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思月跪了下來,一直拍念陽的肩膀,「陽!你不要嚇我啦!」
念陽並沒有回應思月,一直也閉着眼,血慢慢地流出來,流出來的血形成了一個血泊
思月的內心開始崩潰了,淚從眼眶流出來,滑過了臉頰,手不停地顫抖着
「嘰嘰嘰...」
思月抬頭瞪着他,雙瞳的血色更紅,渾身纏繞着一股重重的殺氣
思月的雙手也握緊匕首,站起來,二話不說就向對方攻擊
思月的左手用正手握着匕首,右手則用反手握緊匕首
思月心中的憤怒與悲傷融合在一起
她走近對方,她先用左手攻擊,她向前上右步,由冰界的敵人的右肩上方向左下方猛刺,然後再屈起左肘,向他的右肩刺了一刀
「呀!!!」對方用左手按着右邊的肩膀,痛苦地大叫


「還未完!」思月大聲道
思月的右手反握着匕首,然後用力在敵人的腹部插了一刀,很快地再次抽出匕首,血水濺在思月的手上
對方用右手掩着腹部,用左手握着一把刀想攻擊思月
「噹!」
思月一下子把攻擊擋下來,然後再次用左手握緊的匕首,向前走了一步,向他的胸口用力刺了一刀,右手往他的喉嚨用力橫割,血瘋狂的噴出,思月的衣服染成了血紅色
對方往後跌,倒在地上
「嗚...」
這次不是利特城的警報聲,而是代表對方投降的聲音
三界選擇投降,縱使是三界聯手,始終也是敵不過最強的血族
在戰場上的血族也興高采列的,因為他們成功的守護了利特城


思月眼睛的血紅漸漸散去變回啡色
她一跌一撞的走到念陽身邊,癱坐在念陽身旁,把念陽抱到自己擁裏
朗彥和小夏跑了過來
「為什麽會...」小夏抓緊朗彥的手臂
「陽...不...不要!不要離開我!不要!」思月內心的崩潰已經沒法制止
「你答應過我...不會離開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出來,「為什麽我要生於這個時代!」
「你還沒有...沒有兌現你的承諾!」思月哭得眼淚也快要流乾了
思月低下頭,淚水滴在念陽的臉頰上
二人間的回憶不停在思月的腦海中浮出來
第一次見面是在晚上,是偶遇


一次偶遇,替二人牽了紅線,編織了一份戀曲
思月一直在改變念陽,二人間的關係逐漸一步一步的靠近
由互不相識到相戀,走了一段長長的路
思月的淚如泉湧,根本控制不了
只是因為她愛他...
「咦...?」思月感覺到有一隻手放在她的臉頰上
思月睜開眼
「你...就別哭了...哭得...兩眼...腫腫的了...」
思月看到的,是念陽的微笑
「陽...」思月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你...你沒有事...」
「沒...沒有事。」念陽坐了起來,把背後的銀匕首拔了出來
「為什麽會...」思月疑惑地問
「是我的功勞!」詠兒跑了出來,「在開戰前,我事先給哥哥和彥哥吃了一顆帶有「免疫能力」的藥,因為走在前線,所以只給他們吃!讓他們的身體暫時有對銀匕首免疫功能。」
「原來你也有吃!」小夏看着朗彥
「當然!」朗彥微笑道


思月突然一下子摟着念陽
「你別再離開我了!我不會再任性的了!我會乖乖聽你的話的了!」思月抽抽鼻子說,聽得念陽也覺得心疼,「我不會再任性的了!所以...不要離開我!」
「是的,是的...」念陽左手摟着思月的腰,右手輕撫她的頭髮,「不會再離開你的了!」
思月點點頭,然後鬆開了手,扶着念陽站起來
在戰爭完全平息後,剛好是日落時分
太陽貼近地平線緩緩落下,靠着大海的支撐,面前的一片海洋被染上了玫瑰紅
天空亦因而由淡淡的藍紫色染成了紅色,渲染了整個天空
滿身傷痕,傷痕纍纍的四人站到海邊,看着這個代表戰爭已經結束的夕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