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白兔與灰…』正當我又諗起皓傑嗰個未講完既故事之時…

“典 經 法 為邪定界 色 空 相 怎樣理解 解 亂置好與壞”電話響...

我回個神,拎部電話出黎睇一睇…係Lennon…

深呼吸一口,收拾一下心情:『喂~』

「喂~Sorry丫。頭先同D麻煩官員傾野傾左好耐…而家先得閒打俾你…」Lennon一開口,就係講Sorry同解釋點解咁遲先打俾我。





其實都習慣…

呢三個月黎當Lennon一忙完就會打黎匯報…

『哦~唔緊要~做野緊要丫~』其實…我係一個嚮往自由既人…

唔係話無尾飛堶。

只係…一直都係…唔需要無時無刻都報告俾我聽你喺邊做緊乜…





同樣…我都唔鍾意交代咁多…

「有無悶親你丫?」可能係Lennon都知我既脾性,所以都問得好簡潔。

『無~無~同Friend行完街,而家喺政府公園坐下咋嘛~』當然,就算我係一個唔鍾意交代咁多既人,都要交代得詳細少少…

咁先可以令人安心…

「嗯~我搞掂埋D野,聽日就返黎架喇。」Lennon都簡單咁交代一下。





『嗯~好丫…係呢…我想問下…你有無聽過白兔與灰兔既故事?』突然之間,我想問一問Lennon…

應該話當頭先又再次諗起皓傑之時…我就想問一問Lennon…

「白兔與灰兔…」Lennon諗左一諗…都諗左好一陣子…好似諗到D乜咁…「無…無丫~」

結果都係無…

『係丫…唔緊要啦…』雖然我總係覺得…Lennon好似知道D乜咁…

唔知係推理到D乜…定係聯想到D乜…

總之就係一D…我諗唔到既野…

「咁…我…處理埋D事先~夜D再打俾你。」





『嗯~夜D再講~』

「嗯~拜。」

『拜~』

收完線之後…

『夜D…再講…』

其實…仲有乜好講…

其實…我諗都差唔多…





我唔知Lennon頭先諗到D乜…

我只係知頭先既我…諗起皓傑…

滿腦子都係皓傑…

其實唔止頭先…好多時同Lennon一齊既時候又好…搞緊既時候都好…我都係諗住皓傑…

就好似Lennon一直諗住Cheryl…抽插我…

其實我係知道…我應該一早就Feel到…只係…唔想去面對…

Lennon既心裏面一直都有Cheryl…正如我心裏一直都有皓傑…

既然大家心裏面都有一個人,上床黎仲有乜意思呢?





或者呢樣就係ManYan所講既“諗通”…

『唉~都係時候喇~』係時候要…離開喇…

我拎齊晒一袋二袋~起一起身~離開呢個充滿矛盾既公園~

行去攞返架法拉利…

“吼!”揸返去…Lennon既屋企…

好快就返到黎…

今次Skip晒揸車返黎嗰Part,唔呃咁多字數,因為要考慮既野都考慮好…已經決定好…





好快返到黎Lennon屋企…

喺衣帽間拎返個白色旅行箱出黎~

『我地又要走喇~戰友~』

將屬於自己既野都放晒入箱~

再除埋身上條Salvatore Ferragamo既黑色碎花連身短裙仔,著返條屬於自己既白色加細碼Tee同條黑色熱褲仔,再著埋對白色Converse之後…

我拎住個白色旅行箱行返落黎…搵左張A4白紙…搵左支黑色墨水筆…喺張A4白紙上寫…

“我要走喇~

多謝你呢三個月黎既照顧~我真係好幸福~

真心架~同你一齊呢三個月,我真係覺得好幸福~

你令我見識到好多無諗過會見識到既事物~另一個世界~

原來有錢人唔係個個都係咁衰~原來有錢人都有好人~

最重要既係…你令我感到溫暖…

被你照顧~被你愛護~我就好似一個小妹妹咁~

你知道我從來都無感受過父愛…但喺你身上…我感受到…

可以喺男朋友身上感受到父愛,係女仔最大既幸福~

你真係好好~係一個完美既男人~完美既男朋友~甚至係完美既老公~

不過…你既老婆…唔應該係我~

我清楚~我明白~你都應該一樣~

我知道我咁講會係好自私,之不過做女人總係有權講出自私既說話~

去搵返人啦~只要一日未死,你都有權去爭取自己既幸福~

要寫既就寫到黎呢道~我知我自己都寫得多左~

至於我地會唔會再見?

你想搵我出黎食下Tea吹下水俾幾個Number我賺下開心錢我OK架~

不過…最好都係等到你追返人返黎先啦~

加油喇~等你好消息。”

拎起條紅色既法拉利車匙喺手…望多兩眼…

『唔屬於自己既…幾鍾意都無用…就算死霸難霸,又有乜意思呢?你都應該返去你既主人身邊喇~』

將條車匙同埋將黑卡都放埋喺張寫有黑色字既A4紙上…

望一望呢間…做左三個月女主人既豪宅…

『再見喇…』我就拖住白色既旅行箱…離開…

“咔 啪”

拖住個白色旅行箱行出豪宅…

我撳下撳下部電話,Call架Uber…

我當然唔會同Lennon講…我心裏都有一個人…

呢個始終都唔係愛情故事…係一個甜故…內心戲都係蜻蜓點水…輕輕帶過好喇~

況且…我諗…其實Lennon都應該一早就Feel到…

行到黎路邊等…企喺路邊望住部電話等…

我望住個WhatsApp:『識得叫人搵返人…自己都應該要…識得咁做…』

好啦!就當我認輸啦!

我地彼此已經錯過左好多…浪費左太多時間!我唔想再錯過…再浪費落去!

我撳一撳皓傑既對話,喺輸入既方格內打左“我想見你”呢四隻字再好快手咁Send過去!

我望住個Mon…一路等…好心急咁等…

我都認輸喇…我都已經認左輸喇…你就快D應我機啦!

我個心跳得好快…手都震埋咁望住個Mon…時間好似過左好耐…其實只不過都係過左十秒…

然後…我見到皓傑“在線上”!

等到喇!終於俾我等到你上線喇!

再過左一陣…“輸入中…”…

終於…終於等到…唔知皓傑會Send D咩俾我呢?

過多一陣…

“噹” “終於都等到你喇”

終於都…等到你喇…

係…我認輸喇…我真係認輸喇…我真係好想念你…好想見到你…

“噹” “你想喺邊道見?”

我急不可耐咁立即Send句“邊道方便你?”!

就算你話雷克雅未克,我都會立即飛過黎搵你!

“噹” “屯門市中心間Starbucks好嘛?”

屯門間Starbucks…

我又急不可耐咁立即Send句“好 不過我要大約個半鐘先到”!

“噹” “好 個半鐘後屯門市中心Starbucks等 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仲有個半鐘…仲有個半鐘我就可以見返皓傑!

就喺呢個時候,架Uber亦都黎到。

而家首先係要去酒店放好個旅行箱!

喺去酒店既路途上,我都一直諗一陣見到皓傑要講D乜…

有好多野都想講!總之就有好多心意想表達…想俾皓傑知道我對佢既心意…

我一直諗應該由邊道開始講起…又應該點樣表達…

直到我去到酒店放好個旅行箱…直到我再坐車入屯門…都係諗唔到由邊道開始講起…又應該點樣表達…

或者有時候…唔需要諗得太多…

或者有時候…順其自然會更傳神…

當我再次返到黎屯門…當我一邊望住隻錶一邊跑…

遲左十分鐘…遲左十分鐘…

當我急住咁跑到黎Starbucks…我左望望…右望望…都唔見皓傑既身影…

『嗄…嗄…遲左十分鐘姐…又話不見不散…』我再望多幾眼…拎一拎部電話出黎…打俾皓傑…

「嘟…嘟嘟…嘟嘟嘟…」電話裏面傳黎嘟嘟聲…

同時間…

“很感激 喜歡我十年仍不休”我聽到…我把聲…

係我幫皓傑錄既…鈴聲…

我望一望聲音既來源…

望到不遠處…坐喺木凳…有個陌生既背影…喺檯面拎起部電話…望一望…

我一步一步咁行近呢個陌生既背影…陌生既背影將電話放到耳邊…

「嘟…喂…」一把陌生既男聲線由電話聽筒傳入我耳裏…傳入我心裏…

『你係…邊個?』我行到去呢個陌生男子面前…困惑咁望住佢既正面…唔係皓傑…

但點解…皓傑部電話喺佢道?

我可以肯定…呢個陌生男子手揸緊部iPhone...係我幫皓傑錄音嗰部…

「李詩琳小姐…請坐…」陌生男子將部iPhone放返喺檯面…

我疑惑望住部iPhone…又疑惑咁望住陌生男子…坐一坐喺佢對面…

眼前呢個陌生男子…應該同我差唔多年紀…但略帶滄桑…

「你好…我已經等左你好耐…」眼前呢個陌生男子帶住憂鬱既微笑望住我…

『你係邊個?』喺滿腦子都係問號之時…我只識得單刀直入…

「我姓陳,名叫世民…你可以叫我做飛揚。我係一個…唔出名既講故佬…」呢個姓陳名叫世民…可以叫佢做飛揚既…講故佬?

飛揚…呢個名…好似喺邊道…

「其實我係邊個都唔重要…最重要既都係…」飛揚指一指住檯面部iPhone…

『點解皓傑部iPhone喺你道?!』我立即急住問!

「應該點講…頭先聽到“噹”一聲…見到你終於Send WhatsApp過黎既時候…我就已經諗緊應該點同你講…」飛揚諗左一諗…「應該話喺更早之前…我就已經諗緊我地會以點樣既方式見面…」

喺更早…之前?

「到我而家終於都見到你…我諗都係直接同你講會好D…」飛揚拎一拎起檯上既iPhone…諗左一諗…「計起上黎…應該有…九個月…呢部iPhone喺我手上都有九個多月…」

九個多月?

皓傑部iPhone喺呢個…飛揚手上已經九個多月?

無理由…無可能架!

『無可能!無可能喺你手上…』我未將要講既說話講完…

「我知你諗緊乜,但事實的確如此。」飛揚無奈咁擰擰頭。

事實…事實?事實係乜野?乜野係事實?

「大約一年前…有一個男仔…喺Facebook道搵我…同我講左一個關於佢同一個女仔既故事…然後…大約三個月之後…呢個男仔約左我出黎…交左部電話…同埋…」飛揚喺個agnes b.黑色大袋拎左封…「呢封信俾我…」

望住飛揚將封白色信放喺檯面…

點解…皓傑會…

「呢個男仔…托我每日Send一段文字俾個女仔…」我無等飛揚講落去…

『D WhatsApp係你Send既?!』我忍唔住要爭住問!

「嗯…無錯…正確D黎講…D文字係佢預早入定喺部電話裏面…由我代佢Send…」飛揚點下點下頭…

原來…係咁…

之但係…點解要…

又點解…皓傑佢自己唔…

「佢話已經預繳左電話費…直到岩岩好最後一個Message Send出…即係…大約三個月之前…佢仲交帶落如果你會回覆,就約你出黎交封信俾你…不過佢話可以肯定直到最後一個Message Send出,你都唔會回覆…到時…電話同封信就任由我處置…」飛揚望住檯面封信同部電話…諗下諗下…

皓傑佢…預先做左咁多野…

「之不過…我就死都唔信邪…我唔信…一個男仔成大半年…每晚都總會Send一個Message…差唔多二百日…咁有恆心咁為個女仔寫足二百日Messagessssss,就連一個回覆都無!所以…直到三個月前電話費到期,我就繼續交…繼續Keep住個Number生效…繼續Keep住封信…直到今日…我終都…等到…」飛揚將封信推到我面前…

我手震震咁…接過封信…手震震咁…拎起…手震震咁…拆開白色既信封…

我打開白色既信紙…睇一睇寫有皓傑字跡既信紙…

“美麗動人的李施德林小姐

當你睇到呢封信既時候,我已經去左個好遠好遠既地方…”

睇到“去左個好遠好遠既地方”既一刻,我個心乸左一乸…

點會…點會咁架…

“哈哈哈~好老套丫呵?無計啦~或者就係因為我咁老套,所以你先唔會再同我一齊…我份人太沒趣了。”

呢一刻…我真係笑唔出…唔係因為皓傑老套…係因為我眼裏…開始有眼淚湧出…

“或者咁樣會更加好…因為…或者我唔可以再俾到幸福你…或者我真係唔可以再喺你背後照顧你…因為…我腦裏面有粒腫瘤。”

“腫瘤”呢兩個字變得好模糊…

因為我雙眼都已經充滿淚水…

“當醫生同我講既時候,我有諗過好唔好話俾你聽…有諗過應該點樣話俾你聽…我亦都有諗過你會唔會為我傷心難過…所以我就諗左呢個方法,萬一手術失敗,就用二百日既時間,慢慢喺你既世界裏面消失。等你可以容易D接受,無咁心痛。”

蠢材!

我點可以容易D接受?!我點可能無咁心痛?!

而家既我…心如刀割…萬箭穿心…眼淚都好似決堤咁源源不斷湧出!

點解…點解會咁?!

“或者…你跟本就唔會睇到呢封信…或者我一早就喺你既世界裏消失得無影無蹤…之但係我呢?喺距離手術既日子越黎越近,我就越黎越想念你…想見下你…所以就決定約你出黎食飯,就當係見最後一面,了自己一個心願,好上路。”

嗰晚…係嗰一晚…係最後一面…

“你唔怕凍但係會凍病,你仍然都係咁唔識得照顧自己呢~之不過…時間到喇…想再喺你背後著緊你照顧你都唔得喇…最後我都只可以同你講句“你要幸福”。”

你要幸福…我仲好記得…皓傑好似有千言萬語咁望住我講…“你要幸福”…

無左你照顧我…著緊我…我仲點可能幸福喎…

“望住你離開,我真係好唔捨得…因為我真係好愛你…喺我呢一生裏面,我只係愛過你一個…直至到…當我聽到你為我錄既錄音...我就真係死而無憾...”

『但我唔想你死丫…嗚…嗚…』眼淚一直遮掩我既視線…

我又一直用隻手抹下抹下…努力咁睇落去…睇皓傑為我寫既最後…

“仲記得白兔與灰兔既故事嘛?我仲未有機會講埋俾你聽…只好喺道寫埋俾你,希望你能夠睇得到。

白兔長大了,開始不只希望有胡蘿蔔,開始期待愛情。

灰兔子很好,總是把胡蘿蔔給我吃,可灰兔子真的就是我的愛人麼?

小白兔背了很多灰兔子送她的胡蘿蔔,告別了灰兔子,走進了森林。

小白兔最先遇到大雁,小白兔以為,他們相愛了,可慢慢地,小白兔發現,她永遠無法追上大雁的腳步,當大雁飛起來的時候,她只能仰著頭不停奔跑。

她的脖子很酸,也跑得很累了,小白兔偷偷想到放棄,可是沒有說出來。

有一天,大雁告訴小白兔——我要離開你,因為你不能和我一起飛翔。

這是小白兔的初戀,她哭紅了眼睛,帶著剩下的胡蘿蔔繼續向前走。

大雁不是我的愛人,我沒法和他並肩向前走。

小白兔遇到了大熊,她覺得自己甚至都不喜歡大熊,更談不上愛情。

可是大熊說,森林其實很危險,要陪她一起往前走,直到小白兔遇到她的愛人。

大熊對小白兔很好,會在天氣很冷的晚上把小白兔放進樹洞,自己擋在洞口,會在食物很少的時候把自己的晚餐省下來給小白兔做第二天的早餐。

大熊也很好,但是我要怎麼告訴他我更需要天冷的時候可以依偎在一起取暖,還有,我不喜歡跟他吃相同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大熊遇到了狐狸,狐狸很美,她說自己喜歡大熊,想跟大熊在一起。

大熊告訴小白兔——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並不愛狐狸。

可最後,一天早上小白兔醒來的時候,發現樹洞口沒有大熊的身影,他不告而別了。

小白兔知道,大熊跟著狐狸離開了。

小白兔整理背包,想要繼續向前走,她突然發現,背包裡多了很多胡蘿蔔。

大熊終於想明白我要什麼,可還是離開了。

他不會回來了吧,也許這樣,對我們都很好。

在一個下雨天,小白兔遇到了狼,雖然她很清楚跟狼在一起,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

可是,小白兔還是不可救藥地愛上了狼,每天提心吊膽地跟他在一起。

終於,狼還是在一個下雨天,揮手趕走了已經遍體鱗傷的小白兔——我已經厭倦你了,你快點離開。

小白兔收拾背包,裡面的胡蘿蔔已經不多了,該不該繼續往前走,真的會得到愛情麼?

她把背包放在樹下,看著外面的風雨。

我是不是不應該愛上狼,或者,我是不是不應該走進這森林裡尋找我都不確定是什麼的愛情?

小白兔開始想念以前跟灰兔子一起的生活,可是,走了這麼遠的路,她還走得回去麼?

突然,小白兔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回頭去看時,一個灰灰的身影在往她的小背包裡放胡蘿蔔——
我一直偷偷跟著你,只是怕你會吃不到胡蘿蔔……

小白兔終於明白愛情是什麼,愛情,也許就是兩個人可以一起分享胡蘿蔔。

愛你的灰兔高露潔”

我既淚水一直湧出…湧出…滴到落皓傑D字道…皓傑個名道…

我已經無辦法控制到…

『你話過…你話過愛我一生一世…』

「佢已經愛過你一生一世…」

皓傑已經…呢一生…呢一世…太短喇…

滿面淚水既我不停抽泣…抽泣…

眼前只有白茫茫一片…乜都睇唔到…

隱約見到面前既身影起一起身…正想轉身離開…

『等等!』

眼前既身影停一停落黎…

『你係…網上作家?』

「嗯…可以話係…」

『你可唔可以…幫我做一件事?』

THE END?

—————————————————

未完!

已經喺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whirlingdancer/photos/a.1540040492718103.1073741830.635960156459479/1708238362564981/?type=3)出咗終極結局!

P.S. 我發現自己真係死唔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