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兒和莫流飛快地跑 從利特城的邊境穿過森林,想盡快回到利特城的中原
「想不到罪界,冰界和骸界居然聯手攻打我們血界。」莫流和詠兒在回程中聊到
她們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利特城,二人在樹林中穿梭着
詠兒好像一直在想什麽,沒有說話
「在擔心嗎?放心吧!血族不會輸的!」莫流微笑道
「這固然放心,我們血族是最強的,一直也是...」詠兒說
此時莫流笑了一笑
「還是你所在擔心的是一個人呀?」莫流看着詠兒,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在說什麽啦...」詠兒一時不明白莫流的話的意思
「放心吧!洛流哥很厲害的!不會有事的!不用擔心呀~」莫流心裏知道,事實上,詠兒是在擔心洛流


「我哪有擔心他!」詠兒被莫流說中了心事,馬上否認
「其實洛流哥不是不喜歡你,他只是覺得自己配不起你而已...」莫流說
「我知道...但總不能這樣拒絕我吧...」詠兒鼓起兩泡腮
「你別生他的氣吧!因為洛流哥惹你生氣了,所以他十分苦惱呀!他不知該如果哄你啦!」莫流替哥哥說好話,希望詠兒能下火,原諒洛流
「原諒他也不是不行...」詠兒細聲地說
「那就原諒他吧!」莫流說
「我根本就沒有生氣了!」詠兒反駁道
莫流笑了一笑
她們一直走,走到差不多到達利特城中原時,眼前映入眼簾的境像卻令她們二人止步
「這是...什麽?」詠兒看着眼前驚悚的畫面


「全都是屍體...」莫流難以置信地張開口
「不...不僅是屍體...全部的血也是被吸得一乾二淨的...」詠兒半蹲下來, 用手把屍體的頭別向一邊,清晰地看到脖子上的吸血鬼的牙印
「我們遲了回來嗎?」莫流和詠兒對望
「難怪那人說他們已經行動了...」詠兒皺起眉頭
利特城變成了一座廢城,四處也是頹垣敗瓦,一片荒漠,本來的高樓大廈沒了,眼前除了瓦礫和被吸乾了血的屍體外什麽也沒有
詠兒和莫流小心翼翼地踩上瓦礫,在瓦礫上行走
「我們快點回去跟他們匯合吧!」莫流說
「嗯!」詠兒點頭
走了也不知多遠,二人看到前方有一個個的帳幕,馬上跑起來
她們走到帳幕群中,並沒有看到有人受傷


「看來輕易的對付了他們。」莫流說
「嗯,但現在要找到哥哥先。」詠兒說
當她們走到一個帳幕前時,看到一個女生手拿着紙杯
那個女生是思月
「詠兒!咦...」思月從其中一個帳幕走出來,留意到詠兒身旁的莫流
「思月!」念陽走出來,看到莫流的一刻,他把思月拉到自己身後
「哥,你別這樣了!她不會再傷害姐姐的了。」詠兒說
「嗯。」莫流點點頭,她微微腰下腰「之前真的很抱歉。」
「嗯,沒關係。」思月微笑道
「你們的帳幕在哪邊。」念陽指着離他們的帳幕不遠的帳幕
「好的。」莫流笑了一笑
詠兒突然開始四周張望
「洛流哥呢?」莫流看穿了詠兒的心思,便代她開口問
「呃...」思月和念陽像有口難言一樣,對望了一眼
「洛流哥...在哪...」莫流心中的不安感來襲


「在哪邊...他受傷了...」思月眉頭一皺,指指前方的帳幕
詠兒聽到後馬上就拉起莫流的手,往洛流所在的帳幕跑去
「唉...」思月拉着念陽走回帳幕內
詠兒掀開帳幕的簾,洛流平躺在床上,腰間和雙手都包住了繃帶,繃帶上染了紅色,即使雙眼閉着,但眉頭仍然緊鎖
「哥...」莫流走到床邊跪在地上,她的手放在洛流的額頭上
詠兒皺起眉頭,緩緩走到床邊坐下,輕輕握着洛流的手
坐了一會兒後,詠兒鬆開了手,站起來準備離開
「詠兒!」莫流拉着詠兒的手,「你不多留一會嗎?」
「你照顧他吧!我先回帳幕。」詠兒笑了一笑,掀開帳幕的簾離開
離開了洛流在的帳幕後,詠兒走到念陽的帳幕
「哥哥...為什麽會變成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麽事?」詠兒走到帳幕裏,坐在思月的床上,「我回來時,利特城已經變成了一個廢墟,一路上,有大量的乾屍。」
「在你離開之後的一天的清晨,就已經有一大群罪冰骸界的人攻進來...」
詠兒離開後的一天後...
清晨 05:00
「嗚~嗚~嗚~嗚~嗚...」


整個利特城也響起警報,但那時大家也在睡夢中,所以很多人也來不及躲避
「警報!警報響起了!」
「攻到來了嗎?」
「嘩!」
「呀~」
利特城內的血族防不住,加上事情突然發生
罪,冰,骸界的人在利特城大肆破壞,四處殺人,放火
血界的吸血鬼馬上前去阻止
走在前線的念陽和思月正好在公園外遇上了罪界的人,他們全都手持長劍,還有一大堆傀儡,雙方馬上就發生衝突了
思月從裙袋裏拿出長劍作攻擊,在雙方的戰鬥難分難解時,思月看到一個小女孩在外面馬路的中心
其中一個罪界的人看到了,便馬上推開思月,飛撲出去,想取那個女孩的性命
當他的劍快要刺中小女孩時,洛流撲了出來,用雙手握住了刀鋒去保護那小孩,那個女孩平安無事,但罪界的人頓時伸出劍,把劍插在洛流的腰間
洛流的腰間中了一刀,血不停湧出來,把他白色的恤衫染紅
思月趁此空檔,往那人的背插了一刀,當那人轉身想反擊時,思月用劍在他的頸動脈上用力划了一刀,血濺在思月的身上
「因為事出突然,血界的人也防不住。他們在城內大肆破壞,在北部的邊境區一帶,東部一帶以及西部一帶已經有70%淪陷了,死傷無數...生還的人,元老院的人員與他們一同遷到南部一帶,那邊加強了保護,所以現在也相安無事。」念陽解釋


「只是暫時遷去南部嗎?」詠兒問
「是。」念陽說,「我還以為你會問洛流的事...」
「才沒空理他...」詠兒說
「是嗎?剛才不是...」「不是!只是...我知道莫流擔心而已!」
詠兒連忙打斷念陽的話
「呿!口不對心!」念陽揚起嘴角
「我沒有!我先回帳幕。」詠兒站起來,走出帳幕
「陽,你就別說出詠兒的心事了!」半坐卧在床上的思月說
「事實。」念陽看着思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