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尚無



風四處亂竄,循著髮絲間的縫隙撫過頭皮,抹去一點熱意。
耳邊傳來具有起伏的浪聲,嘩啦嘩啦地不絕於耳。緊接而來,聲音吸引著我的目光,望向海平面,幾艘小船像是模型船一般放置到平面上。
海鷗群在校園的上方盤旋著,好像很享受這樣的世界。
艷陽高照,我能感受到太陽想要將一切萬物融化的決心,地面上浮現抖動的陽炎。
皮膚表面上的水氣不停的被蒸發,體內的水分頗受吸引而不停得從額間冒出水珠
喉嚨不知道何時已經乾到連說話的慾望都消失殆盡了。
 
盛夏,七月,今天17歲,位於一所靠海的校園,桜ノ咲女子高等教育學院內——
 
稍稍拉下領結,讓脖子透透氣。試著煽起風,卻是熱風襲來,很快就放棄這個搧風選擇。


「優醬、抱歉呀爸爸跟老師談了一下,老師人很好,今天能先到新班級了。」
爸爸從導師辦公室出來,摸著後腦勺笑著告訴我結果。身後出現一名女子,看來就是新老師了。
我連忙鞠躬致意。
「你、你好,我是平澤優,以後請多指教了。」
「你好,平澤同學,若不介意能不能先到班級上?」
爸爸眨眨眼與我示意,等於我沒有做準備緩衝的餘地了,只好點頭同意老師的做法。
「那麼優醬就拜託老師您了、優醬要好好的哦,爸爸先去上班了!」因為爸爸本身有事在身,急忙離開。
剛搬到這邊前幾個月,爸爸時常為了工作而煩惱,那時也提出我上學的事情能緩點處理,爸爸才能全心全意找工作。
找到工作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之後開始處理轉學手續。從東京搬來到這個靠海的縣市,雖然不比東京繁華,但是還是有熱鬧的城鎮與靠岸邊的市集。
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搬到這邊,這邊離東京算隔了好幾個縣市,距離很遠。


不過爸爸決定的,總是對我是最好的吧。
跟著老師的步伐,穿過空無一人的走廊,看來目前是上課時段。老師一邊講解著校園周遭與相關課程內容,也一邊給我一點關於學校內的資料。
「之後這邊是社團…平澤同學,在桜ノ咲校方規定強制參與社團活動,這份申請書先給你。」
老師遞給我一份社團申請書。上頭很簡單,只需要我的名字班級座號,加上該部社長的簽名。
「校長希望每個學生在這邊有美好的青春,有個回憶,不會後悔的一個高中生
 
活……申請書是下個禮拜的現在交上,畢竟是轉學生盡量不催促你,這裡多達50個社團,能慢慢參觀無妨。」老師介紹到社團非常引以為榮的抬起胸。
50個啊……出乎我意料的多,上所學校社團頂多20個,不過上所學校並無強制入社團這個規定。
我點點頭,將申請書小心翼翼納入資料夾,同時將視線轉移到中廊內的大佈告欄上。
之所以吸引我注意,是因為佈告欄上有著吸引人的海報,看了看內容似乎是學生會主辦的活動。


「學生會活動是所有社團內最引人矚目的,學生會的地點與其他社團辦公室的地點比較不同。」老師帶著我接近那佈告欄旁邊的一張小地圖,伸出食指指著,「這邊就是教學區,教學區旁邊就是行政區……學生會在這邊。」
地圖上,校門一進去就是一個綠色隧道道路兩旁皆是櫻花樹所構成,我想春天盛開肯定很美。
一條路直通中廊,也就是現在的地點,中廊前面還有顆櫻花樹,那棵櫻花與其他不同,生長的比其他櫻花樹還粗大,枝葉比任何櫻花樹較為生意盎然,在就讀之前我閱讀過簡介,那顆與眾不同的櫻花樹稱為「萬年櫻」……有個萬字,不過實際上這棵樹齡只有幾百年,無論怎麼說這棵樹的年紀比任何人還老,見證更多過去。
踏入中廊,左手邊就是屬於行政區,剛才跟爸爸到導師室就是沿著這條路,再過去就是視聽教室與體育館;右手邊就是教學區,三個年級的教室都在那邊,可能也包含技術教室之類的。
而老師所說的學生會所在處,就是中廊正中間……不,中廊繼續向前走,經過階梯,繞過水池,又是一個櫻花樹所組成的綠意盎然綠色隧道,盡頭就是學生會的所在。
我看著櫻花隧道的盡頭,隱約看見一棟古式的和室。
「好獨立的學生會。」我這麼說,「那麼櫻花盛開時,一定很漂亮吧。」
老實說,我有點期待櫻花盛開的盛況究竟為何。
「賞櫻期剛過,平澤同學要等明年囉,真可惜。」老師遺憾笑了笑,「我任職了七年,每年就是等待著櫻花盛開、這所美麗的學校呀。」
「也是,我要等到明年……也想知道這邊開滿的盛況。」我由衷說道。
走入教學區,踏上富有古式風味的木梯,到達二年級的三樓。
踩著階梯,有時會發出吱嘎聲,感到有點擔心會不會把它踩到破洞。
桜ノ咲是個古校,曾祖母那代就開始就讀這間學校,校園簡介上是從1900初就開始建校。在二十年前開始設立科系。
分別:普通高中科、國際貿易科、商業會計科以及國際旅外科。
我想是因為是女校的關係,除了普通科之外的科系都較屬於女性為主。


轉學到這邊,由於上一間學校是一般高中理所當然就是入到了普通科。每個科系都要求入學考試,當然除了普通科之外的科系我沒能力準備,當時不假思索報名了普通科的考試。
成績壓線及格。這入學考不是普通的困難,我不了解爸爸為甚麼要挑這所超菁英學校。初中的成績我不是那麼亮眼,為了考上桜ノ咲特別補了習,努力了整三個月……回想起來,當時那麼拚現在看到的成績卻是壓線及格而已。
投資報酬率好低,不過看到爸爸看到我考上那份笑容,也就值得了。想到這邊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
「這就是你的新班級、請在外面稍等。」
老師一說,我便回神過來。
抬頭起來看著班牌:普通科二年C班
不知道是不是以成績排名的,普通科總過有三班,以ABC稱呼。
現在比較擔心成績跟不上大家,還有這邊的一些關係。
仔細上說,這邊是名門千金才能就讀的一所名校,我真的不懂爸爸哪來的財力把我送上這邊。
實際上出生普通,做甚麼都普通的我沒辦法跟這些千金們比較吧。千金小姐們會的事物我不見得會,她們的世界我不見得能踏入,平民跟千金的差距可大了。
倘若融不入還好,最慘情況就是被排擠,被名門千金們霸凌的滋味比被追債差多了。
嘆了口氣,我盯著拉門,趕緊集中自己的精神。
「……現在請轉學生進來,平澤同學?」
「是、是!」
來不及打理好自己的思緒,眼前的那道門就這樣開了。


我未來二年的高中生活,全在這扇門之後…心裡抱著微小的期待。
無論怎麼說,別辜負爸爸對我的期望這是最好不過了──
 
理論上、還可以?
位置配分配在靠窗倒數第二個,自我介紹的基本流程在家早已背得滾瓜爛熟,實際大聲介紹還是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是這個班的大家很熱烈地給我掌聲,默默在心裡激動了幾下。
「吶吶、平澤同學是這樣叫嗎?」
剛鬆一口氣不久,聽到有人搭話連忙再度吸氣上來。
「你、你好,沒錯。」我轉過身,看見的是一個非常有運動風格的女生,曬到黝黑的皮膚,緊實的手臂,以及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
「我是城田鳶子,請多指教啦!」她自己報上名字,「真稀奇這時間點居然會轉進來~」笑容猶如豔陽那般刺眼呀。
「……欸很奇怪嗎?是因為爸爸的工作關係才轉進來的。」我苦笑起來,「請多指教,城田同學。」
很慶幸有人主動與我搭話,我不是一個人。
上課用的書不知何時被人整齊地擺放在抽屜內,還有一些該填好的行政資料都包含在內。我再度被亂感動了幾把。
上課內容不外乎是:數理、語文、選修外文、自然科學、理工化學、社會論等主要科目,其次是體育、家政、選修通識等,比較引人注意的是課表內的禮拜三的下午全部都是社團課程。
50個社團……想起這個數字,就覺得不意外了,這所學校注重社團活動,當然課表內佔的比重會較多。
這堂課是語文,下堂是選修外文。為了通融我這個轉學生,所有選修的科目能到下禮拜再正式填寫。


「你好呦,平澤優同學。」這次是一個感覺上就是惹不起的千金。留著一頭淡金色長髮,十分正式穿著制服外套,雙脣抹上強勢的紅色口紅,用著高傲語氣詢問著我。
儘管對方沒任何惡意,但是還是會下意識雙眼避開對方,語氣上莫名對她尊重。
「您好、請多指教。」啊居然用上敬語了。
「呵呵,真是有意思~」她忍不住掩嘴起來,呵呵笑了出來。
「欸?」我尷尬的跟著笑了一下。對方雖然笑著,但是笑容的含意並非是友好,而是像是找到新玩具的那種眼神。
這就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嗎?看待平民都是這樣子?眼光不至於使我難受,反而讓我的疑惑越來越膨脹。
「我是有栖川由奈,呵呵呵,很高興認識你,不過很可惜…由於下堂課是外文,之後有時間好好認識妳吧。」她打趣地拍起手。
「有栖川同學,你好,以後請多關照。」看著她的樣子,我感到滿滿的壓力。
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抓去吃掉的概念呀……表面上她還算是好人,對,表面上算是這樣……努力的催眠自我中,試著減輕她對我的壓力。
接著她帶著微笑,微微鞠躬後便離開教室。還好下堂是選修外文……逃過一劫。
環視整個班級,有栖川同學的存在無比的大,一個班級的領頭羊一樣。不過特別讓我在意的……是她手上的一枚戒指。
在學生手冊內並無禁止學生攜帶飾品,但是她手上那枚戒指不是有千金風格的奢華感,而是毫無光澤且帶點鏽斑的銀色戒指。
「抱歉由奈醬讓你嚇到了吧?」
「啊、你好?不,不會,有栖川同學是好意跟我打招呼而已。」
少女帶著甜笑探出頭,有著亮麗大眼,留著一頭烏亮的長髮,白皙的皮膚像是日本人偶一樣。


跟剛才的有栖川同學不同,眼前這位同學給我的感覺非常平易近人。
「嘿嘿,希望新同學別對由奈醬有不好的印象呀。」
「沒有這回事,我感到很榮幸可以跟有栖川同學聊天。」我搖搖頭。
沒討厭我一切都安好。這是我的願望。
少女從我前面的椅子拉開,拍拍裙子坐下。
「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早坂彩香,請多指教平澤同學。」
「你好,早坂同學。」我趕緊點點頭,「這邊也請多關照了!」
早坂同學聽了我的話,笑了笑,「下堂的選修外文,我來陪陪平澤同學吧?」
「但是……早坂同學你也不是要上課嗎?」
「外文是小事,難得有新同學,你肯定對於這所學校的運作不是很熟悉吧?」她好像沒把下堂課放在心上。
對於我這個普通人真的不一樣,我沒辦法說上課只是小事情。及格壓線的我沒有到那個境界。
她那雙含笑眸子真的無法讓我說出拒絕的答案。
「那麼,拜託您了。」
聽到我的回應,早坂同學滿足笑出聲音。
那瞬間,我也看見戒指在她手指上。跟有栖川同學的戒指一樣,看的出來是不同枚,外表卻一樣斑駁老舊。
戒指有甚麼意義嗎?
 
跟著早坂同學,決定到行政區域逛一趟。
「真稀奇平澤同學會轉學過來,充當一日導遊的感覺真期待。」
「轉學很奇怪嗎?」想起早上城田同學的話,這點我不明白。
早坂同學笑了幾聲,「難道平澤同學不知道?」這次像是聽到好笑的笑話一樣笑出淚。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感到非常尷尬,只有我被蒙在鼓裡的感覺很不好。
「請告訴我吧,這是怎麼回事?」
「在桜ノ咲其實校方不怎麼喜歡轉學生進來學校,不過又不能違反上級命令,只好將所有轉學考試難度加倍。」她這麼告訴我謎底,「……平澤同學的表情真有趣,噗哈哈哈哈。」
我下意識叫了出來,隨後趕緊摀住嘴巴。
我是因為、萬中選一的感覺,極為幸運才考上的意思嗎?我能這麼理解嗎?
「聽學姊們說,有七年沒有轉學生進來過,平澤同學真幸運。」早坂同學抵著額頭,回想著甚麼,「還有呀,這件事在桜ノ咲的週報被大肆宣揚一番,這是上上禮拜的事情了。」
聽完話,我感到一陣混亂以及滿滿的羞澀。
「……別說了、這樣好難為情呀。」
這些情緒不外乎是伴隨著欣喜與震驚,也想到有栖川同學對我的那番話還有爸爸那個表情。
「那麼我們先去新聞社拿個紀念品吧?」
我尚未答應,早坂同學就拉起我的手,連走帶跑的朝向那個發行週報的新聞社。
甚麼紀念品啊、太害羞了吧!
不過這時候心底冒出微微的失落,但是還是擺起沒事樣跟著她的步伐。
行政區再過去直上三樓就是新聞部、廣播部、影印室。
想起上一所的學校,關於社團分工並沒那麼仔細,也是有週報的存在但是很少早成轟動。不如說,社團不是很盛行比較貼切。
爸爸曾經建議去參加任何一個社團也好,我也去嘗試了看看。最後成果發展不是說很好,也就背著爸爸退社。
頭一次違背爸爸的好意,想起來非常抱歉。來到這所學校爸爸還沒問起社團這件事情。
「平澤同學想過要參加甚麼社團嗎?」
「這個還沒納入考慮中,看狀況吧。」
「建議早點參加,我想簡介都有了,要不要幫忙推薦給你看看?」早坂同學挑眉詢問我,「雖然不是對社團很熟,不過有幾個社團可以介紹給妳看看的。」
「我本身沒有參加任何社團的經驗、恐怕會很麻煩呢。」我苦笑起來,「謝謝妳,到時候看看吧?」
早坂同學回報我一個微笑,就沒繼續推薦了。同時我們也來到新聞社的社團辦公室門前。
「遠遠就發現──」
早坂同學正要敲門,門自動就被拉開,而且是相當粗暴。將鏗有力的聲音從門內冒出。
「白桜大人來到此寒舍──」
帶著老式的圓形眼鏡,手上拿著筆記本與錄音筆,已經進入備戰狀態的樣子。
嗓門真的不是普通的大。
「你好,這邊帶來──」早坂同學正要介紹起我,對方搶先一步擠到我面前,開始詢問。
「想必這就是鼎鼎大名的轉學生是吧?我是新聞社的社長直美,不過關於我的事情還是跳過好了,畢竟有名的且罕見造成桜ノ咲轟動得風雲人物啊,想知道你準備轉學考試甚麼方式?還有請問您上所學校是哪間?對於考上這邊有沒有任何想法呢?是甚麼時候進來到這邊的呢?」
不愧是新聞社的社長,連珠炮彈的問題席捲而來,想要回應也無從回應起。
錄音筆要頂到我的嘴邊了,早坂同學適時拉住激動的新聞部社長。
「那個、直美同學,我來這邊是要份上上禮拜的週報,還有存檔嗎?」
「……真可惜,轉學生我想約個時間好好聊聊呢!喔、週報啊,那麼大的事情當然會備份囉,等等我一會兒白桜大人。」聽到我們目的,她收起錄音筆與記事本迅速跑回教室內的一台電腦前面。
因為週報的關係,看來我成為這所學校的風雲人物。我嘆了口氣。
「平澤同學是不是覺得壓力有點大起來呢?」
查備份之餘,早坂同學這麼問。
「本身來到這邊,還是有點壓力,不過熟悉了就不會吧。」我苦笑。
「其實桜ノ咲的學生並非你所想得那樣子。」瞇起雙眸,她彷彿早已看透我一般。
「是、是嗎…」我愣住,不清楚她指的事情是否與我想的一樣。
自己那麼平凡,接觸到與自己不同世界的一群人,能不能融入也是未知的答案,不過早坂同學的那番話讓我稍稍放心。
「放心,我覺得平澤同學能跟大家相處來的,有甚麼事能儘管跟我說無妨。」
「謝謝你。」
看著她的笑容,真的認為她是不是會讀心術。
「找到了,抱歉抱歉花了些時間,需要影印嗎?」新聞部社長讓出位置,「還有轉學生能讓我拍幾張照片嗎?嘿嘿想當下一期的頭版人物呢。」
「不、不用了。」我雙手合十請求著,「頭版甚麼的別這樣對我…」
「開玩笑的──就算不是我,肯定有其他社團搶著呢?啊哈,當我沒說。」
這句話我不可能裝作沒聽到啊!請想一下我的處境。我暗自叫苦。
早坂同學坐上位置,開始用著滑鼠,「直美同學能不能列印?重新看這則週報越看越有趣,平澤同學要看看嗎?」
我看著螢幕,臉色越來越綠。
上面寫著:特報!七年第一人轉學考入桜ノ咲!
內容描述大多都是猜測我可能出身哪個名門或是去哪邊留學回國,還有一種說法是高材生考進來。
我完全跟這個內容沾不上邊,這報導不實啊!
「那個,報導不實,不覺得,嗎?」我僵硬看著其他二人。
她們兩人相視一笑。
「這就是新聞有趣的地方呀轉學生,往往猜測才能抓住讀者的心。」
「看來平澤同學真的很有趣呢,呵呵呵。」
按著額頭,我再度嘆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