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3 幕後兇手是他們四人之中!

看,果然是一個莫名其妙的騙子。
還是不要在意好了。 

他把木門關上後,倒是鬆了一口氣,然後重新躺在床上補眠,最後一睡就睡到下午五點。等到鬧鐘鈴鈴鈴地響起來後,他便睡眼惺忪地起床梳洗,再隨便穿件T恤牛仔褲,單肩挽著背包啟程上班。

他從住所一直走到樓梯間,看似若無其事地一步步下樓梯,但感覺靈敏的他其實早已洞悉一切。

還是那個女人嗎?肯定有人在跟蹤自己。



但啟文只好裝作懵然不知地如常乘搭小巴,並故意坐在前排的單人位上,讓身後的詩敏能夠繼續跟蹤他。直至啟文下車後,他突然步進一間五星級酒店的餐廳裡。

這個時候,只要隨意謊報有人正在等他,便能夠順利通過門外接待的確認。

哼,這個時候,那女人一定會被門外的侍應驅趕。

啟文一臉得逞地踏進洗手間裡,再將背包裡的偽裝物品統統倒在洗手盤上,先行更換另一套不同顏色的衣服,然後透過鏡子貼上假的鬍鬚,最後戴上一頂無敵的鴨舌帽。

當一切準備就緒時,他已經變成另一個完全陌生的面孔,連餐廳侍應也認不出他。



看吧,這種逃脫的技倆對於他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

啟文抬頭挺胸地大步走著,剛好跟一直留守在餐廳門外的詩敏四目相投。他猜到眼前這個女人肯定就是門外的絲襪糖了。

不過拜拜囉,此刻的他簡直充滿自信地踏步著,可惜,當二人正要擦身而過之際,詩敏突然伸手攔截他。

「你以為我會認不出你嗎?吳啟文!」詩敏的眼睛比掃瞄器還要厲害,自然令啟文大吃一驚。

「我都偽裝成中年大叔,妳還認得我?」他忍不住反問。



「多虧了你,我才知道世上居然有這麼多騙人的把戲呢!你心裡究竟在想些甚麼,難道我會察覺不到嗎?」

詩敏氣得狠狠把對方的假鬍鬚給撕掉,然後露出兇惡的目光並指向他。

「警告你,別打算在我的面前玩甚麼把戲,我可是非常認真的!」

但啟文聽後反而覺得好笑。「我說,小姐,我根本不認識妳呢,要看醫生的話也請滾到急診去吧!」

「一個月!」詩敏的執著程度簡直比牛還是頑固。「只有一個月,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跟到哪裡去。」

「妳還真令人很無言呢!」啟文更覺得對方在發神經。「我去小便的時候,難道妳也要跟著來嗎?」

「對!反正男廁又有甚麼好怕?還不都是人一個!」詩敏完全豁出去。「所以你給我乖乖的去你現在要去的地方,然後別管我!」



「發神經!」
啟文實在懶得再跟一個瘋子理論,不過剛好手提電話響起,他聽後簡單地回覆一句現在回來,及後,露出一臉嚴肅的可怕樣貌並指向她。

「我也警告妳,別以為跟著我就可以博取甚麼東西來,我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

言猶在耳,他便毅然轉身離開餐廳,但詩敏倒是不期然地露出一臉傷感的表情,再目不轉睛地默默凝視著對方的背影。

「是,這個我當然知道,你在這裡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含淚自言自語。

「但怎麼辦?那個曾經親眼目睹你一次又一次死在自己面前的我,就算已經不是你的初戀,也總要幫你查出背後的原因,究竟是意外還是蓄意謀殺吧。」

沒錯,如果真是謀殺的話,那麼由現在開始就由她來搜集證據,阻止事故發生吧!

但試問她又怎會聯想得到,原來線索就在自己的眼前?



詩敏一直跟著啟文來到橫街窄巷中的一間日本料理店。這間店面的裝潢很別緻,而且參考了傳統日式壽司店的格局,少不免予人置身於京都的地道感覺。

仍然站在門外的她鼓起勇氣拉開木門,果然,她隨後便聽到一句熟悉的日文歡迎語。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她禮貌地躬身,然後正準備詢問各人有關啟文的下落時,忽然整個人都怔住了,再嚇得目瞪口呆!

這些人……這些人不就是曾經出現在照片中的人嗎?看吧,一個刺有錦鯉紋身的成熟型大叔,加上一個姿態囂張的粗框眼鏡男,還有長得溫暖如陽的白淨男,

最後是這位笑容燦爛的甜美系女孩,就是她站在臉龐被打上紅色交叉的吳啟文旁邊,然後大家高高興興地對著鏡頭笑……

誰?究竟是誰給這張照片打上交叉,又是誰企圖殺死吳啟文?

不會錯的,幕後兇手肯定埋藏在這間店舖裡面,而且就在他們四個人之中!


.
(Chapter #5.1 待續)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