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叮叮』突然,響聲四起,我馬上走到大廳中央,只見其中一幅牆突然分開,打通了一條通道

再看看電視那邊,只剩下十秒時間

看來,只好硬著頭皮跑進去了!

這一條路,空氣是冷的,感覺似是醫院那道通道通道...

欣,一定要等我...



一推開門,到了一個大型的廣場,場是一個圓,很大的圓,而在圓周上,平均80米便站著一位『參賽者』。

『畢畢~』一陣似是籃球比賽結束的聲音傳來,看來剛才的倒數已經完了

場上靜得有點可怕,大家也不敢說話,只呆呆的站在原地

我集中在這廣場上,一面平坦,加上那剛剛的那段話,讓人有種大型混戰的氣氛

突然,廣場的中央升起一條發出藍光的巨柱,而站在巨柱上的是一個大型的螢幕和一個男人,又是那位帶面具的男人



『Welcome ,welcome !各位玩家』他邊帶著那奸笑說道『好高興咁帶個消息比你地聽,頭先有三個人唔小心留左係房入面,』他笑得不能控制般『已經比毒氣毒死左啦!』

隨後大螢幕播放了三個畫面,三位青年皆七孔流出紫血

他這樣一說,全場靜得雅雀無聲,沒人夠膽發言。『大家記得唔好步佢地後塵呀,哇哈哈哈哈』他笑得整個人跪了在地上

『大家唔洗咁既樣喎,死亡,不是很有趣嗎?』

『言歸正傳,等我為大家講解下以下既game。唔知大家有無照過鏡呢?大家係呢個舞台上,都會擁有一種特別技能,當然係有原因先分配呢種技能比你,呢一方面就靠大家自己思考了!而你地第一個熱身遊戲,無他,無人數限制,大家只係要係兩小時內,跑到呢條柱到就可以進入下一關,反之,嘻嘻。各位good luck』他保持著奸笑『當然,你也可以阻止其他玩家到達終點啦』說畢,他便在空中化為煙霧消失。



螢幕上也出現120:00的時間,答的一聲,比賽正式開始!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痛覺隨即而來,看來果然不是夢

既然,留在房間的會死,過不了這一關的恐怕也...

『我還不想死』
『什麼願望的我不要了!』
『可惡...那個變態』經過那一番解說,現場變得好不熱鬧

在場人士分為兩大派系:求生和放棄

我沒忘記啊欣,沒有她,我比死更難受!我既然要賭,就要把所有押上!

我馬上拔足,這種距離對我來說太輕鬆了!



地面突然出現劇震,露出地面的,是一幅又一幅綠色的高牆,把我的去路阻斷了。

我來即後跳兩步『迷宮?』我不禁低說暗說

果然,沒這樣簡單。

看著那高牆,大約有30米高,牆身有電流包覆住,要跑到終點,看來只能乖乖渡過這個迷宮吧...

在這漫長的路上,我又想起了她

==================================================================================================

我是一位大專生,沒有特別高大的身材,喜愛打籃球,也在這個熱血的運動的認識了她,那一個從此對我無比重要的女人。



我們從小便認識,不過只是點頭之交。真正成為密友,是中六那年

那天下午,我照常到球場打球,誰不知一個失手,我把球掉中了一個女孩。

『是那個白痴坐在球場旁卻毫不警剔呀』我不好意思的走過去,原來正是她。

她就像個瘋子一樣,竟然在那草堆上描繪那花花草,那可愛的專注面蛋,和不怕骯髒的男子氣深深把我吸引住。

就在那天,我們重逢了,也發展下去

我...真的好愛她,沒有她,我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
『絲絲絲絲絲』突然一絲嘈雜聲從後傳來,把我驚醒,回頭一看,一條鎖鏈向我飛來



我馬上往後跳,用手術刀打在它的尾端,讓它困在刀上。

『反應幾快呀』一名青年用手拉扯著鎖鏈,對著我說。

我們互相角力,但明顯他比我更有力氣,我只好把手術刀扔向他。而這位青年向地一揮,把手術刀粉碎。

他是一位俊秀的男生,身型跟我差不多,約1.8米高,可是體型比我強壯得多,而最大的特點是,在眼角處有著一道長長的疤痕。

『點解要咁做!』我問

『少一個對手,我就多一個機會贏到呢個比賽!』他咬緊牙關的看著我。

『為左報仇,我一定要出到去!』他說

報仇?到底...



當我還未能回話,第二波攻擊已經來了,他不停用鎖鏈向我掉來,讓人不能靠近,

我像是瘋了一樣不停把手術刀扔向那個男生,而一一也被他的鎖鏈擋下。

我試著突破他那進可攻退可守的進攻方式,可是他以強壯的手臂不停揮舞著鎖鏈,根本上無一位置能空出多於一秒

在我眼前,只是個嚇人的死亡領域

步步進迫下,我被迫至死角。

『最後一擊了,對唔住,我要生存落去!』他讓鎖鏈直飛向我,時速高達200英里,比世界杯那些入球還來得快

後無退路之下,我只能看著那快得宛如子彈的鎖鏈向我飛來。

我要下來陪你了嗎...欣

一切也開始變慢,原來快要死的感覺是這樣嗎?

這也是你最後一刻看到的畫面嗎?

在那跑馬燈中,有我的出現吧?

我閉上眼,吸著人生最後一口氣

全世界變得十分寧靜,靜得連蚊子拍翼的聲音都能聽見

『滋滋滋~~』一些讓人耳嗚的聲音在後方傳來

沒錯了!是電!我馬上張開雙眼,向下伏低。

他的鎖鏈擊中牆壁,電流透過金屬傳到他的身上,把他電得半死...

他躺在地上,流著眼淚,看著天空

『可惡...那班強盜...我一定要...捉光他們...爸...』他失去了意識...

真是一個可憐的男生

看著他,我突然感到人的自私是多可怕,

在這裡,每人也有著一個欲望,卻需要稀牲其他人來成全...

因為想把仇人繩之以法,所以以鎖鏈作人物設定,那麼我的醫生套裝...

我把手伸進衣袋裹,那兒空間竟然大得可怕,似是多啦a夢的百寶袋一樣

我用冰袋敷在他那電得燒傷的右手上,也造了一些急救,然後轉身就走。

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我的能力竟然是個healer...真是的...

看來,除了能開個藥廠之外,我在這根本毫無優勢...

到達了目的地,時間還剩下10:57

而已到達的人已有一百多人了,各人也坐在一邊睡著了。而在終點處,竟然發現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