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如題。 前作:(短文)怪夢一場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112302/%EF%BC%88%E7%9F%AD%E6%96%87%EF%BC%89%E6%80%AA%E5%A4%A2%E4%B8%80%E5%A0%B4.html



累,因為疲倦。 

我知:我不能睡。 或睡醒。

我只能夢幻地在這現實生活。 或生存。
亦只能現實地 『活』 在這夢幻裏。O camp的晚上,我們又見面了。 

妳變了不多:只是在妳體內的妲己姐姐已完成了祂的使命。只是貂蟬婆婆長大了一點。

還好。 小喬的甜美的香味還在。 還。 甜辣了一點呢!妳滿腦子疑惑地問:『為什麼?』



我在腦中偷偷的答(對! 還是只能偷偷的,那怕只是微少的動作都能驚動敵人。敵人是誰?敵人在何時、在何地、是何人呢?
沒錯! 敵人就在何時何日、在何地何天、 是何母何父、 是何女何子。 一旦知道你是他人的目標是,就能手起刀落無時無刻地,把你殺死,掉進冥火之間......無他,他人就是地獄。) : 『 妳不知妳問我的同時我在心中也偷偷問了自己兩至廿九次。 不等。
妳不知麼?妳往年跟我翻看matrix的時候偷偷地依偎在我膊頭上睡着了麼? 還是妳偷偷的忘記我跟妳解釋過一百八十八次『果陀』的意義,滿腦子只想著你跟我解釋過一百八十七次『越位』 的定義麼?。 』妳明白嗎?妳跟我之間不是是一百八十八和一百八十七那一個數字的小罅隙,而是意義和定義的那一個文字的大峽谷......於是我鬆鬆肩,作為電子故事人物破戒地,無懼部分讀者(如果有)的白眼用粵語反問:『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你有你搵食,我有我搵果陀姐......犯法呀?』你運功深呼吸,騰蛇般『實意』、 伏熊般『分威』......雙目彷彿有『神』地鄙視著我:『 養志就養志吧!哼!二十一世紀還什麼鬼『果陀』呢?』

嗯。闔縱橫。其實我能反駁,但不可以反駁。說實的: 如果妳眼中真是『神』,就不應看不起世人吧!古今中外,我所認識神
祇們處境從來不比人類好的......這倒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