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微笑輕輕的向左側身閃開,同時抽出久未使用過的紋身筆。怎料狼王在空中扭身,一頭撞向他。他始料不及,被撞飛至三米外。
 
  狼王隨即衝上,他緊握紋身筆,終於擺出認真的架勢,在狼王再次飛撲之時,貼地向前在下方滑過,同時用紋身筆在狼王肚下快速畫上符號。
 
  「嗷!」,狼王轉身定睛看向傲天,發出提高戰意的低吼,其他雪湖狼像聽到哨子聲響一樣,同時停下對冰的追逐,轉頭看向這場人狼對決。
 
  這是雪湖狼群對敵人的最高敬意,只有幼白狼與老狼王對決時才會出現的畫面,由雪湖狼圍成圈,看著這場「勝者為王」的對決。
 
  傲天轉著筆說:「冰,你咪話想養佢既,幫佢改個名丫。」
 


  還未搞清狀況的冰叫道:「叫小白丫!」
 
  「嗚~」眾狼群同時高呼一聲,傲天隨即把紋身筆飛擲到狼王的眉心,一點黑從眉心化開漸漸把狼王染黑。它發出淒厲的吼叫,傲天一手接回紋身筆,一手按著它的眉心,一躍騎在狼王身上。
 
  他一邊緊抱著在發狂亂跑的狼王,一邊極沉穩認真的把「小白」二字寫在它後頸。在黑色的氣擴散至後頸之際,「小白」二字就寫完了。
 
  同時「小白」肚下的符號,以及眉心的黑點全都消散了。留下的就是「小白」二字,和一聲響徹雲霄的吼聲。
 
    其他雪湖狼聽到這聲後,都開始離開山頂。
 


  傲天就這樣繼續抱著「小白」,在牠那從前受了傷的耳邊一直低聲說著甚麼。
 
  冰慢慢走來撫摸著這位新同伴,卻沒人在意這族的雪湖狼群要怎樣過著沒有王的日子。
 
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