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3 距離他死的日子,還剩下29日

為甚麼呢?看著她的時候,總會覺得心裡有種難以釋懷的愧疚感,還有,確實有種過份親切的奇怪感覺。

彷彿自己真的認識她,又或者曾經認識她似的,目光總是移不開她。

「阿二,我還是不去了。」
最後,啟文作出一個連他自己也難以置信的決定。

「這女人是我帶過來的,我自然有責任把她送回家。」



「隨你的便。」連眼鏡男也忍不住取笑他。「不過別打算趁火打劫啊。」

「繼續開你的工!」啟文反駁對方之後,便毅然走到詩敏的身旁,將桌上的清酒拿開。

「這麼多的刺身,妳打算怎樣處理?」他不滿地問。

「打包回去煲粥。」
詩敏倒是一臉認真地回答,但這答案反而惹得啟文更為不滿。



「妳不如也一併將自己打包回去煲粥吧!」

她反而樂得說笑。「好啊,如果我的肉好味的話。」

到最後,詩敏真的把吃不完的刺身打包,但由於數量實在太龐大了,結果還是需要用到男士吳啟文的臂力。

他一邊護送詩敏回家,一邊幫忙拿著外賣刺身,走著走著,但始終忍不住吐槽。

「我應該把妳扔在舖頭裡,別管好了。」



她笑。「有分別嗎?反正這些都要放進你家的雪櫃。」

啟文嚇得連忙追問:「妳仍然不打算回家?」

詩敏倒是一臉認真。「我不是已經說過嗎?一個月,無論你去到哪裡,我都會跟到哪裡去。」

「妳給我等等!」啟文頓時意識到事態有多嚴重。

「即是明天妳又打算叫我劏十條魚?喂,我連保娒費都沒有收,現在還要免費幫妳做苦力呢!」

「哈哈,你現在要跟我計較嗎?」詩敏聽後倒是不客氣地指責。「你以為我很好過嗎?你就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突然被車撞、突然又掉個招牌下來—」

烏鴉嘴應驗了,忽然一個花盆從天而降,更剛巧掉在詩敏和啟文的面前!

這個花盆嚇得二人立即停下腳步,然後各自在腦海裡花了好一段時間來整理思緒,最後終於察覺到自己避過一劫!



但是,詩敏仍然有點驚魂不定,因為差點……這次差點就中頭獎了,而且現在,她明明跟啟文在一起啊。

過去又在改變了甚麼嗎?抑或,那個一直想殺啟文的人,其實在一個月之前已經打算下毒手?

詩敏滿腦子都在思考啟文的事,反而沒察覺到身旁的他同樣一臉疑惑地打量著自己。

「妳剛才說甚麼?」啟文臉有難色地問。

「我說了甚麼?」她心不在焉地反問。

「說……你突然被車撞、突然又掉個招牌下來。」啟文重複著她的說話,然後連他也覺得事情很古怪。

「妳說我會被車撞?」



被質問的詩敏愕然得抬起頭來,此時此刻,她只懂得睜大眼睛,跟目光託異的啟文互相對視。

現在距離他疑似被謀殺的日子,還剩下29日。

.
(Chapter #6.1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