不問他借來研究一番?於是,牛便開始每日定期造訪我師父的家裡去,星期一至五晚上七時,星期六和日則是上午十一時,看完書後,遇上問題便請教師父,他往往傾囊相授,我則會請他食飯作為回報。
某個星期六我又耽在師父的家裡看書,一個人雙手擱在木桌上,依賴著窗外的陽光細看,窗臺上的盆栽散發著綠草葉的清香,沁人心脾。師父則在關帝壇前點香,喃喃自語,當我整個人專心致志,陷入沉思的時候,突如其來地,我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師父聽到敲門聲,響得如此急速,似是有重要來事,於是他快速的在關帝面前躹了三個躬,上了香,便向大門的方向叫嚷說:「入來吧!」
木門輕輕地推開了,進來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青年男子,他穿著帆布紫褐色格仔襯衣,下身穿著黑色的西褲,向師父欠了個身,便怯生生地進來。
我正面的望著他,霎那覺得他的眼睛長得十分奇怪,兩邊的瞳孔一大一少,上額甚為扁平,太陽穴之處深深地陷落,像個低窪的地段,綿延下來,突出豐滿的雙頰,面形恰似一個保齡球瓶。
那男子面帶愁容,徐徐地走到師父跟前,說:「師父,還是不太行呢?」
師父回話說:「怎麼?還是不行嗎?那沒法子了,這是你的緣了。」
那男子開始著急了,央求著師父道:「真的不行嗎?我被那些東西折騰死了,這幾十年來,我沒有一天晚上是睡得穩的,我實在不想過那種生活了。你再幫我封多次。」
「這些年來,你不是找我好幾回嗎?」師父突然拍一拍他的肩膀道,「阿深,不如你拜我為師吧!師公說你有天份,你利用上天賜你的陰陽眼,為人驅鬼吧!」


阿深快速擺開師父的手,說:「不要!你之前跟我提過,我不是已拒絕過嗎?我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況且我現在結了婚,有了女兒,實在不想沾染有關這方面的東西。」
僵了一會,師父想不起任何可以安慰那男子的說話了,只淡淡然地說:「那好吧!你決定,但你要我幫你封多次,真的做不來,這是緣份。」
「那好!」阿深聽出師父無能為力的語氣,覺得師父故意不幫助自己,深深不忿。遂一個人箭步地走出屋,大力地關上大門,砰的一聲,整間屋恍似地動山搖。見他忿忿不平的樣子,引起我的好奇,我遂問:「師父,他是誰呀?」
師父嘆了一口氣,便說:「他叫阿深,我認識他比還認識你要早。」接著他在屋內踱了數步,繼說:「小時他住在旺角附近,當時由他媽媽帶上來,那時他十五歲,他媽媽說他常被鬼魂騷擾,上門求我幫他封陰陽眼,我幫他做了一次,結果不出五年,他那時已成人,便親自上門告訴我自己重新看見了,我隨即幫他封了一次,第二次維時更為短暫,短短三個月內他又復發了,我跟他說,你一生只有三次機會封陰眼眼,如果三次均不成功,可能一輩子亦是這樣子,故此他有一段時間沒有找我,直至他結婚前,他向我訴說他想真正投入婚姻生活,不想再見到那些骯髒東西,所以又找回我,我為他作了最後一次封陰陽眼的法事,但剛才你不是聽見了嗎?他女兒出生後,他的眼睛見回那些東西了。」
我問:「那為何不跟他作第四次呢?」
師父答:「每個人都有他的緣份,上天註定要他擁有這方面的能力,事不過三,我無謂逆天而行。」接著師父換了一個口吻,掃一掃他灰白的鬍鬚說:「不過你不用擔心,他只是一時慍怒,不出三天,他會找回我了。」
「哦。」故事結束,我聽完師父的解釋後,沒有再深究方才的一幕,繼續專心的看我的八字書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