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對,我與你都只是對方的過客



那日,為了你和他,我感冒了。我故意把時間排得密密麻麻,我知道,這個時間你正在上班。本著那微得可憐的機會問你,你卻答應了。我手握著外賣到你公司,隨看,旁人看起來我似是對身邊的事物很感興趣。你來了,現在回想那段時光我腦海竟空白一片。我只依稀記得你要工作,我看到便說走了,但你想也不想便留下我,那沒理由的挽留,我答應了。你問我要不要等你下班,我很想,不過我拒絕,因為我約了他們,但我並沒有告訴你。第二次離別你再沒有留下我,因為你已經分不了身,我亦沒有留下的意思。
 
那夜,我遲到了,時間雖少,但我亦願意留給你。他向他告知整個真相,我更向他們說了這幾天的經歷,他們呆了呆,也想不到任何理由安慰我。大家都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場遊戲,但得不到準確的答案,我知道我不會心惜。所以我找了另一個他,他可算是我半個老師。他告訴我你對我並不感興趣,我失望但同時很感激他,他問如何解決,結果卻是一張犧牲的牌。我倆都沉默了,不再說任何話,但最後我很感謝他,他給我一個讓自己放棄的答案。但他告訴我,如我願意,其實值得一試,雖結果未如自己想像般如此完美,但至少可以吸取教訓。我害怕了,以你作為我的失敗品,所受的影響實在太大,我害怕我不能承受更多。
 
看著那冷清的燒烤場,心裡並沒有被旁邊的爐火感染到。這幾天,你說要去幫朋友,結果每天找我的次數少了,他的話應驗了。下次再見的時候,原來那警告必定要留意,我心有不甘,可是又能怎樣?我開不了口跟你說,我想與你過每一天到每一個地方。那荒野的草地吹來的陣陣寒風,我醒了,我與你,只不過是過客般的存在。
 
我告訴你因為他而感冒,你罵我便沒有再回覆。我不解,是忙碌還是生氣。你約大家一個小旅行,即使我再辛苦我亦默默忍受,可是你一句感謝都沒有,有時候我會想,其實只是我一個自作多情。也許,不只是其實,是根本。我抽出其中一張,打開,既然命運告訴我要我選擇放棄,看來我亦別無它法。在我眼中,你身邊總泛著淡淡光芒,我如飛蛾撲火,想要抽離,但總放不下。你眼中的我,到底是怎樣,我好奇得很,但我沒有那膽量去問,心中的那股漣漪,早已因種種緣份而按捺不住。但願,我的生命能盡快出現另一個他,好讓他可以代替你的存在。


「以為用一根情絲


可以繫雲,繫月,把一切繫住」
《劫》 余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