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伯:「全體撤退,死守玉龍灘!」
 
  傲天看向黃伯:「玉龍灘『人王』,黃伯。」
 
  黃伯:「雪湖狼王都比你用紋身筆就改左名做小白,好一個寂寂無名既紋身師丫。」
 
  黃伯伸出手示好同時道:「放低支筆先,我得哩粒孫仔架咋。」
 
  傲天隨即放下正要畫向少年的筆。與此同時,黃伯亦撫撫冰的頭說:「放心,有我係度一日,玉龍灘冇人可以傷害到呢位小妹妹既。」
 


  傲天不經意一笑,握著黃伯伸出的手:「我叫傲天,的確係一位寂寂無名既紋身師。」
 
  黃伯:「有冇興趣係度開番間紋身店呀?包你生意興隆。」
 
  沒等傲天答話,冰隨即道:「好呀,之前佢間鋪好日都冇客人黎,黎親都係麻煩人。就等佢係度開番間,幫下人都好。」
 
  黃伯:「哈哈,好!咁就一言為定!乖孫,陪姐姐去睇下有咩好鋪位。我同天仔傾下計先。」
 
  剛才還奄奄一息的少年,如今已經能下床,帶著冰離開。
 


  傲天不放心的說:「冰,帶埋小白去丫。」
 
  在二人離開後,黃伯點起一根煙説:「係玉龍灘做紋身師,有三個規矩。一,你想紋乜野要同客人商量過先,客人同你都點頭先可以紋。二,所有有關紋身背後既意義都要保密。三,不論任何方法你識紋身就可以做紋身師。」
 
  傲天:「三,所有玉龍灘既紋身師要經我批准。」
  
  一九一二年,香港大學正式辦學,同年十一月,香港紋身師協會亦秘密成立。
 
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