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你是喜歡我的,對吧?」朗彥帶着悲傷的語氣問
「呃...」小夏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小夏,到了這一刻,你也要說謊話嗎?」朗彥的心疼地說
「我...夏天的確是喜歡阿彥...很喜歡阿彥...由阿彥第一次與夏天在天台聊天,第一次溫柔地在夏天的肩膀上披上冷外套,第一次從吸血鬼手中救了夏天,第一次與夏天一起去夾公仔...這一切一切令夏天心動的回憶,夏天亦沒有忘記...」小夏開始帶着哭腔說
「既然沒有忘記,那為何要這樣?為什麽要這樣對我?」朗彥抓着小夏的肩膀把她轉至面向自己,卻發現小夏已經淚如泉湧一樣
「可是,夏天就是配不起阿彥!我就是配不起阿彥!阿彥是高貴的純血一種的吸血鬼後裔!而我,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類女生!阿彥不值得為了一個這樣的女生而紓尊降貴!」小夏早已哭成淚人
「但我就是喜歡你!我就是只喜歡你一人!」朗彥走前擁抱小夏
「阿彥,對不起...但我真的...對不起...我們...我認為我們並不適合在一起...對不起...」小夏輕輕推開了朗彥走回屋裏,關上門
朗彥看着緊閉着的門,心如刀割,但小夏心意已決,朗彥亦只好揹着傷痕纍纍的心離開;小夏背靠着門癱坐在地上啜泣,她的心就像被了一道很深的傷痕,不停在淌血
翌日,思月和念陽感覺到小夏的不妥,因為小夏全日也沒有說過話,上課時在發呆,目光呆滯地看着窗外,吃飯盒時也只是隨便吃了兩口就完


「小夏今天...很不妥...」思月擔心地看着又在發呆的小夏
「嗯...和阿彥沒有和好嗎?」念陽也擔心起來
「你看她呀!平常一定吱吱喳喳的!今天卻一聲不發的!」思月說
「唉...她的「解鈴人」也無法解鈴,平定她內心的不安嗎?」念陽把目光移向朗彥
「唉...這是他們的事,我們也幫不了!」思月慨歎道
「也不知道小夏和朗彥什麽時候才能和好如初...」念陽說
思月和念陽看着變成了陌生人的二人,心裏充滿了可惜和慨歎,但又沒法幫他們破鏡重圓
放學時,小夏走進洗手間,在這裏剛好碰到莫流
「夏天,你沒有跟彥哥在一起嗎?」莫流揚起嘴角冷笑道,「也是呀!你根本就配!不!起!」
「你跟我閉嘴!司徒莫流!」小夏怒氣沖沖地說


「我不是在說實話嗎?卑賤的人類,你配得起高貴的純血一種嗎?」莫流冷笑,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
「你也不就是一個雜種嗎?人類卑賤?哼!你這些雜種不是更卑賤嗎?」小夏吐兇狠毒的言詞反駁莫流
「你閉嘴!你跟我閉嘴!」莫流就像瘋了一樣大喊,然後在小夏的臉頰上用力地打了一巴掌,小夏用手掩着臉頰,臉頰因這一把掌而變得紅彤彤,滾燙燙的
這時朗彥碰巧經過,女洗手間的門打開了,朗彥碰巧看到了這一幕,莫流愣住地看着門外的朗彥,小夏見莫流驚訝的樣子亦轉頭看去,見到站在門口的朗彥馬上就掩着紅彤彤的臉頰跑回課室拿書包離開
「彥哥...不是這樣的...我錯手而已...」莫流馬上跑到朗彥的面前解釋
「司徒莫流,我現在警告你!你不要再接近小夏!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亦不要打算接近思月,念陽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朗彥怒氣沖沖地說完便離開了
「哼...我不會對她們下手,但我會對她們狠下毒手!」莫流冷冷地笑了一笑,從學校的後樓梯離開了
思月跟着念陽回家,到了家後,二人一直就在客廳看電視
「思月,我有東西要送你,跟我來!」念陽牽着思月的手走進睡房
念陽打開了睡房門,思月躺在床上,背脊向着天花板,拿着手機玩,念陽打開了衣櫃,站在衣櫃前換回居家服


「又說有東西送我的?」思月放下了手機
「先換件衣服可以嗎?」念陽苦笑
「可以可以!」思月點頭
念陽解開了校呔,脫去白色的襯衣和背心汗衣,露出了肌膚,還有...那一道一道長長短短的疤痕
「念陽...你背上的傷痕...」思月驚訝地看着那些疤痕
「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了!」念陽看着思月笑了笑,穿回一件藍色連帽的衣服
「一定是很痛的了...對吧?」思月心疼地把雙手從念陽的背後繞到前面,圍着念陽的腰
「傻瓜!」念陽微微笑,「已經不痛了!有你在,什麽也不再是困難的考驗了!」念陽轉身面向思月,伸手撫摸着思月烏黑柔順的頭髮
「嘻嘻...」思月像個小孩子一樣心滿意足地笑起來
「來,坐下。」念陽按着思月的肩膀要她坐下,然後從右邊床頭櫃的上層抽屜中拿出一條項鍊替思月戴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