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要保護你…」朗彥看着小夏,慢慢靠近她
在公園裹的念陽和思月,坐在長椅上休息
「很累嗎?謝謝你…」思月微笑道
「少許吧!男生保護女生是本份來的!」念陽摸着後頸
「你…跟那個莫流…感情很好的嗎?」思月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為什麼突然這樣問?」念陽看着思月
「沒有…」思月搖搖頭
「她…很在意嗎?」念陽心想,然後說,「才不是,是她纏着我罷了!」
「是嗎…」思月再次露出微笑,「咦?」突然念陽把手放在思月的頭上
「累了嗎?送你回家就好了!」念陽看着思月說


「嗯…」思月點點頭
念陽把飲料遞給思月,思月接過飲料時,他們的手剛好碰到了
「你的手很冷!」念陽說完,便把自己的圍巾從頸上取下來,圍在思月的頸上,關心地說,「現在天氣冷,你這樣穿得這樣單薄很容易感冒的。」
「謝謝…」思月微笑道
在月光之下,念陽和思月一邊散步,一邊走回家
 
「你...不要靠得這麽近啦...」小夏紅着臉說
「那你不躲開?」朗彥笑道
「因為...因為...」小夏不知該如何說
「嘻...是因為你喜歡上我了嗎?」朗彥問


「我...我...才不是...」小夏的臉更紅,心跳得更快
「你...是喜歡上吸血鬼了嗎?」朗彥微笑道
「我...」小夏看着朗彥,在此刻,小夏覺得朗彥的笑容充滿着魅力,小夏心裏問道,「我...真的是喜歡你了嗎?」
「我不介意的!」朗彥笑道
「才不會喜歡你呢!」小夏說,「阿彥...我真的是喜歡你了嗎?」小夏心想,然後不自覺的笑起來
「笑什麼?」朗彥問
「沒有什麼…」小夏搖搖頭,「走吧!」小夏站起來,伸伸懶腰
「嗯。」朗彥站起來,雙手插着褲袋
他們踏上梯級,走回去行人路
「想快點回家睡覺呢!」朗彥說


「是嗎?」小夏笑了笑,「我總覺得…是有人把傀儡派來對付我們的,而且目標是你和小念…」小夏突然說,朗彥看着小夏,沉思了一會
「我覺得,莫流…很有問題…」朗彥的眼神變得銳利
「莫流?司徒莫流?」小夏疑惑地看着朗彥,朗彥點點頭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在我們第一次被傀儡攻擊後的第二天司徒兄妹便轉校過來了,而今天我們又再次被攻擊,不是十分巧合嗎?」朗彥眉頭深鎖着
「但這也不能代表是他們作的事。」小夏說
「小夏,你別忘記,他們可是混種吸血鬼。」朗彥說,「現在我們還未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麽,只可以肯定,是衝着我們而來的。」
「我不敢妄下判斷,我想再觀察一下會比較好。」小夏說,朗彥看着小夏認真的樣子,不禁有種被吸引的感覺,朗彥撇開臉
「今夜的月亮特別圓,特別大…」小夏抬起頭看着天空,「不知道在從前的年代,是否也能看到這麼美麗的月亮呢…」小夏瞇起眼
「就是啦…」朗彥微笑道
 
念陽把思月送到大堂前
「快點回去啦!現在已經9點多了!」念陽幫思月打開大堂的玻璃門,把思月推進去
「那個…圍巾…」思月想把圍巾脫下來
「明天才還給我啦!」念陽說完便揮揮手示意再見,思月亦只好揮揮手就回家
在離他們不遠的一棵樹上站着一個人,他…在凝視着他們,憤怒地握緊拳頭


「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他憤怒地說
 
「叮鈴~」思月回到家後,剛從暖洋洋的浴室走出來,手機馬上就響起來了
「我剛回到家!」小夏傳訊來
「我也是呢!」思月回覆
「晚安!早點晚!」
「你也是!」
思月躺在床上,抱着旁邊的抱枕在床上滾來滾去
「呵…欠…」思月打了一個呵欠,「不行…要睡了!已經到極限了…」思月閉起雙眼,睡在舒服的床墊和暖暖的棉被間睡着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