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身體殺累了,或許是我的禱告給聽見了,又或許只是一個巧合。我遇見了它。
 
  容許我把它當作死物,因為在我的世界,它只是個死物。一件唯一能在這個世界走動,心跳,說話的死物。它就是我在這個世界第一次接觸到的「美」。由於我是第一次聽到聲音,第一次看到那個叫「笑」的樣子,很多很多第一次……
 
  我們住進了深山,它教我說話,寫字,聆聽。三件「人類」天生會做的事情我用了十年時間去學。然後它教我尋找自己。首先要為自己定立規則,但這些規則可以打破,可以遵守。打破了的規則就可以說出來,寫出來。遵守了的就銘記於心。
 
  我試過很多次想把它「殺」死,讓它變得跟「普通人」一樣,但每次一看到它「笑」,我就失去了「殺」這個「本能」。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學會了「時間」,「空間」,「世界」,「地球」……
 


  我開始感覺到自己掌握了一切一切,除了殺死它,我已經可以控制到身體做任何事情。我開始跟它對話,第一次的對話。
 
  它:「你係時候幫自己改個『名』。」
 
  它聽完之後,慢慢走近我,把我頸上的「I」給抺掉了。然後我本能的「殺」了它。它不再走動,不再心跳,不再說話了。變得跟「普通人」一樣。那個神再次把記憶交給我,我的眼淚再次止不往的流下來。
 
   我明白了,原來它最後要教我的是「回憶」,我記起,她也是曾經頸上有「I」的紋身師,她叫顏冰,我的師傅,一個把整個紋身師世界都說給我聽的,最偉大的那個紋身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