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又有多少次,以為自己發夢,又以為自己會夢醒?



踏入店內,眼角早察覺到你那群伙伴。他們沒注意到我的存在,你卻注意到,但你並沒有跟我打招呼,因為你看到我身邊也有朋友。你以為我會很熱情地跟你打招呼,可惜我沒有,我選擇視而不見。自那夜後,我有反問過自己,幻覺又出現了嗎? 但兩天後你約我們晚飯,簡單取暖一詞,我便已經知道這並不是我的幻覺,而是真實存在過。兩床合二為一,你把手臂讓給我讓我輕輕抱住,取笑的我「雪條腳」並把她們牢牢夾著。雖然我曾向你說過我怕黑怕冷,沒想到你會記住了,靜靜待在我身旁,那份讓人安心的震撼至今我仍在腦海一一閃過。
 
那夜,我貪婪地想,如果沒有天亮可以一直下去就好了。在家外,我第一次如此安心地睡去。晨曦終歸出現,我伸伸痳痺的左手,順勢地轉身去了。但脫離後我便清醒了,原來經歷一次後,人很難離開舒適地帶。我開始微微地抖震,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害怕。你察覺到我的輕抖,把我拉回你的身旁,讓我輕輕的擁著你。你把手放到我的背上,你皺了皺眉,似是怪責我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你把被子拉拉好讓蓋到我的背,你的手。
 
那晨,我們都醒了,但誰都不願意離開。即使我轉了身,你亦把我拉回來。我害怕極了,害怕自己的乖巧,深知自己本能的跟隨會帶來傷害,但係我依然走向你。我知道,你要的並不是我,我只是一個代替品。但你的輕撫卻使我無法反抗。我躺在你的胸裡抬頭看著你的側臉,玩弄你的髮鬢,你瞇起雙眼看著我,摸了摸我的鼻。我笑了笑,然後縮回被內。大家都沒有說話,只聽著一致的呼吸聲。門把轉動的聲音引起我倆的注意。我知道,要完結了,但我卻感到期待,期待他們看著我倆的眼神,讓他們知道我對你的重要性。
 
可惜事情並沒有如願以償,他們進來想要告訴我們時候到了,室友卻在這個時候搭了話示意知道。我並沒有失望,因為我感受到你的動作,用身軀把我護著了讓他們低聲說話,生怕我會被吵醒似的。我配合地不動了,思緒卻不斷投射到我的腦海裡。對,那一刻,我的確是你的,你護著我,又如何,夢終歸要醒。他們走後我動了,但依然沒有離開你身邊,與你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沙啞的聲線,我心動了。直至鐘聲響起,我再沒有任何理由不動身,你亦沒有再阻止我。
 
回程途中,室友說他很看重我,你緊張了,但你沒有任何舉動。我笑了笑,向室友說︰「我只有一個他,容不下其他人,但他如此留意,我亦不介意」本以為你下車後會繼續在電話中與我談話。這兩天,我不讓自己離開電話半步,似乎是我想多了,你在群中出現次數多了,但並沒有與我私下說什麼。我的擔心,憂慮成真了。我卻提醒自己,早點放下對自己會更好,就當這是一場夢。可惜的是你卻不斷給機會我。
兩天後你約我和另一個他吃飯,雖然他在但我依然很雀躍,因為是你提出的。你告訴我其實你很感動,我知道,因為你一直都緊張身邊的人。但我心酸了,因為身份已經不能再作任何改變。有一刻,我恨自己,為何自己如此墮落,用身體留著你。但我明白了,那只不過是一場交易,你我享受剎那間的溫暖、那感覺。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很快,我們便會再見。但此次我警告自己,不要再重覆犯錯。害怕的並不是這場遊戲,而是會被破壞的關係,更是自己一手摧毀的關係。害怕自己會成為你的代替品,更害怕自己不能再留在你身邊。
 
由看見你開始,畫面開始一一閃過。我搖搖頭,提醒自己,把重點放回面前的甜點。那雙天生不對的牛郎織女,不斷向我細訴他們的吵鬧的原因,每天倦意不斷的原因。看來,占卜所帶來的詛咒讓他們瘋了,他們現在所為的只是希望可以打破魔咒,但忽略了一起的原因。我問︰「喜歡嗎?」他們點了點頭,我再問︰「有意義嗎?」他們沈默沒有再回覆我。他們沒有食完就走了,結果如何我並不知道。但我亦沒有任何胃口,混亂的我收到他的電話,說是有甜點給我,道出地址後他很快地趕到了。
 
說實話,我感受到的,他對我的意思。但我並沒有任何感覺。他到了,我看著他有點雀躍又小心翼翼地告訴這是他自己做的,我笑了,笑得很開懷,更是興奮答謝。你看到了,沒有說什麼,但視線依然緊緊放在我身上,我知道,你在意得很。我曾向你提過他,你告訴我他不是個好人,那時我點了頭。到今天,我毫不在意向他展現我的快樂,目的我達到了。只是我發現,只有我別的地方發光發亮你才會留意到我,當我跑回你身邊時你卻又會因為擁有而不懂珍惜。
 
就這樣吧,我決定好了,離開,不再妄想大概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