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數秒鐘,小夏的左手握緊了匕首,毫不猶豫地割斷被抓住的頭髮
髮絲落在地上,而骷髏骨失了重心,沒想到小夏會這樣做,因此整個往後跌,粉身碎骨
風吹過,小夏失去了她最珍貴的長髮,由長髮變成了一個及肩短髮
思月離遠看到了,不禁傻眼了
「小夏的頭髮...」思月心想
但眼前敵人只剩下數個
思月替它們來了一個「二重奏」,匕首於腹部橫,而長劍則於頸部橫
「完成!」思月笑了一笑
思月走到小夏身旁
「這邊完成了,我們要快點回去幫他們。」小夏說


「嗯!」思月點點頭
正當二人差不多要走到念陽和朗彥的位置時,突然有一個人影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另一邊廂,詠兒的四面八方也跑來敵人,但她根本顧不上這樣多的人
「唧...麻煩!」詠兒在心中抱怨道
此時一個罪界的敵人突然手持着短刀衝上前,詠兒留意到時,對方已經到她的面前了
對方高舉短刀刺向詠兒
詠兒一個措手不及,下意識往後退,但卻被小石絆倒,整個人往後跌
對方的刀已到眼前,詠兒來不及用劍擋下
這時有人在詠兒的後方扶住了她
「噹!」


這人用劍替詠兒擋下了一刀,然後還用劍往那個罪界的人的左胸插了一刀
「洛流...」詠兒的心還沒定下來,驚訝地說出他的名字
「你還好嗎?沒事吧!」洛流扶起詠兒
「嗯...沒有事...」詠兒搖搖頭,站好起來
詠兒面對住眼前的敵人,手握緊了長劍,不容許有絲毫差錯
一個罪界的人朝着詠兒揮刀
詠兒左閃右避,對方亦開始不耐煩,劍法愈來愈亂
「我可沒心情跟你玩!」詠兒不悅地說,然後手持着長劍,往他的右肩用力斬,血瘋狂地噴出來
對方一副痛苦的模樣用左手掩着右肩
「你這丫頭!」對方憤怒地怒吼


他高舉着一把像斧頭一樣的東西,憤怒地往詠兒劈去
「噹!」洛流把詠兒拉到自己的身後,用劍把斧頭擋下來
「別想傷害我的人!」洛流用力的往對方的胸口刺一刀,然後再一下子把長劍拔出
詠兒的雙手緊緊地握住洛流的手
洛流轉身看着詠兒,微微一笑
「你...沒有事吧。」詠兒頓時鬆開手
洛流只是搖搖頭
一個罪界的人趁着他們在說話的空檔偷襲他們
洛流一個轉身,往他的肚子狠狠踹了一腳
罪界的人掩着肚子,然後後退了數步
他再次站起來,從後腰間拔出長劍,臉上露出兇狠的表情
洛流和詠兒自然地握緊了長劍
對方就像瘋了一樣,不停向他們揮劍,洛流和詠兒一直用劍擋
「哈哈哈哈...怎麼一直只擋不反擊?」對方瘋了般大笑
「他是瘋的嗎?」詠兒說道


「對呀!我就是瘋的!我就是瘋的!」對方大聲喊道,然後不停揮劍
他一手推開洛流,打算先打敗詠兒
「噹!噹!噹噹!」
他朝着詠兒揮劍,詠兒一直後退
「快要撐不住了!」詠兒心想
此時洛流跑到那人後方,一手摟住他的肩膀一手握着劍架着對方的喉嚨
「哼哼...」他又笑,笑聲更奸險,「你以為這樣有用嗎?」
他說完後,衣袖中有一支長箭掉了出來,他拔出長箭,往詠兒的心臟插去
詠兒躲避不及,一下子倒在地上
「哈哈...」「詠兒!」
洛流不禁相信他原來早有預謀,他用力地在那人的頸上用力一划
那人倒在血泊中,洛流單膝跪在詠兒身旁,詠兒無力地靠着洛流
「血...要血...」詠兒的手變得越來越冰冷
「血?」
洛流把剛才殺死的人拖到詠兒面前,詠兒一張開口,便能清晰地看到她那雙尖銳的獠牙


詠兒一下子便朝對方的頸動脈咬下去,血液沿着獠牙流出來
詠兒再次抬高頭,的確是有回些小血色
她緩緩站起來,但站了不足1秒,便雙腳無力倒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