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
「喂? ……誰啊?……幹嘛又不出聲!……幹!」我把電話通話關掉,
「幹嘛?又是那個只會發出沙沙的聲音的通話嗎?」我的知己- 家明喝著咖啡說。
「幹! 不要再說了,自一星期之前那個電話開始直至現在,我都發著同樣的惡夢啊!」我托著頭,無奈地說。
「可能是你的聽力和心理同時有毛病哦喲!」家明嘰笑著我。
可是這話一說,我的頭就痛了,雖然小時候都有這樣的情況出現過,
可最近的頭痛病情又好像加重了,難道真的要想家明這樣說去看醫生就沒有事…? 可是種種的事情未免太巧合了吧?
正當我在愁眉苦臉在思索中時,一把熟識的女聲傳入我耳中,
沒錯,她不是我女朋友,而是我另一位青梅竹馬的好朋友,曉晴。



「嗨!紫菜!」曉晴穿著白色背心,黑色的胸圍若隱若現,帶出一點神秘感,還穿著一條短牛仔褲,顯出一對修長而白滑的美腿,
但是我知道,這些機會並不屬於我的…
題外話: 曉晴叫我作紫菜是因為我那個「好媽媽」把我的名字改作「蔡氏」..只能說Hi Auntie..
「臭紫菜看夠了沒有?」曉晴帶點輕挑地說著「我都說我知道我美..我可愛動人…我閉月羞花…我國色天香…」「他媽的,你夠了沒有!我約出來不是聽你說廢話的。我可以說話了沒有?」連我自己也被我哪裡來的勇氣嚇了一大跳,何況是他們兩呢?
曉 晴咬著新來凍奶茶的飲管,心有餘悸地看著鄰枱,我看她沒有說話就開始我偉大的演講了。「你們都應該知道最近學校的事了吧,最近學校失蹤了好幾人,這幾人的 父母都說他們沒回家一星期多了,雖然全都報過警但警方都只是說盡力找了也沒有線索之類的說話就打發了那些父母走了,大概除了是我們學校我學生外,就沒有什 麼共通點..」
糟! 我的頭痛又來了.. 曉晴好像是知道了我的心一樣,擔心的說著:「頭又痛嗎?」我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我閉起眼並在太陽穴中不斷反覆按摩希望有助抒緩。
家明繼續在電腦上拍拍地搜尋著什麼,然後嘆氣說著:「看來這件事並不簡單,這事件都算是大事件了,但連新聞、討論區都沒有人說過半句話,這代表了...」「這代表了有人幕後控制著這消息?」我問。「BINGO!」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