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我有點擔心圓淋淋她們,我爺爺既然出現在蝶舞樓裡,這代表她們身處的地方並不安全。

而且,圓淋淋並不知道我爺爺已經離開世界,更而且,我看不見那個裝成我爺爺的怪物有任何怪物特徵。所以當圓淋淋看見牠時,或許會以為牠就是小時候經常照顧她的天光爺爺。

若然如此,後果堪虞。

我和陸氏孖女沿著屯門河旁踏著單車,沿經龍門居、天后廟、美基工業大廈、屯門西鐵站、卓爾居、澤豐花園,然後來到屯門醫院輕鐵站。



「吳天光!你幹嘛突然停車?」陸天晴大叫,因為我頓時的煞停,令後面的她欠些撞上。

「不好意思……我……」我在單車上,單腳踏地,望著屯門醫院,心裡面有種猶疑。

「吳天光,你是不是想進去?」陸天藍看出我的心事。

「進……進去?」陸天晴吃驚,失聲地道:「裡面可能有很多……人……」

「因為我想確認一件事。」我說,再想了想,然後勇敢地提出:「不如這樣,妳們在這裡等我一會,讓我進去確認這件事……我相信會很快的,但如果我三十分鐘後還未出來,妳們就離開吧。」



「三十分鐘?你入去幹什麼?」陸天晴瞪大眼睛。

「我要去確認爺爺的屍首……」我答。

如果爺爺的屍首還在殮房,代表那個人一定不是我爺爺的復活之軀……但相反……如果……

「這又有什麼意思呢?」陸天晴問。
「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我簡要回應。
「吳天光,我告訴你,現在的事實就是有一班怪物不知怎麼捉了我們身邊的所有人類,然後假扮成他們來惡作劇我們,就是這樣了!出現兩個吳天光已經是一個證明!所以你爺爺的屍首一定在殮房!」陸天晴狠狠地說,眼神篤定,說得像真。



我沉默了一會,也思想了一會。

「那麼我們的家人是不是死了?」

……

我輕輕一觸,把彼此脆弱的堤壩都給崩塌。

陸天晴怒瞪著我,淚水卻在眼眶打滾,單車劈啪的跌在地上,然後人放聲大哭,哭得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需要她妹妹輕撫安慰。

「不是的……所有人都沒事啦……他們可能很安全,只是我們不知為何墮進了什麼平行的怪物世界……對吧?他們又或者在另一個地方……很安全的。」她妹妹哽咽,雙眼噙著淚光。

「吳天光!你走啊!去找你爺爺吧!你走啊!」陸天晴怪責地把我推開。

「妳們可以不等我,但兩個女孩要小心。」說畢,我便泊好單車,經過輕鐵馬路,向屯門醫院的入口進發。



【35】

哭吧。
哭夠了,你會發現自己尚在這裡,
並且什麼都沒有改變。

【36】
但我不知道,爺爺的屍體安放在殮房何處,而且屯門醫院的殮房有兩個。一個比較近,一個比較遠。

其實遠近都不是問題,問題是相比街外的人流而言,醫院裡實在有很多人,就單單在電梯大堂已經有十個人聚著閒聊,但她們不是病人,而是穿著制服的護士,也難得看見屯門醫院的醫務人員在偷懶沒事做,可能今晚的客人真的比較少。

在沒有防備下,我看見她們,她們也看見我。

而且,她們身上並沒有多了的異常特徵,而是異常地少了一顆眼珠子,令我難以相信她們不是怪物。



「先生,請問你要去哪個專科部門?」如果她不是持久性地反白眼,她其實是一位貌美的姑娘,。
「我自己找行了。」我鎮定地說。

由我作出進入醫院的決定,我就已經作好應對的準備,按照我對媽媽和OK便利店女店員的接觸體驗,我對這些怪物的行為作了一個分析,雖然不知道人模人樣的怪物究竟有什麼企圖和目的,但牠們似乎並不會對我們作即時襲擊,如果你一直跟牠們演戲到底,牠們甚至會在自然情況下讓你安全離開,正如我能夠逃離家中的媽媽一樣。

怪物護士們面面相覷,然後另一位比較肥的怪物護士說:「那好吧,你小心一點。」

「?」我疑惑,我固然要小心妳們,但妳叫在醫院裡小心什麼?

因為她們有眼無珠,所以我無法從她們的眼神中,看到什麼樣的情感。

「我意思是……我不想你受傷入院,這樣我們的工作量才可以維持這麼輕鬆,呵呵呵!」肥怪物護士呵呵解釋,笑的時候,那全白的眼睛瞇成一線,狀甚妖異。

「好的。」我轉身,盡量平靜,盡量不要因心裡的害怕而顫抖。



慢慢來,不要急。

以為自己遠離這群得了反白眼病的護士,誰知轉彎的走廊又來多個穿醫生袍的人迎面而來,但醫生的神情鬼崇,東張西望。

我決定要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過,但眼角的餘光卻看不見醫生有怪物的特徵……

雖然醫生疑慮的眼神與視線都沒有放在我身上,但他迎面的路線卻很像故意貼近我……

突然,醫生出奇不意地伸手捉向我,把我拉到走廊一旁的凹位,放射治療部的門外。

他是一位年輕的男醫生,如果他真是個醫生,以我的目測,他應該是個實習的。

「喂!小子!你在做什麼?」醫生責備的語氣很像一個訓導。



「我不能在醫院嗎?」我問,保持常態。

「不要鬧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你無可能對世界沒一點危險感。」醫生直話直說,態度嚴肅,不像古古怪怪的那些「人」。

「你知道什麼事情嗎?」我精神一抖。

「現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這座醫院非常危險,我不明白你為何會走進來。」醫生對我的存在感到很苦惱。

「那你呢?」
「我在執行任務……」醫生厭煩我一眼,說:「算吧……遲些再解釋給你聽,現在最重要是……我要幫你離開這裡。」

「醫生醫生,但我發現那些怪物,暫時並不會主動襲擊我們……」我說,因為我不知這位醫生究竟是知得比我多,還是知得比我少,雖然我也肯定是前者。

「如果這裡沒有牠,或者你都可以用繼續用你裝模作樣的方法離開,但現在不能,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醫生探頭視察走廊的左右,彷彿有恐怖的東西在附近。

「吳天光。」
「吳天光你聽好了,你剛才是不是從屯門醫院站的主座入口進來?」
「是。」
「期間有沒有見到人?」
「有。」
「你有沒有看見他們的異常?」
「無眼珠的眼睛。」
「那對了,一定是有人跟你說過吧?」

「說過什麼?」

醫生沒有回應我問的,卻憂慮地說:「但因為他們知道你進來了,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封鎖醫院。」

雖然我知道世事已難料,但我對「封鎖醫院」這句話仍然感到震驚,當我還在思想這件事有沒有可能發生時,醫院卻在廣播:

「各位人士注意,由於醫院現時發生特別事故,本院發現有病人感染新型病毒X1W3O7P9,為免病毒擴散社區,故此將暫時封鎖本院,並將為每位在場人士進行檢驗,請每位人士自行前往急症室,急症室將設有專區為各位進行檢驗。」

新型病毒X1W3O7P9?

「吳天光,你知道最可怕是什麼嗎?」醫生一臉無望。
我搖搖頭。

廣播繼續:「若有人士不配合檢驗,為社區安全著想,本院有權為該人士進行強制檢驗,若有冒失之處,敬請原諒。」

「就是牠們有藉口把你吃掉啊小子。」醫生嘆氣地說。
已有 0 人追稿