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世界上有很多以「師」為名的專門職業,例如律師、廚師、教師等,而我的職業亦是以「師」為名,名為「逆勝師」。



《逆勝師》01

世界上有很多以「師」為名的專門職業,例如律師、廚師、教師等,而我的職業亦是以「師」為名,名為「逆勝師」。

故名思義,我的職業是為「勝利」而生,專門去幫客人得到一些認為需要贏取的事物,「逆轉」人生困境。而當中超過八成找我幫忙的客人,都只是沖著金錢困難而來的。

我當然理解,金錢在現今社會的重要性,但畢竟工作的日子久了,見得太多人為財而生,同時亦為財而死,在經歷過這些死生契闊之後,亦少不免會對過於看重金錢的人產生抗拒感。

所以經歷超過十年「逆勝師」的生涯之後,我已經決定了,不再接收有關金錢或物質的工作。



不過天意弄人,人生就像老土的電視劇情一樣,你愈是想去逃避某些東西,它就愈會死纏住你直至最後。

「阿祺,你幫多我一次,好嗎?」
堂哥又再因為賭錢欠債,希望我幫他想方法贏錢還債。

對,死纏著我的就是堂哥樂高。

樂高的人生非常特別,最特別之處莫過於曾經歷數次意外,徘徊死門關之間,但每次都能夠繼續生存下去,可說是極之命硬的一個人。

所以我從來未擔心過他,亦相信在沒有我幫助之下,他依然能夠找到解決方法。



「不行,我說過不接與錢有關的工作。」我用上斬釘截鐵的語氣,不想給與樂高任何希望。

「一場堂兄弟,別見死不救好不好?」樂高果然沒有那麼容易放棄。

「別說了,我現在要去開工,你自己想方法吧。」說罷我就走向辦公室門,準備出外工作。

「啊!對了!」我向著大門舉起右手手指公,然後回望辦公室。

回頭那一剎,我留意到樂高有一絲希望的表情,可惜我並不是為他回頭。



「小楠,記得幫我準備一下今晚要用的工具,回頭見。」我出門前不忘提醒一下小楠,因為今晚挻重要的。

「知道了,你要努力哦!」小楠單起右眼擺出一副可愛的臉。

確保小楠記得要做的事之後,我就繼續向我住右手指公開始唸起咒語。

「轉!尖沙咀碼頭。」

每個「逆勝師」右手五指上蘊藏住不同能力,我右手指公的能力就大概如隨意門一樣,能夠馬上帶我去曾經到過的地方,這種能力稱之為「轉」。

隨住唸完咒語,眼前境況馬上轉變為尖沙咀碼頭,而且海風颯颯。

來這裡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幫助天生失明的阿海。



阿海自出生便失明,不能夠如正常人生活,而且因為失明,極度自悲。自從父母於早兩年相繼去世,他就更失落,覺得生無可戀。

對於失明,縱使是身為「逆勝師」的我,亦無能為力,不能夠逆天改意。

所以我要改變的不是天意,而是心意。

「阿祺,這邊!這邊!海仔在這裡。」我聽到碼頭旁邊有人呼喊,她是我女友㬢晴,同是亦是一直照顧阿海的社工。

「海仔!㬢晴!不好意思,要你們等。」我邊喊邊跑到他們身邊。

「唏,海仔,知不知道今天來這裡做什麼?」我馬上進入主題,向阿海提問。

「不知道,反正我什麼都看不見,做什麼都一樣。」阿海反應依然冷淡。

他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因為他本來就自殺過幾次,打算尋死。因此來找我幫忙的人不是阿海本人,而是㬢晴。她不想阿海再自暴自棄,放棄人生,所以想我幫忙。



「海仔,今天一場來到,難得可以呼吸新鮮空氣,你就試試我的方法,說不定有意外收穫。」我嘗試說服阿海試一試我的方法。

「好呀,什麼方法?你想我做什麼?」阿海雖然口裡答應,但臉上依舊沒有一絲希望。

「很簡單,我知道你很喜歡音樂,我要你在這裡演唱。」對,我想阿海像一般在海旁演唱的藝者那樣,去唱出自己的世界。

「哼,有什麼意義?」阿海當然不認同。

「你盡管試試,若然沒有任何效果,你想我做什麼都可以。」阿海見我胸有成竹,就沒有再多說話。

他慢慢地提起旁邊那支結他,那支我吩咐㬢晴為他準備的結他,然後雙手放在適當的弦上,漸漸奏起音樂。

「啊!我知!我知!我知道是什麼歌!」旁邊有一個少年興奮地對著身邊的朋友呼喊起來。



「很多人都知道吧,就是你是我的眼。」少年的朋友馬上就道出正確的歌名。

這首歌的確是無數失明人士的心聲,道盡了他們的內心世界,辛酸悲苦。

「如果我能看得見,就能輕易的分辨白天黑夜..」

阿海從前奏差不多唱到副歌,無數的路人都被他深深地吸引住。

人人都等待著他唱出歌曲的高潮與精髓。

他,不負眾望。

「你是我的眼,帶我穿越擁擠的人潮....」

一輪掌聲隨高潮而至,為阿海的精彩演出鼓掌,場面令我毛管直豎。



「雖然阿海唱得很好聽,但你請來的臨時演員都十分專業,懂得製造氣氛,做得好!」㬢晴拍一拍我膊頭並輕聲地在我耳邊說。

「我沒有請臨時演員,他們真的是路人。」我輕描淡寫道出真相。

「吓?」㬢晴的表情告訴我她很難相信。

「對啊!路人不是我請的,不過我是有心帶海仔來這裡撞路人。」㬢晴聽完一臉不惑。

「我知道今晚有一間失明人士中心搞活動,不少熱心的義工會帶失明人士來這裡,感受香港海旁的夜晚。」

「我想海仔在這裡演唱,對住一班身同感受的過來人,用歌聲訴說感受。」我開始逐一解釋。

「我相信海仔現在最需要的,不是任何人的同情、憐憫或幫助,而是別人的認同,這裡圍著聽歌的每一個人,剛才已給了他很大很大的認同。」

「要一個人努力生活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找到生活的意義。」我道出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你...沒有用任何能力?」㬢晴充滿疑惑地問。

「當然沒有啦,這些簡單案件用不著我的能力。」我傲慢地回答她。

「哼!你最叻!」㬢晴裝模作樣,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我們走吧!」時候已經不早,我安排了活動今晚與㬢晴拍拖慶祝三週年紀念。

「我們去哪裡?就這樣掉下海仔?」㬢晴明顯完全忘記了週年紀念的事,在感情上完全展現了一個傻大姐的個性。

「海仔我已經安排人照顧他,你放心吧,就這樣乖乖跟我來就好了。」她見我那麼堅持,就沒有再追問,然後安靜地站好,準備跟我去目的地。

我左手搭住㬢晴膊頭,然後伸出右手,舉起手指公,再次準備唸出咒語。

「轉!河口湖.....」
咦?為什麼平常唸咒的魔法藍光沒有出現?
沒有任何事發生?

「轉!河口湖.....」我再試多一次之後,但都依然沒有反應。

一切來得十分平靜。

「你可以逆轉別人的人生,但你自己的人生呢?我很想知道你能否逆轉。嘿嘿嘿!」
一把詭異的聲音突然在我大腦中出現,是幻覺?還是其他東西?

「啊啊啊....!」我抱著忽然出現劇痛的頭部,雙腳同時感到無力.........

「阿祺!阿祺!發生什麼事.......」
我隱約還聽到㬢晴在叫我........

....................
.............................
......................................

(喜歡請到Facebook 讚好專頁及分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