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後一定會恨我,恨我今日冇盡力阻止你。」
最後我都勸唔掂呀Q,而我又冇阻止佢做手術既權力,就只能親眼送佢入手術室,而我心入面只祈求佢能夠安全度過。
手術順利完成,我鬆左一口氣。但,呢個只係開始,復完既過程先係最痛苦既。自從呀Q入左療養室之後,我就冇再巡過療養室,因為我真係唔敢,唔敢面對佢。我唔知佢而家既心情係點,係憤恨,絕望定悲痛?我都好驚去知道,好怕見到佢係到受苦,好怕見到佢比死更難受。我希望我地重逢之日,佢已經浴火重生,咁樣可以免卻我既傷痛。避免去巡邏療養室既我,變左經常去練槍區到練槍,當做宣洩一下情緒。有時仲會同呀風,小七摙下槍咁。

今日又係練槍區見到小七。
「Nir!你又黎啦!」小七微笑咁講。
我無視佢,行過左佢,幫槍上子彈。到佢望住我,再同我講野既時候,我先會回應佢。算係一種對佢既治療,或者訓練?佢自己都明白我係想幫佢。
「Nir!你睇下我練成點?」佢望住我同我講。
我見到佢望住我,笑左笑,講:「好!」之後我就企左係佢後面幾步睇。點知睇睇下,我又諗起呀Q,就陷入沉思之中。小七另轉頭望我,諗住叫我比d意見,但就只見到我失神,就將我叫返醒。
「Nir! 諗緊咩?」


我驚醒,勉強咁笑左笑,講:「冇野!你繼續練啦!」
其實小七都知道我最近煩緊d咩!講:「Nir!呀Q唔會有事架!我地要支持佢既選擇。」佢眼望住我講左呢番安慰既說話,對於佢既關心同進步,我都好欣慰,微笑咁點點頭。

睇完小七練槍,我去左文件室處理組織既行政野,而呀風就黎左搵我。
「Nir!」
「咩事?」
「我覺得你應該去睇下呀Q!佢既情況好唔穩定,情緒好激動。」
我聽完之後停左係到猶豫。呀風再講:「咁樣對佢既康復都有好大既影響!」
「你同我一齊去!」
呀風陪我去呀Q間房既門口,我地都冇入到去,只係企係門口,打開左個個手掌大既蓋望入去。呀Q一見到我,就好激動咁衝到門口,拍打門口,似乎好想走出黎。


我見到佢咁,我真係好難受,我眼濕濕咁同呀Q講:「呀Q,唔好咁!我知你好難受!但唔好做d傷害自己既事。」
呀Q停左落黎,用怨恨既眼神望住企係我後面既呀風。由此我就知就呀Q已經被痛折磨到失曬理智,怨恨所有人,所有人。我心痛咁摸住到門,講:「Q!我等你出黎!撐住!」
佢聽到之後,轉用悲傷既眼神望住我,但我見到佢依然好激動,眼白佈滿血絲,直望住我。我地隔住道門,距離只有10厘米。我見到佢流左一滴血淚,係眼周圍既紗布開左一朵血花。我實在頂唔順,另轉面,背靠道門,同呀Q講:「我知道你而家一定好怨恨我,但點都好,你要好好保重,你出到黎,想點樣打我鬧我,我都認。只求你唔好再咁樣,你塊面會頂唔住架!⋯⋯Q~我地出面再見!」講完之後我就頭也不回咁走左,我聽到因爲我既離開,呀Q更加激動咁撞到門,但我都狠心冇理佢,一面走我面流眼淚,一面嬲自己冇更盡力咁阻止呀Q去做手術。我好快咁行係呀風前面,避免佢見到我流眼淚。我好快咁抺乾眼淚,同呀風講:「搵醫生黎睇下呀Q既情況。」
「嗯!」

過左3日,有人通知我,又有命案,又係係療養室,又係冇左個頭。小七帶我去案法個間房,一路行,小七突然停左係呀Q間房門口,對我講左句:「Nir!sorry!」
我推開左左小七,衝左入房,見到呀Q,唔係,係一個身型同呀Q差唔多既人,一定係咁。我打算扯開滲滿血既紗布黎睇,Lock(另一個視察現場既資深成員)捉住左我隻手,講:「Nir!唔好!」
冇錯,我初初處理呢種情況既時候,其他人教我唔好拆開紗布,因為情況有我地想像唔到咁恐怖。但我都扯開左呀Q面上既紗布,我至少要知道呢個係呀Q,至少要見佢最後一面。扯開紗布之後,佢唔止成塊面都係血,面皮破裂而且移位,個鼻褪到去眼既位置,個口就褪到去個鼻到,成塊面摺境一舊,下巴位置既血肉暴露係空氣之中,令呢塊面皮唔可以再被形容為一塊面。原來呢個就係之前d人教我唔好扯開紗布睇既原因。
「唔係呀!唔係呀!呢個唔係呀Q呢架!呀Q唔係咁既樣架!」我攬住呀Q條屍一面喊,一面講。
小七曾經講過,人死後,靈魂會留係原地一陣,我繼續講:「呀Q~嗚~呀Q,對唔住,我唔應該比你做手術架!你會唔會恨我?你一定恨我啦!你一定直到死個一刻都係到恨我!呀⋯⋯唔好呀!」



我餘光見到另一具冇左個頭既屍體,係kaki。我知Kaki 同呀Q既私交幾好,所以Kaki 會一個人黎睇呀Q並唔出奇。但呢連續既命案,兇手究竟係為左d咩要拎當走佢地個頭,點解?呀Q已經死左,我而家唯一可以為佢做既就係同佢報仇。
已經死左3個人,Simon,Vina,Kaki ,諗到佢地3個,我既心臟受左一下重擊咁,因為佢地3個都係之前香港潛伏失敗而撤退既成員。Vina 曾經係差佬個女,Kaki 曾經係醫生個妹,Simon曾經係李卓文。其中兩個既屋企人就係我地離開香港個時,同細佬劫左我地架車。細佬我就親眼見到佢條屍,咁可能就係個醫生同差佬。係我造成既罪孽,累到呀Q死左,令我更加心痛,更加內疚。無論佢係邊個,我都唔會比佢好過。


------------------

係香港

呀穎(醫生)收到一個訊息。
「穎,

我有一份禮物比你,快遞務必今晚8時留家親自取,隱蔽處打開。

言」



呀穎見到到呢個訊息,即刻好激動咁打返電話去發呢個訊息既號碼。

「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今晚8點,穎真係收到快遞,係一個好大既紙皮箱。一打開,係雪條黎既,呀穎拎起一枝,佢見到隻眼係下面,係佢呀妹隻眼,係佢呀妹塊面。

待續~

黑柴的話:
呼~終於將第一季同第二季既內容連返埋一齊。

細佬(呀言),出現左主角的光環,要開始細佬的逆襲?
唔知大家中意邊個多d? 支持邊個多d呢?



有興趣可讚黑柴Facebook
同步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E9%BB%91%E6%9F%B4-879053098899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