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抹過淚水,便裝作沒事的回到課室去,對於別人的關心,她也只是隨意作個藉口混過去。她全程沒有望過Henry,怕看見他的若無其事,會令自己崩潰。
  小息的時候,Edward忍不住,跟Henry說了兩句:「Henry……其實你有沒有想過為何Jessica哭呢?」
  「我撚知。」對於Edward無端化身認真撚,Henry擺出一個膠樣。
  「其實她那麼用心製作一個IPhone case給你,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珍惜的……」
  「所以她就為了那一點事哭了?無聊的煩膠。」Henry得知真相,反而更煩厭。
  Edward聽到他的回應,十分失望,慨歎士兵明知這種心痛失望,仍毫不同情的,以同樣方法對待自己的兵,於是轉身走了。
  豈料他一轉身踢個三分波,Jessica已像挨了百多個波餅的站在他身後了,Edward尷尬的離去,留下了Henry和Jessica二人。
  「你要知道,能得到Anna的IPhone case是很幸運的,你應該替我高興呀!」面對Jessica,Henry極力把自己的所作所為合理化。
  「為了弄這個東西,我的左手全是傷痕了……想不到你用了不足一個月,便跟別人交換。」Jessica低著頭說。
  「那她就是這麼早說嘛……」看著Jessica貼滿膠布的左手,Henry內疚起來了。


  「我知道女神很重要,但難道為了女神,你就可以不顧及朋友感受嗎?為什麽你還可以這麼理所當然!」Jessica忍不住,哭著向Henry怒吼。
  Henry歎了一口,終於說:「我知道了,對不起……但現在我真的不好意思問Anna拿回來……」
  Jessica沒有妄想過Henry會取回IPhone case,她以沉默表達了絕望,想轉身離去。Henry見狀,一手捉著她,緊張地說:   「不要這樣啦!雖然我沒有用那IPhone case,但你的心意我也有放上心呀!我都已經認錯了,要怎樣你才原諒我?」
  Jessica一聽到這句,整個人也融化了。她抺了一抺臉,深呼吸了一下,調整好思路就說:「要我原諒你也可以呀,我要CDG最新出的那個IPhone case!你送我半個吧,不要說我沒人情味啊!」Henry聽到之後一恍,但仍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好了好了,明天便送給你。」
  「Yeah!明天給你一半錢吧!」Jessica高興得破涕為笑,了解Henry的她,知道Henry並不富有,也不會勉强他送貴重的禮物,只求半個IPhone case便足夠了。
  二人隨著鐘聲,回到班房去了。此刻的Jessica滿懷希望,FF著她會如何把那未到手的IPhone case,當作寶物般看待。
  你的衝動一句,也使我滿懷希望,假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