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你沒有選擇,成為《靈侍》吧。



「你沒有選擇!成為『靈侍』吧!」
《靈侍》—第一章—第一戰
「叮噹……叮叮噹叮噹」門鈴由一聲巨響,變成連續的攻擊。看來門外的人已經不耐煩了,她繼續按下門鈴,看似一定要得到門內的回應。
「媽的,今天星期六啊。誰人那麼欠死,打擾高中生的還魂日!真是的……」門內的男人從床上下來,一邊走到門前一邊抱怨說。
男的聽着那煩人的連擊鈴聲,越聽越不耐煩。憤怒地把門打開「你誰阿!!一大早就擾人清。。。」男子看着眼前的女生把話停下。
烏黑的頭髮, 繫着馬尾,那精緻的臉蛋配上平平的瀏海,讓人生不下氣。
「一月,對不起,你…在做重要事嗎?」她帶着歉意低頭說。看了一月一眼,臉上不禁泛紅,又低下頭來。
「沒…沒有啦。只是剛剛睡醒……心燕你有什麼重要事嗎?看妳好像找我很急呢……」一月尷尬地笑了起來說到,手不禁抓起頭髮來,不敢直視心燕。
「一月!現在都下午四時了!你剛剛還在睡眠?這些朱古力是給你的!真是的,還以為你在做什麼事情。」心燕單手叉腰,一手拿着朱古力放到一月胸前,怒視着一月說到。
一月接過朱古力後,看着那孩子氣的心燕,不禁微微一笑。


「你笑什麼笑……」一月看着心燕的一笑,不禁令她臉紅得像蘋果。「難道一月他知道了嗎?」她心想。
「你啊,別常常因為這些小事,就按爆人家的門鈴啊,這壞習慣要改了啊。還有為什麼給我朱古力?」一月看着那袋被心心包裝紙包着的禮物說。
心燕一聽,腦內不禁萌生打一月一身的念頭。「一月!我不理你了!」她說完轉身就走。
一月看着她的背影,說不出什麼話來。「真是,我又說錯什麼了啊!唉,又令她生氣了。」他抓着頭心想。
突然一月身後出現一個身影說到「一月你的泡女技術真差。」那身影看了看那袋朱古力又說「你真笨啊。唉,為什麼我的主人會是你。」
「惡斗,你為什麼還在啊!我不是說了我不做什麼『靈魂』了嗎?」一月轉頭看去那身高只有手掌大小,外形像惡魔,有翅膀,額頭中心有一個白色小角的惡斗說。
「是『靈侍』啦。唉,這樣的一個名字也記不住,我就說我的主人為什麼是你。」惡斗不禁搖頭嘆氣說。
在心燕回家的路上
「一月那個死人頭,我又不是對每個人都這樣。什麼不要按爆人家的門鈴!什麼為什麼給我朱古力!今天就是2月14日情人節啊!!」心燕心裏大怒。但因送了朱古力給一月,她臉上也不禁泛紅。她為了消氣,便把眼前的小石子大力踼走。
她隨後便經過小石子。


突然一個身影在小石子中出現。「她身上有他的味道。難道……」那個身影的外形和惡斗相似,只是他頭上有三角而是黑色的,還有就是像人一樣高大……
他一步一步走向心燕,指尖伸出爪子,一手舉起……
心燕感到像是被人跟蹤,心中不禁感到不安,令那本來紅紅的臉白了起來,一股一股的寒意向她 襲去。她感覺那人越來越接近她,她終於下定決心轉頭看去……
「啊!………………」
在一月家
「那是心燕的叫聲嗎?發生什麼事了?」一月聽見心燕的叫聲,便放下朱古力向聲音跑去。「難道……」旁邊的惡斗小聲說。
一月聽見便一手把惡斗抓起,拍到小路的牆上。「難道什麼?如果這件事跟你這些「惡魔」有關,心燕又出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一月眼神中充滿憤怒盯着惡斗。
被一月一手貼在牆上的惡斗,並沒有理會一月,把頭轉開,一聲不發。
一月見狀,便無可奈何向叫聲跑去。
在牆上脫身的惡斗,看着一月的背影說「對不起……不過原來你也能有這種眼神,我果然沒選錯人。」


不出一會,一月跑到叫聲處,眼見心燕背後滿身是血躺在地上。旁邊站着一隻像人一樣高大的「惡魔」,他的指尖還滴着心燕的鮮血。
「停手啊!你這個混蛋!」一月沖到那怪物身邊,一腳踢去。但那怪物一動不動,然後轉眼看着一月,一手把一月打飛。
一月落在地上,强行站起來,嘴角流出了鮮血。但腳突然無力,便單腳跪了下來。
那惡魔轉回頭向心燕看去,伸出抓子,想對心燕作出最後一擊。
「我叫你停手啊!」一月抓起旁邊的小石子,向怪物掉去。怪物被這舉動惹怒了,轉身向跪着的一月走去。怪物看着一月好像發現了什麼說到「原來你才是宿主,看。來。我。搞。錯。了。呢。不過也沒所謂,那女人就當是路人吧。你說,『他』在哪裡?」
「你這混蛋,你當人命是什麼!」一月大怒盯着怪物。
「『他』在那?」怪物無視了一月的發言。
一月慢慢站起來說「你說的『他』是指惡斗吧。不過懷人不值得我去回答!誰知你要對他做什麼?」他沖到怪物面前,然後轉身到牠後面,抓住怪物的尾巴。用力一拉……那尾巴把一月撐住,一月造成了michael jackson的招牌45度。
尾巴突然捲著一月的手,然後一動把一月拍到牆上去,一月他被吊在牆上。
「你跟他應該認識不久,有必要為他送命嗎?」怪物看着一月說。
一月狂吐鮮血,然後說「我…才不是為惡斗送命…咳…只不過你是懷人又傷了心燕,才不告訴…」尾巴又一動,把一月重擊在對面牆上。
「咳…雖然我跟他認識不久,不過我看出來他底子裏並不是懷人。加上他一直都好像很害怕,不時東張西望。原來就是害怕你這種人渣,咳…我才有不會把好人交到懷人手上!」一月盯着怪物,看了看了無生氣的心燕說「我不會原諒你的!」
「哈哈哈……好人?如果是好人就不會放你在這裏送命。別笑死我了。算了,你話太多了,再見。」怪物舉起手,伸出爪子,向一月的頭揮去……
在事發處轉角處
惡斗一直抖震,他十分害怕,他怕死,他也怕一月死。他聽着一月的話說「你這白痴!」然後沖到一月那裏……


「再見了。」怪物對着一月說,一手揮下去。突然一月面前出現了強光,令怪物停止了攻擊,擋着眼睛,但尾巴仍然捲着一月。
一月看着強光,強光中好像有什麼。是?一張卡片?一月用另一隻手抓住卡片,只見卡片空白一片。
「一月,說吧,說出那句話,你沒有選擇了。」惡斗從遠處大聲說。
「那句話?」一月心想。
「快說沒時間了。」惡斗高速在遠處飛行想要過來。
「你休想!」怪物立即舉起手,向一月揮去。
「我…我要成為『靈侍』!」一月大聲叫。
一陣強風從卡片中釋出,令怪物的爪未能落下。
一月看着卡片,卡片竟然出現了圖片和文字。
「讀出來!一月!我準備好了!」惡斗說。
「讀出來?白…『白角一擊』!」一月大聲叫。
突然惡斗頭上的白角發出強光,然後惡斗被一陣像角的白光包圍,向怪物沖去。
怪物從強風中回過神來,驚覺白角將近,想拿手擋着,可惜太遲了。
怪物的頭部被惡斗穿過,開了一個大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