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學畢業後,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升讀,渾渾噩噩的隨意找了個工程行業的短期課程,它保程讀兩個月後就能夠找到工作,眾所周知,工程是條不歸路,絕對能孤獨鬼令人中途轉基。
                                   
就當我在課室中和同學閒聊時,鄧泳芝傳了個訊息給我,這是她自從上次後隔了三個月的再次對話。
                                 
「你二十二號得唔得閒?」熟悉的名字又再次出現在電話螢幕上。
                                   
相隔三個月能夠再與她聯絡的感覺依然震撼,不知道她這幾個月來是怎樣過,在晚上又有沒有想起過我,或是後悔讓我離開。
                                   
收到的一刻我自覺不是孤獨,她的難得主動更顯得珍貴,她每次找我都是以問題開始,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做咩事。」我退出同學的範圍,找個地方專注用電話。
                                 
「麗佢就快生日,諗住個日同佢慶祝,你黎唔黎?」
                                 
「好呀,不過要買咩禮物比佢?」我都不怎麼忙,她問到我當然不會拒絕。
                                 
「唔洗架,有人同佢慶祝,就算我送粒糖比佢都開心。」
                                   
她又是這樣變幻無常,這又可以算是她的優點,亦因為這樣,每次和她的“重逢”都有所不同,唯一相同的,就只有每次為我帶來滿足心癮的興奮。
                                   




她不是其中一員,卻召集了 ignore 區的人們在二十二號一齊慶祝,我提議大家預早一個星期找天出去買禮物,看有沒有毛公仔適合,不過日子臨近卻無人願意出來買,我在群組中忍不住發了個脾氣,因為這樣的話我就少了個見鄧泳芝的機會。
                                 
「你唔好嬲啦。」她私底下找我說,她這次再出現後的表現都比之前很不同,我非常肯定以前的她是不會這樣做。
                                 
「我無,只係唔鐘意佢地一開始又話得,依加又唔出,佢地都唔係有心買。」
                                 
「佢地肯出黎慶祝咪得囉。」
                                 
「咁唔買禮物?」
                                 




「大家都唔想出,咁唔送都得嘅。」
                                 
「你無問過我想唔想出。」這樣說很突兀,不過我在她面前已經無甚麼好隱藏的。
                                 
「咁你想唔想出?」她真的說出我最想要的答案,很不可思議。
                                 
「出,我地兩個出。」
                                 
「好。」真的這麼順利?
                                   
到了那天我們就在天水圍的新北江等,走了一個圈很快就找到了一間公仔店,老闆娘誤以為我們是情侶,推介了一隻粉紅色的傻豹。因為鄧泳芝喜歡,所以就買了它。會不會有一天我能夠真正的送她一隻毛公仔,然後她在睡覺時看見她就想起我,想起曾經有過我一個死纏難打的人。
                                   
於是一路上她就雙手抱著那隻傻豹,好像真的那就是她的一樣,如果我的幻想實現,那真的是我送給她的禮物,她還會那麼滿足,那麼珍而重之嗎?
                                   
為了能見她耐一點,我說要走路到一趟銀座,再順路送她回家。




                                   
好好先生就要送回家,不是嗎?神奇地,並肩踏在土地上,一直纏繞我們的尷尬減退了,不過依然頑固的打死不願走。她始終不給我送到樓下,這條線似乎無論我們距離有多近都無法沖破。
                                   
我跟她從未如此相處過,幾次的“電話粥”,知道一點她的生活;她一個人遊蕩,她在家打掃,她想種什麼植物,她的朋友在 facebook 分享短片給她,她看了那部電影,她發夢夢見什麼,她聽了我為她推介的歌曲,她出外忙了買什麼東西,她夜深洗了頭不願意洗頭睡覺.......
                                   
她原來也懂得笑,在生日派對上,我為她和主人翁用即影即有相機拍照,因為拍這種照片不能留有太多背景,所以在長枱的阻擋下我只好俯身來拍,拍了幾張失敗之作,「喂,你做咩係咁笑啫,你郁黎郁去叫佢點影呀。」她的朋友向她埋怨,她不知為何失控的笑起來:「咩呀,咁我見到佢就覺得好好笑呀嘛。」她指著我說。
                                   
她原來想去看一年一度的楓葉,就約定那天一起去看!
                                 
「下個星期四係唔係去大棠睇楓葉?」快到約定的日子了,我腦中已經不停想到時會發生的事。
                                 
「我星期四唔得。」
                                   
..............................
                                   




就在她說完這句後,我們就再沒有聯絡.............
                                    
                                   
很虎頭蛇尾是吧?
                                   
現實就是這樣。
                                   
每個人對每件事都有不同反應,我在她說星期四沒有空後,只勾起了我從前所有的回憶,一切好像又回到起點,我跟她依然沒有進步過。已經沒有多餘的想再約時間,因為只有那個時期才能看到最美的楓葉。
                                   
時機不對就是不對,不對的時機做什麼事都是徒勞無功。
                                   
現實就是,有無數段關係,在無聲無息間失去。
                                   
就算我說出多想離開、即將離開,都沒有用,因為最後我一定離不開。
                                   




但其實真正的離開,總是不吭一聲,不可預料的。
                                 
「你要點先肯放棄?」
                                   
記得她問過我這一個問題,她當時只想當下不再給我煩著,想我知難而退。
                                   
這個問題我自都問過自己,為什麼總是對這麼一個女生固執,寧可放棄一個對我好的女生都要繼續嘗試。
                                   
可是,為什麼我要放棄?就因為她不美,因為她是一舊屎,我依然對她念念不忘,我才可以絕對肯定,我是真的喜歡她。
                                   
或許,只要我當時不常常在她面前擺出不在乎的臭臉,不任由自己的情緒控制帶我做出傻事,不做出表白........
                                   
要說到放棄,不如說是後悔使我意識到所有事情都不可挽回,我才會被迫放棄。
                                   
放棄追求她,是行為上,可是永遠最大的敵人都是內心。我可以放棄,但不代表我已經放低,我依然可以不死心。




                                   
當我真正心死時,已經是畢業的兩年後。
                                   
我一家搬離了天水圍,而我也找到了一份兼職。當一晚放晚時,因為家附近沒有餐廳,只好坐小巴到元朗找吃的。
                                   
剛落車走到水車館街對出的一個紅綠燈時,在對面馬路的人群中已經看見一個極之熟悉的身影,她的動作神態我一眼就知道,是鄧泳芝。
                                   
她一個人走著,就消失在人群中,我的心一時像被捶擊了一下,當感到血氣開始回到正常時,便以比轉燈稍快的時機沖過對面馬路,一直盯著她曾經出現過的一點看。
                                   
見到她又如何?我一直問自己,雙腳就不斷行。我肯定是她,即使不知道要對她說什麼,但我就只想跟著去。
                                   
過了馬路望向她走過的方向,在我面前的是一間 ok 便利店,除了這裡她應該不會去其他地方,直覺告訴我她就在那裡面。
                                   
我的行動比思考快,一下就走進了便利店,在裡面最左邊的一行貨架前,果然見到她的背影,正走向雪櫃,應該準備買野飲。
                                   
即是說站在收銀處前的我還有時間想要跟她說什麼,於是我就就呆站在收銀處前等運到。
                                   
其間注意力放在眼尾,等待她從貨架之間走出來。
                                   
很快,穿著黑色衫的她走了出來,我更專注地用眼尾觀察她,正當我準備轉頭裝作剛好跟她碰上時,發現她先是急停,不到一秒的遲疑,然後轉身縮回雪櫃的角落。我知道她看到我,但她第一反應是逃避我,我頭部僵硬,注視著前方,身體沒有動作,其實內心已經不停翻滾,本來如鹿撞的心在一輪猛烈的掙扎後停頓了似的。就如打杖一樣,敵軍是所有我對她的情感,士氣高昂的我軍在萬千火力下,把敵軍完全殲滅。
                                   
喜歡一個人,三秒是定律,眼神對上後三秒內必須上前結識。本以為不可能做到的,要放棄一個人,實際只需要稍多的時間。
                                   
這是一場死局,在便利店中原來有出售覺悟,無論我如何努力,她最根本上都不會接受我,在她的潛意識中,只有逃避我這個想法。
                                   
為了看上來有點目的,我隨便增值了百達通,然後就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便利店。
                                   
這下她就能夠重見天日,走出冰冷的角落,回復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