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讀著報紙:「玄孫以一招『牽手引弓,文明紮於弦上箭』令整個局面持平…」
 
  冰:「你明明有能力阻止哩場戰爭,點解你唔落山幫下佢地?點解要留係度日日幫自己紋身?」
 
  傲天:「能力越大,因我而改變既事會越多。我唔想哩個世界再因我而改變。我所做既事已經太多喇。」
 
  冰:「就係你能力大先更加要去改變,而家有一班人係玉龍灘打生打死,連香港都搞到立立亂,點解你仲要困自已係度。」
 
  傲天:「就係因為我之前幫左佢地,先會引發哩場戰爭。」
 


  冰:「咁你更加應該去收拾番個殘局,而唔係留係度就手旁觀!」
 
  傲天:「你點去介定我而家係收拾緊殘局定就手旁觀緊?」
 
  冰:「我唔知!我唔理!總之而家山下有人因為你而要流血要死,你坐係度乜都唔做就係唔岩!」
 
  冰氣得面紅耳熱,一副快要哭的樣子。而傲天卻只是平淡的繼續完成他的紋身。
 
  冰:「好吖!你話過我帶壞人黎你就幫我趕走佢地,我而家就自己落去將壞人帶番上黎!你留係度啦!」
 


  冰一人氣沖沖的離開了穴室,而冰不知道的是,傲天為了守護「黑王」、「水猿」、「玄孫」三人合力想要搶走的她,已經失去了大部份的魔力。

  然而沒有他,冰跟本離不開這座玄空山。
 
  因為在傲天完成了「后羿之弓與箭」後,山頂上的雪湖狼群已按捺不住開始接近這個穴室。冰在踏出洞穴之際就看見純白的雪湖狼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