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1 兩個世界

啟文親眼目睹詩敏消失於眼前之後,緊張得立即跑回病房裡去,沒想到一打開房門,卻看見Natalie安然無恙地坐在病床上,跟阿健討論著有關婚禮的安排!

不過啟文的出現,倒是令他們二人都驚訝得目瞪口呆,甚至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啊……很久沒見了,跟你介紹一下吧。」Natalie的表情挺尷尬。
「這位是我的未婚夫。」

「我知道。」啟文卻仍然察覺不到異樣。


「我們見過面。」

「見過面?」
Natalie茫無頭緒地望著阿健,只見阿健仍然一臉茫然的樣子,似乎對啟文毫不認識。

「啊,您好,我們初次見面。」阿健禮貌地躬身。
「聽說你跟Natalie是中學同學呢。」

「搞甚麼啊?這麼快就想過橋抽板?」啟文激動得捉住阿健的衣領追問。
「在哪裡?唐詩敏在哪裡?」



被抓住的阿健仍然很紳士地勸喻對方放手,相反Natalie卻大為緊張,更企圖甩開啟文的手。

「給我放手!放手!你突然走過來幹甚麼?」
Natalie激動得對著啟文咆哮,

這時,啟文望著Natalie的眼睛,從她那厭惡的表情和眼神裡,他終於察覺到眼前二人的變化。

若然在同一個世界裡,不能夠有兩個相同的人存在的話,那麼唐詩敏消失之後,



他們的腦海裡自然就要忘記一切的相關記憶,忘記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甚至忘記了平行世界的存在,然後以目前的身份繼續生活下去。

雖然很殘酷,但這個宇宙向來都是這樣運作的。

突然被穿越回去的詩敏得悉自己成功回來後,緊張得二話不說立即跑到吳啟文的住所門前,然後不斷大力地拍門。

「你在裡面嗎?是我呀,唐詩敏!拜託開門吧!快點開門!」

詩敏激動得一直在門外咆哮,幸好過一會兒之後,這道門還是順利打開了。

「妳來這裡幹嘛?」
一直在這裡生活著的另一個吳啟文驚訝得目瞪口呆,但當詩敏親眼確認對方安然無恙後,還是忍不住放下心頭大石。

「太好了,總算及時找到你!」詩敏喘著氣地說。



「妳找我有事?」
另一個吳啟文仍然有點難以置信,可是,詩敏卻一直露出相當嚴肅的表情。

「只需要15個小時!」詩敏毅然挺起胸膛。
「這15個小時你就跟我一起逗留在裡面吧,哪裡都不要去,直至……直至他回來為止!」

誰要回來?
究竟在說甚麼啊?

為何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他的面前,還要求他這樣那樣?

另一個吳啟文目不轉睛地打量詩敏,把對方極其認真的眼神都看進眼裡後,雖然理性想乾脆關門罷了,

但看著詩敏一臉擔心的表情,最終還是敗給感性。



「進來吧。」他主動打開鐵閘。
「我會聽妳的話,但妳一定要給我解釋清楚。」

「謝謝你!真的!」
詩敏聽後簡直整個人都感到如釋重負,甚至感觸得快要哭出來!

沒錯,此時此刻,她已經別無他求了,只求眼前這個吳啟文,不對,是一個英文名叫Man的人,希望Man別再發生任何事故,還有,祈求她的啟文能夠順利回來!

拜託!一定要回來!

仍然逗留在另一邊世界的啟文自從目睹詩敏消失之後,一直發瘋似的不斷在醫院裡四處搜索,但還是看不見對方的蹤影,

直至他記起詩敏曾經在住所門外出現之後,又再急匆匆地跑回家,然而,他始終感受不到她的足跡。

她真的離開了,完全離開這個世界了。



站在這黑漆漆的走廊裡頭,更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孤獨感,甚至萌生一種唯獨自己被遺留下來的可怕感覺。

他想起了,想起詩敏第一次跑過來拍門的情景,還有她死纏爛打也務必要跟蹤他到料理店的情景,

那倔強的眼神猶如走馬燈一樣不斷從記憶中播放出來,然後到了最後,就算雙方的經歷有多豐富,都總要寫上句號。

可能吧,記憶可能會消失得一乾二淨,但心底裡的感受從來都不會。

事到如今,啟文只能夠努力記住詩敏的微笑,再盡他所能感受這顆為她而跳的心跳,希望骨子裡的自己終有一日能夠把所有的事情都記起來。

可是突然之間,他的腦袋卻變得一片空白。

接著,他聽見一把奇怪的聲音。



「聽說你沒有父母呢,難道是從石頭爆出來的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把奇怪的嘲笑聲一直在耳邊徘徊,久而久之,讓啟文聽著也覺得特別煩厭!

「真羨慕你呢,放學之後都沒有爸爸媽媽給看管著,我也想像你一樣自由自在呢。」

閉嘴!給我閉嘴!

「知道嗎?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們付錢的!因為我們,你們這些寄生蟲才有地方睡!」

原本屬於另一個他的記憶不斷侵蝕啟文的心靈,害他整個人都無法安靜下來了,

只能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雙手逐漸變得透明,然後慢慢地,終於聆聽到另一個自己的心願。

如果有下一世的話,希望下輩子能夠當一個有父母的正常人吧,這樣就不用被別人當成怪物般看待。

儘管那個父親最終都沒有盡為人父的責任。

.
.
(Chapter #21.2 待續~ )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