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平行世界是由原本的世界分裂出來的)
Chapter #17.4 吳啟文突然消失!

「他媽媽還活著。」
詩敏毅然打斷啟文的說話,然後激動得一口氣說道。

「我在醫院見過吳啟文的媽媽,雖然好像是生病了,但還是跟吳啟文有說有笑的!」

莫非……這兩個世界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變得不一樣嗎?



在一個世界裡,他媽媽沒有死,然而在另一個世界裡,他媽媽則割脈自殺了,所以吳啟文這個人的經歷也會因為媽媽的生與死而變得不同,

如此類推,這裡豈不是她原來的世界所分裂出來的另一個世界嗎?

分裂……對!
她曾經在某本書裡見過「世界分裂」這四個字,但究竟在哪裡見過呢?

她激動得立即翻閱床頭的其中一本書,但偏偏這個時候,她才察覺到啟文的異樣。

「吳啟文,你在扮石像嗎?」


不知怎麼的,啟文的表情竟然變得相當僵硬,嚇得詩敏立即拍了拍對方的額頭。

「啊!」他似乎清醒過來了,但神情還是有點恍惚呢。
「有甚麼事?」

「應該是我問你。」詩敏把對方的異樣都看進眼裡。
「你剛才在想甚麼嗎?」

「沒有呢。」啟文確實並沒有在想事情,但腦袋放空的感覺亦不好受。
「沒有時間了,我還是先出去處理吳啟文的公事,再聯絡吧。」



「喂,你真的沒事?你先坐下來吧,我去倒杯暖水給你—」
詩敏倒是緊張地追著他問道,

然而,在她快要捉碰到他的肩膀時,眼前的身影竟突然消失於空氣之中!

詩敏愕然地瞪著前方,一時之間仍然未能夠意識到眼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但很快,她便慌張地打開了房門。

「吳啟文!」
她怕得連忙大叫,然而門外除了一直守在門外的阿豪之外,便再也沒有其他人出現。

「啊,夫人,老大可以走了嗎?」
阿豪亦似乎沒見過吳啟文嘛,於是詩敏嘗試以冷靜的語氣解釋著:

「洗手間。」詩敏笑嘻嘻地說。


「他在洗手間裡,好像肚子有點不舒服呢。」

「不舒服嗎?我去拿點藥給他!」

「不需要了!」詩敏頓時制止阿豪。
「他只要躺在洗手間裡休息便行,請你先調整一下接下來的行程吧,OK的話我再叫你。」

言猶在耳,詩敏慌張地立即關上房門,甚至將門鎖都牢牢地上鎖了,因為怕阿豪會突然闖進來。

但接下來該怎樣做呢?
她剛才明明親眼目睹吳啟文消失於自己的面前呢!為甚麼會如此突然?他是穿越到另一個地方去嗎?

還是……像這裡的另一個「她」一樣消失了?

有沒有線索留下……對,隨身物品!


他肯定把銀包和電話等等放在褲袋裡面吧,但地板上面根本甚麼東西也沒有嘛!

沒有……沒錯!電話……首先要確認他的電話號碼能否接通!

於是,詩敏立即撥打對方在這個世界裡的電話號碼,但沒料到,得出的答案竟然是「閣下所打的電話號碼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

奇怪呢,既然是暫時無法接通……
意思是,吳啟文他目前在一個無法接收到這個世界的訊號的地方嗎?

但究竟在哪裡?竟然能夠從她的眼前消失!

對,沒錯,因為連聰明的啟文都察覺到自己的手提電話無故被關掉,而且螢幕全無反應,

然而,他正身處的位置又並非甚麼奇怪的地方,而正是絲襪糖的病房裡面!



「有甚麼事?」
但絲襪糖的表情相當放緩,跟剛才頗擔心他的模樣完全相反!

「妳……難道沒有察覺到奇怪的異樣嗎?」
啟文以試探的語氣問道。

「有奇怪的地方嗎?」絲襪糖微笑了。
「我只記得你要去開會。」

「我從來沒說過要開會呢。」
感覺靈敏的啟文倒是立即察覺出來。

「你說了。」但絲襪糖仍然一臉鎮定。
「看,阿豪都在催促你,快點去吧。」



啟文別過頭來,卻發現房門已經被打開,阿豪亦在恭恭敬敬地等候著,但直覺和證據都很明顯地告訴他,

這個地方肯定有甚麼古怪,而且眼前這一切都跟剛才的畫面毫不接軌!

「未婚夫送給妳的桔梗花去了哪裡?」
啟文倒是記得一清二楚呢!

「扔掉了,因為你不喜歡。」
但絲襪糖一直保持著溫柔的笑臉,使得啟文更感毛骨悚然。

「我很肯定妳不是唐詩敏!」他的腳步開始不斷往後退。
「你們都不是!」

絲襪糖頓時收起笑臉。
「阿豪,現在該怎麼辦?」

阿豪也板著臉地瞪著啟文。
「就是啊,為甚麼你們總是要拆穿我們的把戲?真令人很火大呢!」
.
.
(Chapter #17.5 奇怪的絲襪糖和阿豪!吳啟文會有危險嗎?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